網路女作家之死(四)

老闆發現林思聰居然想跟他買下余綠香的那三本書,心裡頭倒是滿樂的。

就算她第三本賣的好一點兒,但是前面兩本還不是一樣?他根本不看好這個死掉的女人。而且,這個笨蛋主編居然想在經濟嚴重不景氣的時候,出去找死,他也樂得不必付遣散費。

所以,他也很慷慨的開了不高的價格,順便連庫存都五折賣給他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走出出版社,林思聰大大的深呼吸,胸口充滿了氧氣。

回到家第一件事情,先抱著腦袋,用力把新聞稿凹出來,還文情並茂的寫了篇「給綠香的最後一封信」。

嗯…雖然有點噁心,但是在這個新聞的熱潮,總要找個切入點。

他第一時間把新聞稿用老爺傳真機全發了,還打電話確定所有大小報社都拿到了傳真稿。然後將全文發到BBS的story連線版。

第二天空難頭條就出現了這樣的標題:

林思聰和余綠香;藝文情侶 天人永隔 哀思無限 情思纏綿

底下就是他寫的「給綠香的最後一封信」。

整個 story 的連線版更誇張,眼淚淹沒了整個版面。看著這種廣告效益,林思聰很滿意。

但是有人卻不很滿意。

「藝文情侶?情思纏綿?」綠香的聲音簡直要震破話筒,「林主編,你說謊不打草稿?」

「哎呀…剛整型過的人不要太激動,臉會變形喔…」

果然讓綠香的聲音小了些,「發這種不實的新聞稿,你會遭天譴。」

「不會。這樣就遭天譴?那我們那個老闆豈不是八百年前就遭天打雷劈,天下的傳播媒體都燒光了?放心,廣告咩~妳該看看網路的反應…」

「網路?你也…」隔著話筒,還感覺到綠香隆隆的怒氣。

他不禁慶幸,趁綠香在醫院發新聞稿是正確的。

「綠香,好好休息,明天拿身分證給妳。」

「身分證?」

廢話,綠香總不能沒身分的活下去吧?在台灣,只要有錢,能辦到的事情滿多的。

就好像可憐的羅美微。美微好歹是世家女兒,到美國念過大學,紅顏早逝就算了,偏偏她家的兄弟破爛不成材,啥子都賣,連她的身分證也賣。

在法律上,沒有死亡證明的美微還是活著的。

透過朋友買到身分證的思聰,心裡充滿紅顏薄命的同情。

拿到羅美微的身分證,綠香皺了皺眉毛,「我沒這麼漂亮。」

「拆線後,抹上兩盒粉,大約可以勉強瞞過去。當然,等妳的臉癒合後,還是要去補發身分證,換個照片。」

「她比我小四歲ㄟ。」

「讓妳變年輕還嫌?」

「我不要這麼俗氣的名字。不曉得哪個明星也叫這個名字。」

思聰漸漸失去耐性,「不逼我謀殺妳,日子過不下去?」

和綠香怒目相向,心裡頭大嘆倒楣。

為什麼不是跟羅美微這樣的美女當命運共同體?

