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創作] 倦戰者(一)

寫在前面:

這其實是為了其他遊戲寫的故事,但多年之後,我重頭審視舊稿,感到滄桑始終如一。

不管在哪裡,不管去到何處,相同的滄桑和悲涼都存在,或許是我個性的重大缺陷所致。

但這是個虛構的故事,唯一真實的,只有那緘默如死的滄桑。

我想不會很長,又鬧得我難受,先寫出來吧。

應該不太愉快,也不會有糟糕。只是留下一些記錄。敬這滄桑又美麗的人間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她在挖礦,一下又一下。丁丁丁,丁丁丁。丁字鎬和礦石接觸,燦爛出火花,像是這漆黑如夜的洞窟中,美麗的星光。

但她已經不太記得星光的模樣了。

當然,星河、晴空,一直都在。但她已經失去抬頭看的興致。

丁丁丁,丁丁丁。

這是個充滿狗頭人的廢棄礦坑,但對她根本不造成任何威脅。她早已封頂。就算是神聖牧師,這些脆弱的狗頭人在她眼底還是不值得一笑。

不打擾我,我就可以免於殺生。通常她和這些狗頭人相安無事,挖著她事實上不需要的銅礦。

等繞了一圈,她會坐下來發呆,等待礦脈再次浮現。

單調的敲打聲,像是永不停止的嘆息。歲月和青春,榮耀與沸騰的血液,就這樣在單調的聲響裡…

灰飛湮滅。

偶爾,非常偶爾的時候,會有人闖入。通常是些稚嫩的冒險者,張著無邪的眼睛,莽莽撞撞的衝入這個對他們來說,還太艱辛的礦坑。

她會默默的誦唱治療法術,施加真言術韌,甚至幫他們完成任務,或饋贈一些無關緊要的小裝備。但就這樣。

很少開口,也幾乎不再開口。她習慣了緘默,而緘默主宰了她的心靈和咽喉。她常忘記自己會說話,只用手勢和眼神幫助這些小朋友。

漸漸的,許多人都知道狗頭人礦坑有個啞牧師,常惋惜她如此美貌心慈,卻沒有聲音。

某天,卻闖進一個意外的訪客。他的眼神依舊清澈,有著涉世未深的天真。剛封頂不久吧?一個裝備依舊襤褸,但雄心壯志的少年戰士。

但這些狗頭人對他更不成威脅,所以她也不用費心。她依舊掄起丁字鎬,燦出火花。

「妳就是她吧?」年輕的戰士充滿驚喜,「妳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天才牧師翠袖,對吧?」

詫異的,她的丁字鎬停在半空中,眼神出現迷惑。這個稱號和名字多麼陌生…但,我是她,我曾經是她。

「…你說是就是吧。」她破例的開了口,聲調有些古怪。這是許久不曾開口的後遺症。她敲下丁字鎬,專心一致的,像是這世界再也沒有比這幾塊便宜銅礦更重要的事情。

「我果然找到妳了!」他歡呼,「我看過妳的專欄!妳在鐵爐堡日報寫的雜記我都有看,而且還剪下來!妳宣佈退隱的時候我好傷心,我就是希望和妳並肩作戰才奮鬥到今天…」

一個讀者。一個特別熱情的讀者。她對自己苦笑。「盡信書不如無書。那些雜記說不定是我捏造的。」

他倔強的搖頭,「我認識當中的一些人,甚至還有我的哥哥。我知道那些都是真的!妳是因為他走了吧?妳的…妳的戰士。」

…我的錯。我不該把那些生活點點滴滴寫到專欄上。我甚至不該讓人知道我的戀情。我太天真。

「妳為什麼要為一個人放棄整個世界?」年輕的他嚷著,「妳明明很厲害…」

「那是陳年往事。」翠袖制止他,「我現在只是個拋棄本業的礦工,好嗎?我靠挖銅礦維持生活。所有的榮耀都是過往,一切都是虛無。再過幾年,誰會記得我?」

?」

「我會記得妳!」

「那也是虛無的。」

「只要有一個人記得妳,那就不是!」

她深吸一口氣,看著這個血液依舊滾燙的年輕人,無奈的。

「…你需要資助?」

「我不需要那種東西!」他勃然大怒,「妳認為我費盡苦心就是為了找妳乞討?」

她舉起手,「…我道歉。你若需要合適的隊友,我可以推薦你進不錯的公會。有我的委託,我相信…」

「我有自己的公會!」他更生氣了,「我也不是招募不到隊友,我可是防戰哪!」

翠袖深重的嘆口氣,抱著膝蓋,坐在礦石上,「好,那你告訴我,你想要什麼?」

他黝黑的臉蛋泛出一點點紅,「…我要妳跟我來。讓我代替…那個戰士的位置。」

「我已經不想從事任何冒險了。」她自棄的笑笑,「已經不是牧師了,我是礦工。」

「為什麼?」他叫,「你們曾經輝煌過…難道妳不想再創榮耀嗎?跟我一起來啊!我的公會很小,但會茁壯的!我將來會跟妳一起變得很強很強,讓陽光照得到的地方都聽得到我們的傳奇…」

「…我不想,真的。但我相信你會辦到的…你和你的公會。但不是我。我退隱了,你記得嗎?」她又掄起丁字鎬,繼續敲她的銅礦。

「…妳挖這些銅礦作什麼?妳明明用非常便宜的價格拍賣這些。年復一年、月復一月,我真不懂…」

「直到挖出一個答案。」

「…什麼答案?」

「既然我已退隱,為什麼我還在這裡?」她對著自己笑笑,「既然已經成灰,是什麼支持我沒有航向其他世界,依舊在這裡?」

她回頭看年輕的戰士,「你知道這個答案嗎?」

「…我現在不知道,但將來會知道。」他縮緊下巴,「等我知道答案,我會來找你。」

「你若找到我的答案,我就跟你走。」她做了個請的手勢,往礦坑深處走去。

年輕戰士呆了一會兒,對著她的背影大喊,「妳會一直在這裡吧?!」

她朝後擺了擺手,「我會。反正…也沒其他地方可以去。」

「等我的答案!我會找到的!」他大叫。

翠袖聳了聳肩,沒有回頭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