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顧婆娑 之十七

其實,西顧還真不相信,這個破中藥舖可以養活他們。

他也不太相信,葉子真的會當密醫…中醫。

爬在梯子上掃蜘蛛網的時候,他沒好氣的問,「妳不要跟我說,妳是華陀的女兒之類的。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當然不是。」擦著櫃台的葉子淡淡的,「孫道長有兩個藥童,當中一個曾是我的曾爺爺。」

西顧僵住,「…哪個孫道長?」

「孫思邈。藥王啊,你不知道嗎?他最有名的著作是備急千金要方。」

西顧一歪,差點從梯子上跌下來。

「那時祭祖,都先拜過孫道長才拜我曾爺爺。我的醫術,是從我爺爺這兒學全,然後才教給比我小十三歲的幼弟…你覺得,我夠不夠格坐堂了?」

西顧抓著梯子,好一會兒才緩過來。

孫思邈,唐朝京兆華原(現陝西耀縣)人,是著名的醫師與道士。他是中國乃至世界史上著名的醫學家和藥物學家,被譽為藥王,許多華人奉之為醫神。

仔細算起來,葉子某世還是正統孫道長嫡傳!

「總之不會誤人性命,你放心。」葉子非常淡定。

「…妳到底還認識哪些名人?乾脆列個清單給我?」西顧要抓狂了,三千年追不平了,抓重點好了。

「真的沒幾個啊。」葉子轉身去擦藥屜,「唐老頭,我說過的。」

「唐伯虎真的有點秋香嗎?」

「沒有!」葉子笑起來,「他娶過三個老婆…都是死一任才娶一任的,不是同時。只是他最後一個老婆叫九娘,他又是個聰明狡猾的混蛋,畫過很多春宮圖,博了個風流才子的渾名。以訛傳訛,才說他妻妾九人,根本沒那回事。

「認真說他就個倒楣鬼,老被牽扯到不該牽扯的事情裡頭去,還差點陪著寧王朱宸濠一起死。但他夠狡猾夠不要臉,跑去妓院放浪行骸,逼得寧王只好放他走了,不然也是砍頭的命。但他真的是個有趣的人…」

葉子記性好,信手捻來都是有趣的典故和軼事,西顧聽得津津有味,連打掃這破藥舖都不覺得怎麼累。

雖然西顧很懷疑,這破藥舖是日據時代的建築,應該名列古蹟了…但應該是太髒亂,所以才列不上去。

雖然經過一個禮拜辛勤的打掃整理,終於打磨出點古色古香,滿園子比人高的茅草割掉,還發現了兩棵營養不良的櫻樹,若干差點被他一起剷除的芍藥,讓葉子稍微整理整理,居然產生幾分野趣…

但他對這個藏於深巷的藥舖未來還是很悲觀。

可他們才打理好不久,就有客人上門了。客人好奇的打量他們,又走出去看匾額上的「回頭堂」。

「…劍真子呢?」客人問,「他回來了沒?你們是他徒弟?」

「他不在。」葉子接過話,「以後由我們打理藥舖。客人要買些什麼?」

將信將疑的,客人拿了張藥方給葉子,葉子掃了一眼,「這八珍湯是給老人家吃的?若不是,份量還是增減些。」

客人的表情舒緩些,「還真是劍真子的徒弟啊,小小年紀,眼光不錯。就照這樣抓三十服,不然誰知道你們下次幾時有人…」

「三五年內,藥舖都是有人的。」葉子淡淡的說,「只是我和西顧都要上學,藥舖開的時間從六點到十點。所以先抓三服吧?」

客人大喜,高高興興的等她秤藥包藥,提著三服藥走了。

像是有個什麼隱形連絡網似的,每天六點到十點,都非常忙碌。說不上月入斗金,淨利也有四五萬,讓他們倆的生活大大的寬裕起來。

而且葉子也很跩,一天只看五個病患,而且只調理和醫治慢性病,急症都毫不客氣的叫救護車,這些病家卻客氣得跟什麼似的,一聲都不敢吭。

葉子只說,「這些客人都是行家,家裡不是開中藥行,就是中醫。」

西顧茫然了,「…那幹嘛跑我們這兒?我們這邊的藥還特別貴!」

葉子笑了笑,「咱們起早趕晚的弄藥材,你累不累?」

「累,當然累。我以前以為藥材曬乾就好,哪知道有這麼多名堂…」西顧開始抱怨。

「現在什麼都是機械化科學化,但不是什麼都能靠燒瓶和顯微鏡就能一清二楚了。」葉子補充著藥屜,「我們對待藥材的方式才是正確的…那些行家,也不敢吃自家的藥,那些中醫,也對自己的醫術沒有太大的信心。」

西顧睜大了眼睛,「…奸商啊。」

「吃不死人的。」葉子淡笑,「不過他們信賴劍真子,現在信賴我。咱們會過得很好的。」

順便還能用不錯的藥材調理她的孱弱和西顧的饕餮影…她對未來,挺有信心。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