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族與我 之五(四)

我調到下午班的第五天,胡常月來了不意外,但厭惡陽光的羅斯居然充滿毅力的跑來了。

進入陰寒的葬儀社,他呼出一口氣,把圍巾和太陽眼鏡、帽子、手套,通通取下來,但還是穿著大衣。

…在七月天穿大衣,幹得好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我會詫異的跑出來,是因為他實在吸了太多我的血,我們的聯繫越來越堅固清楚。他搖了搖頭,吐出一口氣,臉色有點蒼白,卻沒有變成一堆灰燼或冒煙什麼的…雖然我早就知道他不會。

但我知道他消耗了不少體力,現在可是很餓的。一看到我,瞳孔整個放大,我想他是非常忍耐才沒冒出虎牙。

「…你來幹嘛?」我疾走到櫃台,低聲說。

不能當眾吸血,過過乾癮也好。他假裝吻我的手,事實上是一根根的啃。「送花的男人在這兒,對吧?因為妳心底感到不妙。」

…胡常月剛是經過我的小房間沒錯,但他只從門上方的玻璃窗跟我打了個無聲的招呼…這樣他也知道?

「我知道的可多了。」他小聲的說,已經開始啃我的手掌了。

我是不介意讓他過過乾癮,但櫃台小姐和同事已經好奇的看過來了。他不在乎形象,我在乎。

「這是我…」我尷尬的對同事介紹,「我男朋友,羅斯。」趕緊把我的手抽回來。

同事幾乎都瞪大了眼睛,男同事露出一點好奇和鄙夷,女同事幾乎都是豔羨和不可置信。

本來有點不高興(像是奶嘴被拿掉的小鬼= =|||)的羅斯,聽我這麼說,突然大大的開心起來,用力摟住我的肩膀,說,「是呀,待霄是我的女人。全身上下都是我的唷~☆」

我矇住臉,羞愧的想鑽地洞。「…對不起,他中文很差。」

「他只是陳述事實,不是中文差吧?」胡常月走了出來,一臉似笑非笑的。

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我就完全摸不著頭緒。我想想怎麼描述好了…總之,他們並沒有實質上的動手,而且臉上都保持著笑容。

但我和羅斯有著血的聯繫。這實在很難說明…應該說我們可以感應彼此的情緒。不過,我終究是人類,我能感受的都是很模糊並且破碎的影像,當然羅斯感應我的部份就清楚的像是在看電影。但這種聯繫平常都是「off」,需要用力去「看」才能感受。

因為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幹嘛這樣「深情」的互相凝視,笑容還越來越詭異,所以我冒險看了一下。

他們…呃…用心靈打架。

我知道這樣講大概誰也聽不懂,不過看過「英雄」的可能就知道。簡單說,這是一種虛擬實境的互相廝殺。胡常月略居下風…但羅斯連虎牙都沒露出來,只是帶著一種惡意的微笑…我知道他鬧著玩。

但他鬧著玩也可能會摧毀人類的意志。

我真該把指甲留長一點。

按著羅斯的眼眶,我威脅的說,「羅斯,住手。」

他嘖的一聲,反手撕裂了胡常月的前襟。

旁人看到的可能是他們倆站著不動,胡常月突然爆裝了。看熱鬧的同事都驚呼起來,但羅斯懶洋洋的笑,用著滲毒的甜嗓說,「你們,沒看到任何異常唷。現在…先休息一下。」

所有的人都眼神渙散的站著不動。

「哇嗚,」胡常月擦了擦嘴角的血,「血族名不虛傳。」

「回去跟你們老大說…不管是哪個老大。」羅斯拍了拍我的頭,「就說我不同意。」

「但我已經呈報上去了。」胡常月攤手,「沒得商量嗎?你好歹也問問待霄…」

「沒得談。」羅斯冷笑兩聲,「算了,跟你這種小孩子沒什麼好說,我直接找你們老大好了。哪一個?」

「我帶路。」胡常月滿不在乎的笑,他破碎的前襟開始滲血,但似乎一點都不在意。

羅斯拖著我走,我根本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。「要去哪?喂,到底你們在說什麼?我不要去任何地方…我還在上班!」

「討厭鬼,上什麼班…?」羅斯咕噥著,「今天是待霄的假日,對吧?」

所有在場的人都愣愣的復誦,「今天是待霄的假日。」

他彈了指頭,所有的人都醒過來,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的各自忙碌,甚至對我視而不見。

「…我一直以為你的催眠術很兩光。」我終於找到自己的聲音了。

羅斯忍了忍,還是吼出來,「我是血族當中催眠術最精通的高手!我曾經一口氣催眠了中央公園所有的人!」

「…你對我手下留情?」我太驚訝了真的。

他吼得更大聲,「可能嗎?妳用腦袋想想好不好?催眠得了妳我會放著等妳挖我眼珠?!」

哎唷,是我天賦異稟?

胡常月噗的一聲笑出來,羅斯這回倒是虎牙冒得像是劍齒虎了,應該是非常火大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