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狼記(完)

「有件事情,我必須跟妳坦白。」梅里下定決心,「關於我為什麼不在乎這樣的狼人身分。」

月芽兒擁著被,靜靜的聽。

「之前…在妳之前。我曾經跟另一個女孩互相傾心…但沒有得到兩個家族的祝福。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他們很小就認識,還是小學同學。那女孩叫做薇諾.鹿盔,是大德魯伊的遠親。他們十幾歲就認識,花了上百年才確定心意,但鹿盔家極度反對。

「因為我是薩里比迪斯家的人。」他短促笑了一下,「我們這家族出了許多惡魔獵人,夜精靈們對我們都有偏見,認為我們私底下與惡魔打交道。雖然…雖然事實並非如此,但卻很難反駁。即使我跟從獵人師傅成了一個不錯的普通獵人,但這疑慮並沒有消除。」

「我們抗爭了很久,但她是個孝順的女孩。在我們都滿一百八十歲的時候,分手了。我認為我不會再愛任何人,她應該也不會…這讓我有種淒涼的安慰。後來我外出磨練,希望可以忘記她…三十年後,我聽說她要結婚了。」

一百多年的純潔戀情,五十年的痛苦抗爭,三十年的相思…他的一生幾乎讓薇諾佔了大半。

外表上,他沒有絲毫異狀。但或許,他一直在找死亡的機會。

「所以我那麼輕率的去挑戰狼魔,還害死了瑪格莉特。說不定我也覺得死掉就算了…成了狼人,若不是那個輕率鹵莽的小子逼問,我也不會說,事實上我並不太想去找洛拉姆斯…雖然他應該知道怎麼辦。」

「…你還愛她嗎?」月芽兒看著他的眼睛。

「我不知道欸,小月。我有時候也會迷惑,我有這麼愛她嗎?但現在我看得比較清楚了…小月,她佔了我人生最好的一段時光…或說大部分的時光。我所有美好的回憶都跟她有關…我不知道我是愛她還是愛那段單純而無憂無慮的過往。

「我不可能把她忘得乾乾淨淨的…但我不會為她改變狼人的身分,這我確定。當狼人其實意外的輕鬆和有趣,尤其是有個很呆的主人時…」

「喂!什麼很呆的主人哪?」月芽兒有點生氣。

「但我想為妳改變狼人的身分。」

愣了一會兒,月芽兒的臉孔漸漸發紅,突然不知道要把眼睛往哪擺。

「我想跟妳一起當獵人,不分白天夜晚都可以擁著妳。」

她的臉更紅了,徹底的不知所措。

「我願意為妳改變,一直伴隨著妳,不想安於寵物的位置。」梅里垂下眼簾,「就這樣。」

她抓著被子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抖著唇,「…我該說什麼?」

「哪要說什麼啊?」梅里跳下床,「穿上衣服,跟上來啊,小月。」

她跳下床,哭著抱住梅里。

「…先穿上衣服啦。」

***

他們去拜會了洛拉姆斯,這位盲目的惡魔獵人覺得有趣又困惑。

「你早就該來了。」他說,「這雖然很奇怪,但不是完全沒有辦法的。或許沒辦法完全恢復…但部份恢復應該沒問題。孩子,你有成為惡魔獵人的好資質。」

「但小月喜歡我的眼睛。」他聳聳肩。

他看了看旁邊的月芽兒,「…她還是幼兒吧?」

「十八歲。」面對這個同族而卓越的惡魔獵人,他倒不用掩飾,洛拉姆斯應該能接受。

「十八歲!」洛拉姆斯爆笑起來,「果然是薩里比迪斯家的人,十八歲!小子,好樣的!我佩服你…她的脖子上有吻痕。」

梅里有些窘的聳了聳肩。「狼人跟夜精靈生得出孩子嗎?我就是擔憂這點才來找你求助的。」

洛拉姆斯用一陣極高分貝的狂笑當作回答,梅里的臉孔一陣陣發燒。

「哈哈…哈哈哈…」這個冷靜的惡魔獵人笑得幾乎岔氣,「不管你們生的是狼人還是夜精靈,若願意來跟從我,我絕對收他…或她。」

「…如果他們願意的話。」願意把眼睛挖出來的話。

最後洛拉姆斯的確幫了梅里…讓他成為完全的狼人。

「抱歉,這是我的極限。」洛拉姆斯說,「其實你也可以選擇白天成為夜精靈,夜晚是狼姿,但你拒絕了。」

「啊,那很不方便。」梅里說,「當狼人滿不錯的。有機會你也試試看…小月,妳覺得怎麼樣?」

「我覺得很帥。」她衝過來抱住梅里的手臂,「唔,梅里,你沒穿衣服。」

「…妳在看哪裡呀?!一個淑女是可以盯著男人的那邊看嗎?!」

***

於是,月芽兒有了個狼人男朋友,同樣也是個獵人。但根據夜精靈的習俗,她要等百歲才能正式完婚。不過他們已經先交換婚戒了。

但別人不知道的是,她的狼人男朋友,依舊佔著寵物的缺,所以她無法叫寵了。組隊的夥伴只覺得奇怪,原本只能組五人的地下城任務,為什麼組了小月和她男朋友,可以組到六人。

「你知道的,狼人族很特別。」梅里很自在的唬爛,「這是狼人的種族天賦,強制組六人小隊。」

六個人絕對比五個人好,尤其是這個強悍的狼人獵人不但標怪指揮一把罩,還徹底彌補了月芽兒的種種攻擊低落、迷路、摔死…等等微小的缺陷。因此他們這對閃光倒是大受歡迎。

至於月芽兒,倒是心滿意足。唯一的遺憾是,梅里太害羞,每次她要提筆寫他們之間的事情,他會又蹦又跳,搶著要燒原稿。

「獵人夢想當什麼作家?!不准!」

但她很想參加阿達歐萌派文學獎啊…頭獎可是北域頭等艙豪華船票兩張呢!

朝後看著精疲力盡,呼呼大睡的梅里…榨了一整個晚上,應該夠讓他睡上一陣子,好讓她祕密完稿吧?

她坐起來,沙沙的寫著。

寫著那個讓她停止呼吸,一見鍾情的身影。

襯著深寶藍的星空和如眉細月,帶著強烈野性美,矯健而兇猛的狼人。從那一刻,她就把自己的心給丟了。

最後她果然得到了頭獎。梅里邊看著文章邊慘叫,整個快潰了。

拈著船票,她為微笑了起來。這個特別的蜜月旅行應該很不錯,她很期待。

「小月!妳這該死的傢伙!」終於看完的梅里撲過來,掐著她的脖子。

不過經過克里姐姐的「教導」,她可是很知道該怎麼辦了。

當獵人她是很沒天分…但當個女朋友或妻子,那可是太有天分了。

(完)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