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初稿] 蒼露之章 之一(七)

一在簡南妃宮淘出那些屍骸白骨,整個京城都炸窩了,喊冤的、指責的、辯明的,一疊疊的奏摺往議事廳送,還有人拍馬去親征的阿兀那那兒說侍寢陰險狡猾,栽贓邀寵的。

等看了蒼露寫去的信,阿兀那只笑了一聲,「我還等得不耐煩呢,現在才發作。」然後就把所有的人轟出軍營,下了死令,不經傳達擅入軍營者死。

等自恃身分的簡南使者的腦袋掛在軍營搖搖晃晃,這些貴族嚇得屁滾尿流,知道狂君是不講道理的,趕緊逃回去想辦法。

痛定思痛,這種事情說大就大,說小就小。主要是看長史怎麼往起居注下筆。若她說所有死者都死了幾十年,遠在諸妃入宮之前,那就什麼事情都沒有…不過就是立威,靠皇帝撐腰嘛!眼下先給她點甜頭,暫時哄著,等事情冷了,鬆懈了,又不是只有井可以扔,薔薇花下埋得還少嗎?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沒人敢隨便往君王寢宮鑽,只好來女史院。短短幾日,送禮的、講情的、討好的,幾乎擠滿了門口。

但誰也沒能進女史院。門口站著四個羽林軍,還有兩個小隊巡守,靠近點就被驅趕。更糟糕的是,藉口有宮人被害,入夜後宮內就不准有外人行走留宿,哪怕是偉大的貴族領主也不成。

金北妃的老爹就硬要在宮裡留宿,被羽林軍抓去天牢睡了一夜。氣得老先生幾乎要下令暗殺了蒼露。但等知道蒼露已經把案子一式三份的交給司法署、宰相,女史部留存,也只能回家咆哮半個晚上,砸砸桌子椅子罷了。

總算打聽清楚蒼露的行程,趁著蒼露來議事廳習政時設法求情。不管是什麼樣的人都有個價格,要什麼就給什麼不是?但這個外國女人實在可惡,送禮,不收,討好,不應,奉承,當作沒聽見。

想惹怒她好尋她不是,她脾氣卻忒好,當面侮辱她就轉頭請側長史記起居注。入起居注就等於是皇家歷史的一部份,而且是不能改的。女史可能會邀君主寵愛,可能會捲入宮變,但史書對她們比命還重要,這也是歷史的權威性這麼高的緣故。

畢竟人都是要臉皮的,尤其是貴族。讓人說上一句半句,對家風有損,誰捱得住?

但他們更不敢去找宰相,這個挨過刺殺的矮小男子整個人像是鐵打的,他們早就放棄賄賂或收買的希望了。

鬧到這個地步,宰相終於邀長史談談了。

習政了幾個月,宰相從來沒有正眼看過蒼露,現在倒是帶著一點敬意看著她。

宰相名為鐘翟,是輪音公爵的三子。輪音家雖說是公爵,但如今已經衰敗下來,爵位雖高,領地卻極小。身為三子,爵位當然輪不到他繼承,但他為相多年,官聲正隆,很受人民愛戴,皆稱「病公子」。

這綽號當然是形容他多病,但也是操勞過度導致時常抱病從公。他長得矮小纖弱,跟蒼露差不多高,而她在女子中也僅稱中等。淡眉狹目,只有一管鼻子長得挺直,可惜臉長了些,抿著唇時顯得薄涼。

只有一頭濃金色的長髮頗有精神,可能是他身上唯一最好看的地方。

雖然他和假髮傅粉的貴族佳公子比起來實在不怎麼樣,三十來歲而面容蒼白的他常被人誤認成少年僕從。但他卻是這個國家的樑柱,可能也是阿兀那全無保留信賴的人。

坦白說,全艾景森只有病公子有膽子在盛怒的君王面前厲聲橫目,也只有病公子講話阿兀那才會願意認真聽。

而這個尊貴的宰相卻用友善的目光看著她。

「長史大人,」他溫和的問,「後宮事務發到我和司法署那兒,合適嗎?」

「難道後宮不是艾景森領土,還是司法律裡頭把後宮排除在外嗎?」蒼露敏捷的問。

病公子輕笑。他的聲音有些嘶啞,「長史大人,這很危險。」他沈吟了一會兒,「妳認為,能查出什麼嗎?」

蒼露垂下眼簾,「宰相大人,我認為不能。時間過去太久了…司法署再厲害,宰相大人再賢能,也沒辦法從泡爛的屍體裡找到任何證據。但我認為,應該沒什麼危險。如果我危險了,反而是好事。」

她粲然一笑,「一但我死了,相信司法署能查個水落石出。」

輕輕敲著桌子,病公子心不在焉的轉著杯子,「我相信妳不是拿自己當誘餌。鬧出這麼大的動靜,是因為…」

「從此他們要搞任何失蹤或逃離時,都要多想一下。」蒼露昂起頭,「因為有人會在乎了。」

病公子眼中的狐疑一閃而逝,馬上掩蓋起來。他之所以為相多年,不被多疑的君王所忌,是因為他知進退,不貪不求。原本醫生判斷他活不過十五,不甘願的他,將僅存的生命都撲在艾景森帝國裡頭。

他的每一天都非常珍貴,沒有時間捲在無聊的後宮爭鬥和貴族的醉生夢死中。

而這些污穢煩人的事情,已經糾纏艾景森近百年了,積弊難返,他實在沒有時間去關注,遑論解決。

但這個外國長史卻伸手去攪混了水,而後宮這池水,又深又骯髒。

她真無私心?還是收買人心,想將「代王后行使」,變成「王后行使」呢?

後宮起碼有半數以上的女人都是這麼想的,但大部分都失敗告終。但她似乎不像是其他女人。她的切入點,非常巧妙,後著步步計算,整體幾乎挑不出什麼錯來。

是友是敵,還未可知。但他知道這個王后已經是難得的了,王后若沒了,後宮會大震盪,而後宮向來跟地方領主息息相關,牽一髮而動全身。

最終受苦的還是無辜的平民,傷害的還是艾景森。

「我會請司法署加以調查…不管查不查得出什麼。」他溫和的說,「而且我會請司法署就女史部提供的戶名冊加以核對,確保艾景森所有公民都享有的人身安全權。但是…」

他目光銳利起來,「我要調換后殿的守衛,改由禁衛特隊擔任,可以嗎?」

「但禁衛特隊是陛下為了保護宰相特設的…」蒼露詫異,旋即恍然大悟。羽林軍是後宮守衛隊,代王后行使事務的她,可以直接調動,但調動不了直屬宰相的禁衛特隊。

說不抵觸、不覺得冤枉、委屈,那根本是謊話。但這些情緒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這個賢明的宰相非常重視王后的安全,和她有相同的目標。

「當然,感謝宰相。請容我調動羽林軍擔任您的護衛。」她挺直背,「王后和宰相,都是艾景森不可或缺的人。」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分享好看的故事,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,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!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