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生花 之二十

有時候人生就是需要那一點頓悟。

林華很慶幸,在他茫然時,茂哥都會伸出援手。這次更給他震聾發聵的感覺。

沒有情愛的機緣會怎樣?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事實上,不會怎麼樣。這世上多少人一輩子沒有情愛,依舊不妨礙他們一生多采多姿,對世界有卓越貢獻。

譬如說,玄奘大師。譬如說,德蕾莎修女。

譬如說,真正梅妻鶴子的詩人林逋。

他們都沒有結婚,但依舊活出精彩。

林華感覺到自己放下一個不必要的千鈞重擔,一整個輕鬆下來。一直緊繃著的冰山臉,罕有的,對著蔚藍的晴空,露出一個純淨的笑。
他在家裡的笑容比以前多了。行事也比以前瀟灑隨心…比方說肆無忌憚的保養面容,親手畫服裝稿指定要穿什麼樣的服裝。

愛打扮又如何?這時代對男子異常寬容。

這是個最好的時代,他生在最好的家庭。只要他愛惜家族顏面,家裡長輩對他最大的要求就是別作姦犯科。

這年秋天,他和林茂算是正式結業,原本打算結伴遊學,只要考舉人前回來就可以了。

林華深思熟慮後,卻決定讓林茂跟同窗出去遊學,他要待在家裡備考。

因為,這年秋天,林英考上了進士,如他性格般,優秀而不張揚的,恰恰好考在第五名。也如他所願的,將往華州任將軍府的幕士,一個軍中的文官。

翻年開春就要帶新婚妻子去華州赴任了。

如果林華也走了,林家長輩膝前就真的荒涼了。

官宦子弟如候鳥,越有出息就會飛得更遠。往往只有父母長輩留守空巢。

所以他要留下。

畢竟林華並沒有遠大志向,兩個哥哥卻有凌天之志。那麼,他在家守灶,讓他們沒有後顧之憂不是應該的嗎?

因為他發現,老太爺真的老了,精神短很多,說話說長了就會打瞌睡。一直都是頂樑柱的大伯,鬢角也有銀絲了。帥破地平線的三叔,眼尾添了幾條紋痕。

林華對長輩們懷有很深的感情。為身為林家子弟感到驕傲。

他知道,兩個哥哥最不捨的,就是家裡人。

所以他將自己的未來也規劃好了。

林華不是個很愛讀書的人,底蘊終究還是淺了。他自覺舉人應該沒問題,名次也沒什麼追求。但是足以進翰林院的進士資格,就需要在這六年好好的苦讀。

是,他想進翰林院。只要考得不是太離譜,名次就有可能是探花。馮宰相進已經標示了一個明確的道路,他跟著走就行了。

雖然不是肌雪顏花的馮知事郎,好歹也是風采得宜的林知事郎吧。林華肯定,他的屬性必定有對某些群眾有高到詭異的魅力值存在,不然沒辦法解釋那些莫名其妙的爛桃花…

呸呸離題了。他的意思是說,能當個知事郎在翰林院熬資歷就成了。事少錢多離家近,家裡長輩有個頭疼腦熱的也有子侄輩在跟前服侍,哥哥們在外任也不會太擔心。

他欠哥哥們太多。尤其欠二哥林茂特別多。

這些是他該做,而且是樂意做的。
林茂看著坦然的弟弟,目光複雜。

從十歲到現在六年有餘,他和林華不曾須臾或離。他沒想過要撇下林華獨自去遊學。

驟然要分開,突然覺得有點寂寞。

很想勸他,還是走吧。身為世家子弟,或許只有遊學那幾年才是真正自由的時光。尤其是你的人生規劃,恐怕一輩子都是京官。此時不走更待何時?

但是林茂沒有開口。

因為,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林華,就有如林華了解他一般。血緣上,林華是林英的親弟弟,感情上,林華才是他的親弟弟。

林華一定是都想通透了。

「你長大了。」林茂感到安慰,和些許酸澀。那個病弱呼救只有一把骨頭的小小孩已然長成,猶然有些單薄的肩膀,已經預備挑起重擔。

「你才大我一歲。」林華沒好氣,「別這麼提早就老懷欣慰。」

「…你讓我多感動一會兒能死嗎?」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*連載階段錯字難免,請勿介意,出書時會再行校正*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