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初稿] 蒼露之章 之一(九)

淘到第三十一個井,阿兀那回來了。

長髮糾結散亂,滿臉于思,身上帶著馬、血腥,泥濘和屍臭的味道。他居高臨下的看著低頭行禮的蒼露,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,卻說,「幹得不錯。但也太晚了些。」

蒼露抬頭看他,「吾皇,現在是適當的時機麼?」

「其實不是,」他抹了抹臉孔,轉身走向浴室,「但我忍了二十幾年了,說不定也沒那麼多日子可以忍。」

蒼露默默的收拾他亂扔的斗篷、配劍,心底整理著要對他報告的內容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等阿兀那從浴室出來時,只穿了件白長袍,拖著溼漉漉的長髮,他冷著臉喝退了所有的侍女,門庭外傳來踏踏的軍靴聲,換上侍衛防守。

蒼露正在幫他擦乾頭髮,他閉著眼睛問,「會刮鬍子嗎?」

「會。」蒼露正在用毛巾絞乾他的頭髮,愣了一下才回答。阿兀那的鬍子都是自己動手刮的,這畢竟是很危險的事情。

「頭髮先不要管了,幫我把鬍子刮一刮。」他把頭往後仰,眼睛沒有睜開,「妳總知道我擺小刀的地方吧?」

遲疑了一下,她取了從來沒用過的面霜來潤刀,小心翼翼的幫阿兀那刮鬍子。

「為什麼是淘井?當然這個衝突點很謹慎也很不錯…敲山震虎。但我以為妳會從妃嬪勾結外戚下手。」阿兀那突然開口,害她差點手一抖割破他的臉。

尋思了一會兒,她謹慎的說,「陛下,據說您的子民都用馬耕田。」

他眉毛皺了起來,眼睛還是沒有睜開,「對。」

「您的子民只要耕有十畝地就可以獲配一匹淘汰下來的軍馬或劣馬。」蒼露穩了穩心神,「平時拿來耕田、貨運,戰時拿來隨主人出征,您的步兵天下聞名,是因為多數有私馬,機動性非他國可比。

「但是,您的直屬子民幾乎不食馬肉,年老死去的馬被鄭重安葬,甚至有哭馬日。」

阿兀那張開眼睛,淡薄無情的眸子直直的盯著蒼露,「妳到底想說什麼?」

「陛下,」她決心試探阿兀那的底線,「艾景森國土或許分封貴族,但皆是您的子民,後宮侍女也皆如此。難道她們的命還不如農夫的馬?妃嬪勾結外戚,不會馬上死人,但我若不淘井,冤骨只會越疊越深。吾皇的問題,我只能回答…物傷其類!」

他冷冷的看著蒼露,又慢慢的閉上眼睛。「繼續刮。以後跟我說話,直說就好了,不用兜個幾百個圈子。」

蒼露有些遲疑,居然有點拿不定阿兀那的意思。她承認自己是耍了個心眼,想塑造一個慈悲為懷的形象,讓阿兀那對她放心些。但她實在拿捏不住阿兀那的個性,也不知道這招使出去對不對。

會去淘井,其實是順勢而為。這是最抓不出什麼錯兒的庶務,就算人人都知道怎麼回事,也可以說是「驚見」,而不是有意而為。真要彈劾她,拿不出真憑實據。她在滅羅碧羅殿那些年,艾景森後宮的這些小手段,說起來稚嫩粗糙,處處漏洞。

「碧羅殿的井水有人敢喝麼?」阿兀那冷不防的說,讓她的手微微抖了一下。「行了,妳城府夠深,不會隨便死掉,我倒算是沒看錯人。」他摩挲光滑的下巴,「刮鬍子的技巧也不錯,順便幫我梳頭吧。」

背對著蒼露,阿兀那的聲音深沈,「妳不用拿出滅羅那套戰戰兢兢和夸夸其談,我不是你們那個鬧虛文的主。妳明白,我也明白。我若死了,就什麼都沒了。我若還在,妳就大手大腳的去做吧。總之妳給我抓,所有違背司法律的行為都給我抓!人證物證通通都要齊全。準備著我幾時要對哪個領主開刀,就從後宮給我連根拔起。」

他冷笑,「艾景森的貴族不夠識相的,我要光明正大的殺掉。就像妳淘井一樣,不能有絲毫把柄給人抓住,聽到了嗎?」

「…終究艾景森只能有一個貴族,是嗎?」

「實際意義上的貴族只能有一個。」阿兀那無情的說,「哪個是乾淨的?不過是順序的問題。」

若有乾淨的呢?若是乾淨的貴族卻不聽話的呢?但蒼露沒有問出口。

結果還是政治問題,而跟人道沒有關係。蒼露有些荒謬的想。每個後宮,不管艾景森還是滅羅,沒有一口井、一畝花園是乾淨的。

長得好點,會被殺。君王偶回顧,下回不會看到那個人。知道太多會被埋在薔薇下,說了不該說得會「失足落水」。甚至只是招了妃嬪的憤怒,都可能被杖死棄井。

她突然覺得有點喘不過氣來。

我真的、真的能單純當成政治問題?明明有那麼多突破口,為什麼我就要挑這個積沈最深的呢?是我想說服自己,能夠純粹理智的看待這些,還是我硬掩蓋下來,不讓自己去想「其實我欣羨農夫的馬」呢?

「君王,你到底想要做什麼?」她衝口而出。

阿兀那盤腿坐直,看著臉孔蒼白的蒼露。「我要整個大陸都在艾景森帝國的範圍內,書同文而語同言。」

「不可能。」話一出口,她才心底大悔。

但阿兀那不以為忤,「是啊,不怎麼可能。但我的任務只到我死去前一刻,在眼睛還睜著的時候,就有可能。」

「…吾皇,您若真圖謀如此,就不該…不該老是涉身險境。」

阿兀那抓著蒼露的前襟,湊在她慘白的臉上,「沒錯,我想死。就像鐘翟想死,妳也想死一樣。我只用想死的人,我們,都是死士。死了就完了、休息了,不用煩心了。反正於我們而言,世界已經結束,後來的人怎麼折騰都不關我們的事情。

「就是因為死很容易,而且求死若渴。那就拼了啊,拼到哪算到哪。反正每個人都會死的…上神也從來不是慈悲的傢伙。」

蒼露睜大眼睛,但阿兀那已經粗暴的吻了她,沒給她詢問的機會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讚和分享喔~(<ゝω・)♥
著作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、供人下載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