還要裝出一副哀戚的模樣接受電話訪問才要命,所以他不接受當面的訪問,只說哀戚過度,還要忙著幫綠香辦後事。

後事。對的。綠香的媽乾脆當他是女婿,真是哭笑不得。還要應付綠香貪婪的前夫。

「我告你喔!」綠香的前夫威脅他,「綠香的所有版權都是我的。」

「對不起。」他鎮定的說,「綠香所有的版權都賣斷給她的經紀人了,這是她的遺書裡寫得清清楚楚的。」

「經紀人?我沒聽過綠香有經紀人。」

「你沒聽過的事情多了。」

中廣想訪問思聰,他卻另有打算。

「美微。美微?美微!」喊了半天,他還丟了個枕頭,才讓綠香大夢初醒,「叫我?」

「廢~話~」一個禮拜後,雙眼皮就能拆線,其他的部份還要慢點才痊癒,「中廣要訪問妳。」

「阿?不會吧?訪問我幹嘛?」綠香這才受到驚嚇。

「因為妳是綠香的經紀人阿。」

「啥?」

就這樣,綠香就用「羅美微」這個名字,變成自己的經紀人。

「為什麼你不接受訪問?」綠香被押上車,還做臨死前的掙扎。

「因為我沒辦法達到他們的效果咩。」思聰很誠實的說,「要我為了綠香悲痛渝恆的慟哭,我怕我會笑出來。」

光想像主編為她哭泣場面,綠香就覺得胃有點兒不舒服。

「而且,更重要的是,得凸顯妳經紀人的角色。將來代理綠香的『遺稿』,才不會有人懷疑。」

換綠香狐疑的看著他,「你哪來這一肚子的壞主意?」

「相信我,在傳播媒體和出版業混個幾年,純潔的天使也會變成魔王撒旦。我充其量只是小ㄎㄚ的善良惡魔。」

小ㄎㄚ?別鬧了。

台北的交通令人不敢領教,他們遲到了半個鐘頭,主持人卡在復興北路幾乎哭出來。

梨花帶淚的主持人遲到了一個鐘頭。

「我要說什麼?」綠香小聲的問思聰。

「說說余綠香的優點就行了。還有介紹一下那三本書。」

就這樣?

頭次上節目,綠香倒是沒有緊張的感覺,可是等在外面的思聰,表情像是在守喪。

「各位聽眾晚安…這裡是中廣彩虹 win99,我是子雲…這次沒有倖存者的空難事件中,文壇和網路上損失了個新星,備受注目的余綠香小姐…她在網路的名字是 sade …真是所有愛好文藝和網路的觀眾,雙重的損失…」

新星?備受注目?雙重損失?她在說誰?

「本來我們要邀請她的文壇愛侶,林思聰先生…但是林先生害怕情感失控,所以讓余小姐的經紀人接受我們的訪問…妳好,羅美微小姐。」

文壇愛侶?情感失控?羅美微?對,是在叫我。

「妳好,子雲小姐。」

「您認識余綠香小姐有段時間了吧?不知道妳覺得她是個怎樣的人?」

我對「她」是很熟啦…但是對於自己,一下子還真找不出什麼優點。

「一個普通人,走在路上不會有人注意的那種胖胖的,笨笨的女人。」

主持人瞪大了眼睛,「呃…有時外貌和才華很難平衡…但是您覺得余綠香小姐的寫作風格,有哪些特別的部份?據說您很早就當了她的經紀人?」

廢話,當然早。

「我的寫作風格沒有什麼特別的阿…」思聰在錄音室外拼命揮手搖頭,是了,我是「羅美微」,「她的風格沒有什麼特別的,不過是比較會撒狗血,狗血的品質比較細緻,大家看不出來原來是狗血而已…」

「卡卡卡~~」盛怒的主控的聲音,險些穿透耳機,「妳是來幹嘛的?你們是來幹嘛的?拆台?」

「對不起對不起…第一次錄音…第一次…」思聰死命的扭著她的手,不理的綠香抗議,「我跟她溝通一下,溝通一下…」

把她拖到隔壁間,「妳在幹嘛?」

換思聰暴跳。

「我?我在實話實說阿。」綠香甩著手,靠,好痛。

「誰叫妳實話實說?妳不是天字第一號國畫大師嗎?去畫虎畫蘭阿~」

綠香皺起眉毛,叫我為自己唬爛?「不要,那樣子好沒格調。」

思聰靜了下來,從牙縫擠出幾個字,「妳、非、逼、我、謀、殺、妳、不、可、嗎?」

她倒是不怕主編的威脅,只是不忍心看他嚼碎一口好牙。

再次上陣。綠香把她寫小說撒狗血的功力發揮出來,弄得主持人淚撒播音室,連外面的主控都掉眼淚。

主控過來跟她握手,「羅小姐,歡迎妳再來上我們節目。相信妳會繼承sade小姐的心願,讓她的作品在身後還能發光發熱。」

走進電梯,一直靜默的綠香開口,「洗手間在哪?要不垃圾桶也成。」

「幹啥?」

「剛剛我說的話,害我反胃。」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