挽翠袖(七)

她整個獃住了。

自從那場巨變後,她就一直避免再犯錯。偶爾會動心,偶爾會溫柔,但殘酷的輪迴總是冰冷的給她一次又一次的教訓。

所以她很擅長迴避、閃躲。但這次…她太不謹慎。她太相信托瑞恩的守禮和原則,但他也只是個男人。

他的擁抱充滿熱情和溫柔,但這也只是代表未來的無情和冷漠。為什麼男人總要這樣呢?粗魯的撬開女人的心房,隨便掠奪一空然後若無其事的離開?憑什麼他們可以如此?

翠袖掙扎開來,使盡力氣給了他一巴掌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托瑞恩面無表情的挨了她這一掌,只是默默注視她。

「我玩不起。」翠袖盡力平穩呼吸,「請你去找會玩的人玩。我怯懦無能玩不起這種遊戲,我玩不起!」

他抓著翠袖的肩膀輕搖,「我從來沒玩過,也沒打算玩。我一直都是認真的。請妳不要侮辱我。」

重重的往門框一靠,怒容滿面的看著翠袖,「聖光在上,只要妳憑著聖光發誓,妳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,我這就走!」

翠袖嚥著淚,憤怒到全身顫抖。他居然逼我對聖光發誓!

「如果你是紳士,請你離開小姐的房門口。」她氣得想哭。

「我不會扛著妳衝進房間,雖然我滿想的啦。」托瑞恩瞪著她,「但我會守在這兒,省得妳逃跑。妳說對了一點,妳怯懦,不但怯懦而且被動。妳在礦坑到底在等待什麼?說得那麼好聽,嗯?妳在等一個人帶妳走?妳為什麼不去追求妳要的?」

「我要的可以追求得到嗎?」翠袖失去冷靜,「我能夠回到過去,阻止霧隱走嗎?我可以恢復健康,能夠再生孩子嗎?或者我可以回到過去,拒絕霧隱的追求?我要的可以回來嗎?」

「妳為什麼只看過去不看未來?」托瑞恩對她吼。

「有未來這種東西嗎?」翠袖勃然大怒,「我不是沒有試過,我不是沒有想相信過…但除了沒有間斷的輪迴,又有什麼改變的?不要煩我,托瑞恩!你到底想要什麼?你如果只是想上我,你就直接講!如果讓你上我就可以得到安寧,我可以破例!你要聽實話?對,我對你有感覺!所以你如果…」

「閉嘴!」托瑞恩將她按在牆上,抓著她下巴,「閉嘴!不准再說這種話!妳侮辱我也侮辱妳自己!我是禽獸還是妳是禽獸?不要說這種話!」

呼吸粗重的互相怒目,托瑞恩痛苦的閉上眼睛,將額頭抵在她的額上。

「…你到底要什麼?托瑞恩?」翠袖嗚咽著,「我什麼都沒有了,拜託你不要搶走我最後的信任…」

他細聲,「我只想保護妳,不讓任何人事物傷害妳。」

翠袖哭了起來,「…別靠近我。」

「我保證只有這樣。」他俯身繼續抵著她的額,放開她的下巴,只是撐著牆壁。「求妳不要走。明天我來的時候,妳還會在這裡。」

她哭了很久,額頭傳來托瑞恩的溫暖。「…好。好的,我不逃走。」

一直以來,翠袖都是個守承諾的人。所以第二天托瑞恩來接她時,她的確還在。也因為她守了承諾,所以托瑞恩也沒試圖再靠近一步。

但托瑞恩空出臂彎時,她會按照禮儀的輕扶著他的臂彎,並且沒有拒絕他親吻手背,但就這樣。

只是,她不斷的想逃回黑暗而安全的礦坑,不斷的想。

因為痛苦越來越加深,越來越深。她越認識托瑞恩,越習慣他魁梧的背影,就越痛苦。

輪迴的結局降臨時,她怕是又要再粉碎一次,無法像之前那樣輕鬆以對了。

而她已經不年輕,經不起更多粉碎。


感謝您若您願意支持贊助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,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
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都是莫大的鼓勵。
←歡迎餵食(這是快速打賞連結,金額可自訂),詳情請見說明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