挽翠袖(一)

寫在前面:

本篇是不知所謂的小故事,一切都很老梗。

是被故事咬得難受不得不寫,但請討厭牧師和聖騎題材者,請關閉視窗退出…

感謝合作。

(註:前篇是2004年的魔獸短篇倦戰者

她又回到礦坑中,挖著永遠挖不完的銅礦。看到他時,她還在想,幾時有這麼大的稀有精英出沒。

直到這隻「稀有精英」施放了智慧祝福給她,她才領悟到看到了一個異族的德萊尼聖騎。

他是這樣高大,幾乎頂著狹小低矮的礦坑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禮尚往來,她回報了一個真言術軔,但向來寡言的她,轉身走入黑暗中。

「小姐,」這位德萊尼聖騎非常有禮貌的叫住她,「請問妳有銅礦可以出售嗎?」

翠袖疑惑的回頭,打量了他兩眼。這是個封頂的聖騎,裝備大約屬於精良左右,背著一把巨大的雙手劍。看他的樣子,不太像是走競技場或戰場的聖騎。但就氣勢和裝備取向,應該是懲戒吧?

「我在存礦石。」他解釋,「之後應該會遺忘採礦,改練工程。但我沒想到銅礦的需要量這麼大…」

翠袖點點頭,沒有說話。她將採到的銅礦都倒給他。

「多少錢?」他拿出錢包。

翠袖搖搖頭,微微一笑,轉身走入黑暗。

她並不真的缺這些錢。雖然不富有,但她也不窮。她既然沒打算去參加公會、不拓荒,幾乎很少花到什麼錢。採礦只是她打發時間的方式,給有需要的人比那幾個金幣好。

聽說聖騎普遍都很窮困。同樣都是信仰聖光的子民,賺他們的錢沒有意義。

之後,她又遇到這個魁梧的聖騎幾次,都默默的把身上的銅礦倒給他,轉身就走。讓她啼笑皆非的是,聖騎居然試圖用手語跟她交談,大約把她當成聾啞人士。

其實相差也不多,實在說。但她已經不想認識任何人了。

但這個聖騎未免也來得太頻繁。她知道工程學需要銅礦,但他的所需已經遠超過真正的需要量。

終於,這位德萊尼聖騎坦承,他需要的量早就滿了。翠袖微微皺著眉,看著他。

「我很好奇,我想妳可能需要談談。妳知道的,我是聖騎士。雖然沒發終身誓啦…但妳需要告解或傾訴,我願意聽。」

翠袖睜大眼睛,微微的笑起來,搖搖頭。

「我猜,妳是前神國公會的牧師翠袖吧?我有朋友曾經在神國。」

她皺眉,聳了聳肩,往黑暗走去。

「妳還在等那個人嗎?」聖騎在她背後喊。「不要為潑在地上的牛奶哭泣。」

她站住,對著自己苦笑。真奇怪,為什麼每個人都知道,而且好奇她做了什麼和想做什麼,或者以為她會做什麼。

「…不是。」她終於開了口。許久沒開口,她發現都快忘記怎麼發音了。「感謝你的好心,我只是在等待我的隊長。」

「…一定得是戰士?」他聳肩,「聖騎或德魯伊不行?」

「沒有不行。」翠袖露出苦笑,「只是剛好都是戰士來找我。」

「那我呢?妳願意來嗎?」他很認真的說。

啊?翠袖端詳著他。「…你是懲戒。」

「沒有好的後援時,我也只能是懲戒。」聖騎聳肩。翠袖發現他很喜歡這個小動作。

「…我不需要同情。」她開始有點厭倦了。她需要的是一個真正可以跟從的隊長,不是為了同情她或者是被專欄故事吸引,試圖代入情境的主坦。

「妳不知道要找到一個不情話綿綿忘記補血的補師有多難嗎?我並不是同情妳,反而妳才要同情我呢。」

翠袖啞然片刻。「…德萊尼都跟你一樣能言善道?」

「我們大多數的人都沈默寡言。」他微微笑,臉上宛如鬍子的觸鬚飄動。

這倒是很新奇的經驗,一個有著馬腿和尾巴的隊長,而且他還是個聖騎。

但,有何不可?歷經那麼多輪迴,她還不習慣?這只是許多輪迴中的一個,不會更好也不會更壞。

反正她挖曠也挖得有點膩了,或許該出去看看陽光。

「好吧,隊長。」她放下丁字鎬,「就依你所言。」

「我不叫隊長。」他伸出手熱情的一握,他的手極大,幾乎將翠袖的手腕都吞沒。「我是印族的托瑞恩。」

「家督印拉希爾?」翠袖有些困惑。身為鐵爐堡日報專欄作家,自然知道這個常常博版面的年輕家督。

「我原本是她的護衛之一。」托瑞恩聳肩,「但蹲在艾克索達太無聊,我求她放我出來鬆口氣。」

「你終歸還是會回去艾克索達。」翠袖點點頭。


「那不一定。」托瑞恩搖頭,「我並不那麼肯定。」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*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,錯字難免請勿介意,出書時會再行校正*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