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路女作家之死(七)

她輕輕咳了一聲,掩飾心裡的慌亂。

「妳說啊!妳到底是誰?我從來沒聽說過妳!」小優兇猛的瞪著她,害綠香頭皮都發麻了,「妳是不是出版社的走狗?連sade姐死掉了都不肯讓她安寧?!」

被這群小女生仇視著,她的頭皮發麻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不…我…咳,我,我是Themoon。」慌亂之下,她把另外一個拿來寫詩和評論的分身帳號抬出來,「我和美薇…」笨蛋!妳就是美薇!她在心裡大罵自己,「我正式介紹自己,我是羅美薇,網路的名字是Themoon。我和綠香是很久的老朋友了。她出事前不久由我代理她所有的作品。」又快又急的編了這套謊言,綠香額頭幾乎冒出汗來。

「妳是Themoon?我也是妳的讀者,我是慕容,和妳通過幾封信。」問門的女生上下打量了她一下,「薄暮照荒蕪,夕顏菱花顧?」

自己寫的詩怎會不記得?「沐容翠袖冷,脂褪紅模糊。」

「真的是月姐!」慕容淚盈於眶,「沒想到您和sade姐感情這麼好。不過…我以前就覺得妳們氣味相同…您能代理sade姐的遺作真的是太好了…」話還沒說完,這個穩重的小女生也哭了,其他的女孩子也加入孝女白瓊的行列:

「…拜託妳了…月姐…」

「不要讓出版社隨便弄糟了sade姐的作品…」

「不要讓sade姐的家消失…」

好不容易把她們送出門之後,她癱瘓在門口。天啊~我居然撒了這麼大的謊~

她氣餒的躺在床上,想要一覺睡掉所有的煩惱。沒想到睡了極長的一覺,張開眼睛不到五秒鐘,所有的煩惱嘻笑著一湧而上。

拜託。

手機響得幾乎爛掉,她連動一動手指的慾望都沒有。不過聽手機尖叫了五六個輪迴,她終於忍不住,「喂!」凶神惡煞的。

「妳為什麼讓那些小鬼進來?」主編比她更兇,「萬不利被拆穿了怎麼辦?」

該死的始作俑者!「那她們怎麼會知道地址的?吭?!你別告訴我她們有他心通!」

「當然不是我給的,」他很理直氣壯,「出版社那笨蛋老闆給的,因為人家訂了十本書。」

他媽的!那個見利眼開的死老闆!她差點開始複習國罵,「你們這些出版界的敗類!都是一模一樣的!十本書就可以買到我的地址?!那一百本書要我去陪酒?!」沒錯,上回為了某通路要訂兩百本書,居然指定她出來陪酒,「一千本我就好脫衣賣身了!你們到底把我當什麼東西?告訴你,我不幹了!」

主編冷笑,「妳當然可以不幹啦,只要對得起那些相信妳的讀者就行。上BBS看看吧,只要她們不會被打擊到,隨時都可以不幹。」

綠香的脊背冷了起來。

「綠香…不對,美薇。妳給這些悲痛的讀者們一個虛偽的希望,她們都非常相信妳,相信妳會將sade的作品照顧得好好的。妳若現在告訴她們這些都是騙人的,妳根本就在傷害…」她摔掉手機,衝進附近的網咖。

用Themoon的帳號進去,page聲不絕於耳,傷痛的sade讀者紛紛送訊息給她,要她加油和辱罵她的人一樣多。Sade的個人版早就被罵羅美薇和維護羅美薇的文章淹沒了,慕容和小優小舞拼命的替Themoon辯護。

我做了什麼?欺騙愛她的fans,就為了好奇心。她愣愣的坐在螢幕前面,臉頰乾乾的。

終於知道什麼是哭不出來的滋味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