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運之輪 之二十三

「烈!快想想辦法!」終於忍受不了的夜歌吼,「快否認這種子虛烏有的關係!」

當天晚上,烈看著憤怒的大巫師,深思起來,「永冬其實還滿傳統的…未婚男女是不能同房的。妳也知道,我們的處境實在…需要互相支援。或者妳有什麼建議?」

聰明智慧的大巫師努力思考…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夜歌號,再次擊沈。

因為她敗在合理的邏輯性下。

嗚喔,大巫師的表情真是變換多端,你永遠不知道會看到怎樣的表情。

等欣賞夠了,烈才慢吞吞的說,「其實,以前我就一直想問…為什麼妳這麼介意愛情小說的情節呢?」

「因為蠢。」夜歌已經無力到懶得說話了。

「會嗎?或許有點兒…」烈翻著一本書,「是有點不合理。」

夜歌盯著烈手上那本書,眼睛瞪大,一把搶下來,手不斷發抖。這是部非常經典的古典愛情小說「蓮華王」,毒素之高,可以秒殺整個小鎮(的心靈)。

「你為什麼要看這種東西!」夜歌慘叫,「快燒掉!快快快!」

「不行喔。」烈趕緊搶回來,「這是老闆借我的。他很愛看這類小說…有一大堆呢。」

…你說那個胳臂可以跑馬的鐵匠鋪老闆?世界要毀滅了嗎?因為這麼愚蠢的毒素滅亡?

「洗腦的法術我沒有完全記起來啊…」夜歌哀叫,「我們去找神官洗滌你的心靈好了…」

「神官來跟老闆借過書呢。」

果然一切都完蛋了。從神官到硬漢,都被這種毒素污染了!

烈拼命忍笑,「妳為什麼看得這麼嚴重啊?不過是小說呀。」

「因為跟真實差了十萬八千里!」夜歌痛心疾首,「這種書看多了就只會愛愛愛啦,好像沒有愛情就會死,真愛還可以拯救世界勒…屁啦!我嚴重懷疑梵離就是看了太多這種毒品才會那麼神經…而且情節都差不多你不覺得嗎?這世界還有很多值得追求的這不是唯一目標啊!而且大部分的女主角都愛哭又笨…看多了會智障啊!」

一口氣說太多話,夜歌累得直喘氣。

烈溫和的看著她,「或許吧。但是夜歌,不是每個人都跟妳一樣毫無迷惘的往前行,也不像妳這麼聰明,想得通透。大部分的人都過著平凡的生活…有的時候會覺得累,想要喘口氣,逃避一下。」掂了掂手裡的書,「大部分的人,能碰觸到最有可能發生的神奇,就是愛情呀。所以…」

他微微一笑,破開情緒和面容的冰霜,和煦而溫柔,「稍微體諒他們吧,嗯?沒有什麼人事物,是毫無價值的。」

啞口片刻,其實她應該可以提出很多例證來反駁,但最後還是沒有說。

或許是烈的表情讓她像是直面了冬陽,觸及他冰凍情感和表情之下的溫柔和悲憫吧。

嘖。她將臉別開,「…學得怎麼樣?你的劍?」

這話題轉得真硬啊。但烈沒有戳她,平靜的說,「嘗試著打鐮刀了。妳的建議真的很實用。」

「只是書面資料而已,沒什麼。還是要實踐才知道。但我沒打造過刀劍,只能背書給你聽而已。」

那天夜歌意外的沈默,撿起烈跟老闆借的另一本愛情小說,皺緊眉頭的看。

其實她根本沒在看,只是沈思。

熄燈睡下後,他們倆都是打地舖,各有各的鋪蓋和棉被。黑暗中,背著烈的夜歌悶悶的問,「那個…我是個自以為是的討厭鬼,對吧?」

「不會真的有人討厭妳的。」烈閉著眼睛回答。

「我覺得所有的人都是笨蛋,而且從來沒站在別人的立場思考。」

「雖然覺得所有人都是笨蛋,對笨蛋也很不耐煩…但又對笨蛋很溫柔。」烈繼續閉著眼。

「什、什麼嘛?溫柔什麼的,噁心!喂,烈,把這句話收回去!」

烈在黑暗中無聲的笑,還是閉著眼睛,「我睡著了。」

結果大巫師自言自語發怒半天,又聲音模糊的漸漸睡著了。

聰明智慧的大巫師,其實也挺幼稚的嘛。不過…一點缺點都沒有,光明體貼溫柔善良,那樣的大巫師,他可一點都不喜歡。

那是神明,不是人類。

就是要這樣傲慢自大任性,狂熱的注視著目標,毫無迷惘的往前行,什麼都不能阻止。但會敗給理性和邏輯,因為笨蛋困擾煩惱,很不耐煩的去做些打擾看書的「簡單任務」…這才是充滿人性光輝的逢末.夜歌。

將來會很想她的。真的會很想她。

***

大概是被說多了也痲痹了吧。

夜歌現在把那些太大聲的偵探兼編劇們都當白噪音,把心思轉到其他地方。說來是意外的巧合…或者一切都有其因緣。

他們只是因為偶然落腳的麥穗村,卻也在她狀況調整到最好時占卜…發現梵離和愛麗的交集就在麥穗村不遠處。

她特別和烈一起請假去尋找…結果不知道該高興還是不高興。

地點很近,就在離麥穗村半里處,目標也很顯著…就在翠綠森林中的春之神殿。

「就是這裡?」烈看著淺褐岩石建築的春之神殿,雖然比不上王族祭祀的冰霜神殿那麼雄偉,但普遍為平民百姓所信奉的慈愛春神殿堂,佔地也不小,幾乎有三分之一麥穗村那麼大。

「就是這裡…愛麗的靈魂顏色…」夜歌的聲音卻很疲倦,「我想過她是自然之子…沒想到她更純粹一點兒,是春神之子…」

「那她在這兒?」烈四下張望。

「是啊。」夜歌很悲憤,「就在這個樹林和整個春之神殿!完完全全都是她的靈魂顏色!現在又是春天!顏色被覆蓋得我找不到正確位置啦!」

烈啞然,很想安慰她,又不知道怎麼安慰起。這麼大的範圍…要找一個小小的沈睡的魂魄…那還真不是簡單的事情。

「…節哀順變。」烈還是盡力了。

「夠了!」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