婆娑 之一

肯定是,絕對是,她讓師傅坑了。

眨了眨眼,還有些迷迷糊糊的婆娑(這世應該叫做葉子慕)默默的想著。

轉頭看時鐘,差五分五點,幽幽的嘆了口氣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她記得有個說法,叫做「生理時鐘」。但是生理時鐘也作用在相同的魂魄上?再說她上次掛到現在,好歹也兩百年過去了,居然還是不改…真是神祕。

借屍還魂的次數,她都數不太清了,連上次印象都有點模糊…這實在不能怪她。會搞到讓她能借屍還魂的對象,不是病死就是自殺,這樣的軀體能有什麼好的?健康都是奢求,更不要提資質。

有幾世,真的資質略好,可惜窮困潦倒,營養趕不上,病死或餓死。也有幾世,生在富貴之家,營養趕上了,但是資質之破爛令人痛哭流涕,就算報完親恩,也沒啥搞頭,鬱悶萬分的老死。

上一世是最有希望的,生在屠戶,營養是大大趕上,不用纏足,被老爹賣去沖喜,過門老公就掛了,親恩了結,她又來個假上吊,假死得離,修煉起來順風順水,進度一日千里…

但就壞在進度太快,一心修道,卻兩手空空。天劫一到,全無法寶的她只好兩眼開開,第一雷就只能準備投胎。這還沒完,因為這雷嚴重傷害她的魂魄,讓她休眠了兩百年…結果眼睛一睜開,滿滿一缸血水,全身無力。

差點兒,就差那麼一點兒,她剛借屍還魂,又得離魂了。

後來她才知道,之前那個葉子慕,十二實歲不到,就知道要自殺了,還挺有勇氣的割腕。

什麼死法不好,割腕…血都快流光了,害她日後調養身體調得那是一整個欲哭無淚。不是她魂魄因為歷練過甚太過結實,早糊不住了。

像現在,她躺了這麼久沒敢起床,就是因為嚴重低血壓,起得太猛會暈倒。

怎樣一個破爛體質。

嘆著氣喚出功過簿,真是淚流滿面。來這兒一年多,她倒是能適應了,這時代不錯,和她家鄉的風氣相差無幾,更文明安全。甚至有想像力非常豐富兼胡說八道的網路小說可以看。

但讓她嚴重悲傷兼憂鬱的是,為什麼小說主角總是帶著仙器穿越時空,吃香喝辣,好不快活。她卻只有一本破本子…不但沒有用,而且是個扔不掉的鐐銬。

因為她是非正規的借屍還魂,雖然得以完整保存魂力,但魂力除了修煉快點,道術強點,屁用都沒有。但因為她奪了個死人的舍,所以她得把前任的「親恩」報完,才能在精氣神準備完全的情形下展開修煉之路。

這本功過簿,就是記錄她還有多少親恩要報。父母越慈愛,恩情越重,要報答的就越多…

唯一略感安慰的是,葉子慕的親恩不重,應該很快就能報完。

她很快的振作起來,緩慢而小心翼翼的下了床,還垂頭好一會兒才緩緩站起。

行了,不太暈。

慢慢走向浴室,她邊刷牙邊想,電鍋裡的紅豆湯應該行了,等等先喝了再煮早餐。什麼遠大計畫都先不要想,調理好這個破爛不堪的蘿莉身體再說。

蘿莉。嘖,我也會用這詞兒了。她有一點得意。久病成良醫,借屍還魂多了,適應環境的能力也是一等一啊一等一。

欣賞著水龍頭流出來的乾淨自來說,她暗暗點頭。不用挑水就是福政裡的福政了,在人間打滾這麼久,真的不要要求太多。

才國一,十二三,未來的時間還多得很,一切都還來得及。

她把黑框眼鏡戴起來,對著鏡子裡那張蒼白細弱的臉孔笑了笑。帶著這樣溫靜的笑,她走入廚房,一面喝著紅豆湯,一面做飯。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