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生花 之十

林華一開始也不想往暴力蘿莉…暴力正太的道路邁進。

她真正的打算是,趕緊的脫離文盲行列,老老實實念幾年書,盡量在三十歲之前考上秀才,然後開發看看有沒有什麼專長…最好是琴棋書畫之類看起來很文雅高尚的才華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林氏家族普遍高智商,但林華最佩服的一點就是眼光非常長遠。家族資源分配合理,也不是腦門削尖了只想往仕途鑽--總不是會讀書就天生會當官。

老太爺這房之所以都在仕途有成就,是因為剛好父子都是這塊材料。其他不適合的,當大儒的,教書的,當大夫的…通通都可以,只是會包裝得格外高貴儒雅。

就算作不了正經事吧,也成。只要琴棋書畫類有專長,也能為家族貢獻成為名士。如果連這些都不成,只愛吃喝玩樂,只要不觸及底線,也能包裝成狂士。

總之你就算紈褲也給我紈褲個道道出來,務必要給家族有形無形資產加磚添瓦。

林華覺得就算混不上狂士,她還能為家裡管管庶務。但這一切的前提,就是最少考個秀才,林家可沒有白身這種生物。

所以她真心想要努力用功,將林小公子之前空白的幾年補起來。

可惜她想得挺好,事實卻很嚴酷。她想當個好人,可惜小混蛋們不同意。

一開始,她是被揍的那一個。沒辦法,林小公子的身體真是太弱了,再加上她實在沒有打過架。但是隨著經驗累積,合理營養與運動調配、還有不知道為啥提早前來的青春期,加上她護短的二哥與二哥愉快的夥伴們…

她的優勢沒幾個月就建立起來了。

但是將人打得滿地找牙也很苦惱,不說先生會罰,老被人往家裡告狀免不了也得吃吃家法。

跟邢夫子學醫也是意外。林家族學滿多雜學可以選修,醫科可算是大熱門。不求把脈開方,最少能瞧瞧大夫給開的藥方妥不妥,這是士大夫們裝逼重要技能之一。林華會選邢夫子,就是因為邢夫子的學生最少,其他大夫都圍滿了人。

然後她就大開眼界了。

沒想到她穿越到大燕朝,居然有機會接觸到解剖課。哎呀,要不是她英文完敗,她原本的第一志願是當外科大夫啊!

雖然也沒能學出點什麼,邢夫子對她的膽大倒是很欣賞,指點了她一些打架的要點。

林華懷疑邢夫子可能是啥武林中人,只是邢夫子一直都不肯承認。

她也沒深問。

雖然有些無言,但這兩年她除了擺脫文盲行列,學得最好的就是,打人驗無傷。仔細想想,除了不會被罰,還真有點無用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 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