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謂「愛」的酷刑(十二)

一封封寄不出去的信,漸漸堆滿一個皮箱。他不想太多未來,只是努力眼前能夠做到的事情。

他走訪楊阿姨,尋找芳詠童年的老師,漸漸漸漸,將他印象中的芳詠,完整的拼圖出完整的一生。

「李爸爸,李媽媽,」他恭敬的上墳,「我知道你們和芳詠都吃了很多苦頭。有時候家人就是無法磨合,畢竟血緣是很暴力的東西。不過,感謝你們生下芳詠。若不是跟她相遇,我的人生多麼貧瘠。為此,我感謝你們。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找到已經出售的豪宅,這是芳詠童年住的地方。她的童年和惡夢都在這裡發生。

女主人詫異他的到訪。有些羞赧的把故事說給女主人聽,那個芳華已逝的女人,猶有風情的輕嘆一聲。

「何苦如此?」她輕輕的,「她說不定已經嫁人。」

「若是嫁得幸福,那也沒關係,」他臉上的潮紅還沒退,「我擔心她。非找到她不可。」

定定看了他一會兒,「痴兒,痴兒。那孩子說得對,愛是一種酷刑。解脫才能到達彼岸。」

「我不要去彼岸。」一個大男人說這種話,害他的臉越來越紅,「沒有芳詠,我去彼岸做什麼?我總是要找到她的。」有些悲戚,「我已經毀滅了一個女人,如果不看看芳詠,我這生都不安心…」

沈默了一會兒,「進來吧。老蕭,」她喚著管家,「讓這位方先生隨意走走。」

他在安靜的豪宅裡遊走。幾棟建築用迴廊溝通,極長也極曲折。他在有遮蔽的迴廊裡緩步,突然聽到孩子的哭聲。

他悄悄的蹲下來,輕輕握著小女孩的手臂,「芳詠?」

「叔叔,你是誰?」小女孩哽咽著,「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?」

看著她大腿和手臂的傷痕,無限憐惜的撫摸,「很痛吧?妳一直在這裡?」

「我是壞孩子,所以媽媽打我。」她又開始哭了起來。

「不,芳詠是好孩子。這一切,都不是妳的錯。」他擁緊這樣嬌小的身軀,希望能夠給她一點力量,「妳是好孩子。是好孩子。」

ANNA SUI的香味洶湧。

「先生?先生!」管家搖搖他,「你怎麼在這裡睡著了?」

環顧四周,這才發現自己頰上掛著淚,屈身坐在迴廊的地上。

「這裡還是少來比較好,」管家一面領著他,「夫人不害怕,但是女佣怕得要死,聽說半夜還有小孩子的哭聲…」

童年的芳詠一直沒有離開嗎?

即將離開迴廊,他戀戀的看著後面的黑暗,輕聲說:「小芳詠?來吧。我帶妳離開這裡。」

眼角一閃,恍惚有個小小的影子,拉住他的衣角就不見了。淡淡的,淡淡的ANNA SUI的香氣。

或許是過度思念的幻覺吧。但是,又有什麼關係?他覺得被洗滌了許多憂傷。

「歡迎你再來。」女主人優雅的跟他握握手,「若是找到李芳詠,請帶她來,我想見見她。」

「如果我找到她的話。」

***

或許是憐惜小芳詠的緣故吧,他對補習班的學生也越發和藹。

有回瞥見學生的手臂上有被打過的紅痕,覺得分外不忍。

「怎麼了?挨過打?」下課以後,他留下那個有些叛逆的孩子。

「沒有啦,」青春期的孩子總是有些古怪,「打這麼幾下又不會死。靠,不過去網咖混一下,就得挨打,那個誰誰誰的爸媽都不會管他。我又不是沒唸書。」

「網咖有什麼好?」他的確是老人家,不懂網咖的好處。看報紙只覺得網咖像是罪惡的淵藪。

「大人就是這樣,沒去過就說不好。老師,我賭你從來沒上過網。」

「不對,我當然上過網,只是沒興趣在上面鬼混罷了。」念研究所的時候,他混網路的時間很少。對他來說,網路只是查資料的工具。「所以,你帶我去看看好了。我想知道,網咖到底有什麼魅力。」

孩子狐疑的看著他,不過,他倒是真的帶書彥去了。

就是玩 Game?書彥跟他打了一陣子世紀帝國和暗黑破壞神,有些啼笑皆非,「就這樣?」這算什麼罪惡的淵藪?

「家裡也可以玩這些Game吧?」現在誰家裡沒電腦?

「在家裡就只能跟電腦玩,多沒意思。」他抱怨,「我家還是數據機欸,那種龜速,我能連到哪裡?」

原來是同儕關係呀。他隱隱的浮出笑意。

「不只是玩 Game 喔!老師,我在BBS還有個人板勒!我教你怎麼上…」好不容易遇到願意聽他說話的大人,孩子幾顆青春痘的臉浮出笑容。

不願讓他覺得失望,他柔順的讓孩子幫他註冊,「老師,你想用什麼暱稱?」

暱稱?「你用什麼暱稱?」

「不一定啦,最近叫做『究極無敵德魯依』。」他嘿嘿的笑。

「你英文像玩暗黑破壞神一樣用功就好了。」他想了一下,「就叫做『曙光女神之寬恕』吧。」

「哈哈哈哈~老師,你好冷喔~」孩子笑得很開懷,「這是聖鬥士星矢裡頭冰河的絕招對不對?別以為我年紀小,就沒看過喔!這招絕對零度欸,真是冷透了。」

「也對,也不對。的確我覺得很冰冷…因為我的曙光女神,不知道願不願意寬恕我。」他有些喟嘆。

「曙光女神?」他的眼睛亮了起來,「老師有曙光女神?說嘛說嘛…我好想聽…」

好奇成這個樣子?!他笑了笑,盡量簡短的說了整個故事。沒想到,這個大男孩居然蓄滿了淚。

「老師,你還在找你的『曙光女神』嗎?」他用袖子抹眼淚。

差點被他勾出眼淚,書彥勉強笑笑,「當然,今年寒假我還會去找她。」

「我幫你找!」他很慷慨激昂,「這個故事借我寫,我一定會拜託大家找到『曙光女神』!」

他拍拍孩子,「寫是沒什麼,還是認真唸書吧。這樣吧,你若週考考過我給你的標準,我陪你來網咖。算是校外教學吧。不過,你要用功讀書才行。」

「那有什麼問題?!」孩子就是孩子,握緊拳頭叫,「不管是功課還是曙光女神,交給我就對了!」

第二天,整個補習班幾乎都知道了。那孩子熬了一夜,把這個故事寫得有情有致,許多學生都來請他加油。

他很感動。只是他不曉得網路上發起轟轟烈烈的「尋找曙光女神」的活動,一個傳遞過一個,還有人熱心的翻譯成日文和英文,在各大新聞群組、電子報與轉寄信裡流通。

「老師!找到了,找到了!」就在他準備整裝到日本去的前夕,孩子興奮的打電話給他,「我們找到『曙光女神』了!她在北海道~」

他握著電話,有些暈眩。狂喜像是海嘯一樣擊倒了他,害怕這一切都只是夢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