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運之輪 之二十五

烈的恢復速度驚人,沒兩天就痊癒。老闆真的很有本事…很能體察這把刀的本質。所以樸素的劍身配上樸素的劍柄和劍鞘,卻有種低調華貴的感覺。

被起鬨的沒辦法,他到鐵匠鋪後面試演,一劍就破碎了有一人高的鐵礦原石。

所有人都在歡呼,實在太厲害了!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但只有烈知道,他根本沒有出什麼力,只是順應力流引導,揮出一劍而已。不過,老闆應該也知道吧。

因為他伸出蒲扇般大小的手掌,拍了拍烈的肩膀。「小子,我知道你和你老婆的旅程還很遠…但旅程結束,答應我首先考慮回來這裡。」

「…好的。」烈點頭。若有那麼一天的話…放下劍,舉起鐵鎚,也是很好的一生。他真的就這麼希望而已。

先不要想那麼多。將劍收到閣樓,把長髮綁起來,他依舊回到炎熱的熔爐和鐵鉆邊,舉起鐵鎚。

最少現在可以這樣。

仲春日終於到了。整個村落像是瘋了一樣狂歡,所有的商店都休假了,但有更多外地來的小販。

就只有這一天,春神的神像會放在嫩枝編成的轎上,由特別選出來的少年少女列隊扛著,一面歌詠一面在麥穗村的街道遊行,信徒瘋狂的簇擁,稱頌春神的名,穿著正式禮儀外袍的神官,神情聖潔的沿途滴撒春泉之水,祝福信眾。

不像別的主神那麼高大雄偉,春神的神像跟普通人差不多大,是個線條柔和慈憫的精靈少女模樣,佩戴著嫩綠的枝枒和花朵,眼睛是玫瑰的顏色,栩栩如生。

春之祭的第一天遊行的榮耀,一直都是最接近神殿的麥穗村,然後漸漸往其他村莊遊行,會足足狂歡十天,晚上還會有篝火晚會,年輕男女可以在這天對舞傾訴衷情。

原本應該是這樣。

但是歡送春神隊伍遊行到鄰村的村民,半路卻驚慌失措的跑回來,身上都有傷。「騎、騎士團…國王下令,要騎士團奪走春神神像!」

整個村落和遠來朝聖的信徒沸騰了,連女人都抽出桿麵棍,農夫拿出草叉,群情激憤到立刻要攻擊騎士團。

他們的春神!他們的信仰!他們期待已久的春之祭!沒有任何理由就被奪走了?

不能忍受!

「各位!請冷靜一點!」神官突然展現神威,聲音洪亮到整個村落。「春神是生命的神祇,祂絕對不希望讓信徒流任何一滴無謂的血!那只是一具雕像…誰也沒有能力奪走春神!」

有人哭了,大部分的人都垂下臨時找來的武器。春之祭就這樣被破壞了,信徒環繞著翠綠樹林和神殿沈默,歡樂的氣氛蕩然無存。

但是,事情卻沒有因此結束。

永冬騎士團的一隻小隊來到翠綠森林,無情的驅趕信徒,並且查封春之神殿,據說不日就會加派人手來拆除神殿、焚毀樹林,重建嶄新的冰霜神殿。

「…交了那麼多的稅,王室到底替我們做了什麼啊?道路,還是醫療?」村民終於爆炸了,「什麼都不做也無所謂,讓我們僅夠果腹也就算了,為什麼連我們的神都要搶走?」

「再也受不了了!」

「春神從我們麥穗村手底被搶走,神殿毀在我們這一代,能夠忍受嗎?」

「不能!不能!不能!」

果然是,非常剽悍的民族性。扛起法杖時,夜歌默默的想。配上旅之劍的烈遲疑了一下,「其實…」

「你再多說,我會打人喔。」夜歌睥睨著他,「是群笨蛋沒錯啦…但卻是目前為止,我最喜歡的…笨蛋們。可不能只讓你去耍帥。」

「我已經說服老闆了。憑他的威望…應該可以暫時鎮壓吧。」烈披上披風,「他還把馬借給我。」

「嘿。」夜歌淡淡的笑,「他也不是簡單的笨蛋嘛。」

果然,鐵匠鋪老闆的愛馬,像是傳說中會吃人那種烈馬,眼神很不錯。

「夜歌,妳真的不用來。」騎在馬上的烈,微微困擾的說。「我雖自逐王室,但我還是永冬人。我不能看著…這種莫名其妙的內亂即將發生,卻坐視不管。」

「…你真的要讓我拿法杖打你的頭嗎?」夜歌扁了眼。

烈微微笑了笑,伸手給夜歌,跟她同騎共韁。

如果麥穗村的村民忍不住動手,一定會造成傷亡。王室絕對會蠻橫的派遣更多士兵鎮壓。但信仰春神的卻不是只有麥穗村而已…這種寧折不彎的民族性,一定會讓鄰近十村也義無反顧的加入反抗的行列。然後是更多的春神信徒…直到整個國家陷入內亂。

但若是流浪的冒險者,王室就只能基於大陸傳統,將矛頭瞄向冒險者的隊伍而已。

「那些混帳居然在翠綠樹林野營,我看不順眼。」夜歌冷冷的說。

「稍微繞路處理一下好了…反正很快。」烈的表情又冰封起來。

果然很快…夜歌都還沒下馬呢,烈已經如狂風般襲擊了這支十幾人的小隊。雷操縱得不錯嘛…個個焦黑痲痹。

「…不要

浪費太多力氣好了。」夜歌掏出魔法粉筆,畫了個咒文陣。

「可能的話,盡量…」烈皺起眉。

「不會殺他們啦。」夜歌露出充滿邪氣的笑容,「徵收一點生命力而已…把春神的領地糟蹋成這樣,怎麼可以不付出點代價。」

那支小隊幸運生還。但都臥床很久,還有記憶混亂和恐懼綠色的毛病,非常可憐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