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雙 第二章(六)

「我說好。」無雙有點不耐煩,「磕頭拜師吧。拜師就教你啊。」她不懂有什麼不能教的,陸家莊每個人都跟她爹磕頭拜過師,她爹過世了,換成她讓人磕頭拜師。只是能夠學到精髓的真的不多。

「……妳耍我嗎?臭丫頭!」袁公根本不相信有這種好事,惡狠狠的搖著她。

「你不磕頭我怎麼教你?」無雙也生氣了,「這是我們家的規矩啊!」

「臭娘們……」袁公大怒的舉起手,卻聽到一聲刺耳又響亮的騾叫。一頭蒼青大健騾從窗口探進腦袋,直著頸子對著無雙歡嘶,只是聲音很難聽而已。

「我的騾子!」無雙歡呼起來,只見那頭騾子又縮回腦袋,在外面又咬又跳的,間雜馬嘶。袁公驚覺起來,拋下軟癱的無雙,出門察看。

「雜毛,雜毛!你連母馬和騾子都不會分嗎?」一個渾厚的男聲傳了過來,袁公只見一個高大矯健的男子奔了過來,下盤穩重,顯見武功高強。他拉住一匹高大的雪花驄,那匹大馬長嘶著一直想湊到蒼青大健騾旁邊,卻又挨了幾個騾蹄。

「雜毛!她不是母馬!唉,我怎麼會養了這頭笨馬……」好不容易拉住了雪花驄,瞧見了袁公,他宛如刀刻般剛毅的臉孔出現了歉意的笑,「不好意思,嚇到了你家的騾子……真是抱歉了……」

「那是我的騾子!」無雙奮力爬到破廟門口,扯開嗓子,「大俠,救命啊~」

袁公愣了一下,趕緊攔在無雙面前,「這是我女兒,有些病糊塗了。大俠莫聽她胡說……」

「你幾時見過一腳踏入棺材的老人家會有我這麼小的女兒呀?」無雙急得大叫,「幾時會有這麼中氣十足的病人啊~?」

袁公不欲多生枝節,一指點向無雙的啞穴,那俠客神色一凜,渾厚的掌力凌厲而下,袁公翻指為掌,掌風相接,他心頭也是一驚。

袁公潛心向武,已經沈浸一甲子以上,內外兼修,已臻化境。然而他年事已高,難以抵禦歲月的侵蝕。即便如此,他依舊可以依賴深厚的內功和嫻熟的臨戰經驗彌補年老的缺陷。

但是眼前這男子,年歲不啻三十上下,正值壯年,然內功已有所成,一經交手,他不禁收斂心神,專心應敵。

幾招過去,袁公沈聲,「英雄何必多事?此女與我師門大有淵源,你又不知當中曲直,橫加干預,知誰是賊是奸?老夫乃金熬幫太幫主靈猴袁公,難道會胡行亂為麼?」

「名頭大的所謂『俠客』,胡行亂為的特別厲害呢。」無名俠客冷冷的一笑,「難不成因為姑娘沒有闖出名號,所以看名聲大小定是非?你倒說個理,為了什麼要把人家姑娘綁來破廟,還點了她全身大穴?就算她偷了銀子,你也送赴官府就是,需要加以私刑麼?」

「我需要偷他銀子嗎?!」無雙氣得大叫,「我有名有姓,有根有底!我乃是河南陸家津的陸無雙!我家裡多少棉田產業,需要偷到他的臭銀子?」

「閉嘴!」袁公大怒,疾刺無雙,又讓無名俠客給擋住了。

無雙先是出了一身冷汗,又見無名俠客武藝高強,儘可與袁公打個勢均力敵,她放心大嚷,「他把我綁來,就是想要問我那本什麼該死的無雙譜!硬要說我家傳的把式是無雙譜,我又不是不教他,但是他又不肯拜師!」

「無雙譜?」無名俠客愣了一下,噗嗤笑了出來,「那本顛三倒四,混亂不成系統的劍譜?那本破書有什麼好問的?」

「……你知道?」袁公呆掉了,從腰上取下軟劍,招招陰狠,「你知道無雙譜的下落?」

「知道是知道一些。」無名俠客嘿嘿幾聲,抽出長劍,「看著。」他迴腕劈砍,大開大闔,分別打向三個大穴,袁公驚喜未定,出手邀招。

從破廟裡打到破廟外,無雙推拿著滯閉的穴道,一面看得目眩神馳。越看她心頭越有種不對頭的感覺。

剛剛對袁公,像是螞蟻對巨象,她哪有那個時間去看他的招數?現在看兩雄對峙,她反而有些糊塗。身法和劍招,的確頗似她家傳的陸家劍法,卻又似是而非。她不知道袁公棄離了其他殺招,硬用記憶中模糊不清的無雙劍法拼鬥,顯得礙手礙腳,揮灑不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