袁公愣愣的看了她的嘴好一會兒,揣摩了半天才恍然大悟,「妳說我是白癡!?」他大怒舉掌,看到無雙無奈又憤怒的眼睛,才想到她被自己點了啞穴。

有些狼狽的解開了無雙的啞穴,她大喘了幾口氣,有些頭昏眼花。「……說你白癡還真的不虧你!」她勃然大怒,「被點了啞穴可以說話?你讓我點了說看看!你說說看,你說說看啊~」

袁公被她搶白的面紅耳赤,「啊就……就一時忘記了嘛,難道還不許人忘記的?」

「忘記?忘記可以對我一個柔弱的閨女說那些不三不四的話?」無雙尖著嗓子嚷了起來,「我還沒出嫁,是可以聽那些混帳話?」她哭了起來,「誰不是人生父母養的啊……讓你這樣糟蹋,我將來怎麼嫁人?你乾脆一刀殺了我痛快,省得羞辱了我們陸家的門楣!娘啊,女兒不孝,去地下跟您請罪,娘親啊~爹啊~你們怎麼死得這麼早,讓女兒受人欺負到這種地步啊……」

袁公一生好武,從不近女色,徒子徒孫見了他都恭恭敬敬,江湖的俠女自矜身分,也從來不示弱,頭次見過這等撒潑哭鬧的鄉下姑娘,一下子有些慌了手腳。

「……吵什麼吵?」他狼狽的喝道,「再吵老爺子給妳一刀痛快!」

無雙滾著撒起野,雖然癱軟無力,還是撕髮頭撞,「你殺呀,你殺呀!反正我被你那些混帳糟蹋也不想活了,殺呀,殺呀~」

袁公將她一腳踢開,反而躲遠點。真是……吵死人了。女人撒潑起來這麼可怕?幸好他沒娶過老婆。「妳、妳有什麼話好好講,需要這樣動手動腳?老爺子我可只抓著妳後背,連根指頭都沒碰過妳,什麼糟蹋不糟蹋?小丫頭滿嘴胡扯!別污了本大爺的名頭!」

無雙在肩頭抹了抹眼淚,心頭冷笑了幾聲。運了運內息,發現運轉滯殆,想要解穴還得花點力氣。先跟他鬼扯搶點時間,瞧他年老,修為再高也要受限於年歲,就不信他不用睡覺的。

袁公哪知道她的鬼心思?只見她閉眼飲泣,倒像是他欺負了小孩子,有些兒過意不去。但是他在嘉興城瞧見了無雙的功夫,只覺得腦門轟然一響。他當年與師兄同門習藝,師父偏心,將無雙譜給了師兄,是他終身的切齒之痛。他好武成痴,又見過師父的越女劍法,真真是朝思暮想。

幾次找師兄挑戰,師兄卻避不見面,最後居然在江湖銷聲匿跡。尋訪未果,袁公死了心,意圖在記憶中重組無雙譜,卻在重要關頭卡住。他將殘破的記憶錄成劍譜,被他不肖弟子盜出,在江湖掀起一陣腥風血雨。

那不是真的。他在少林寺藏經閣看到自己手錄劍譜的副本,真是失望透頂。心灰意冷的閉關十年,希冀能夠創出比無雙譜更好的武功,但是失敗了。

現在,他終於在有生之年看到了無雙譜的影子,怎麼可能放過?

無雙聽他娓娓道來,句句哀戚,卻只翻了翻白眼。

「……請教您貴庚?令師兄貴庚?」她沒好氣。

「老夫七十有七,內外兼修!」袁公頗為自豪,「我那師兄雖然長我二十歲,但是武功比我大大不如!為什麼師父把無雙譜傳給了他不給我?!這明明是師父偏心……」

「您高壽,高壽。」無雙客套了兩句,「說起來,令兄也該快百歲了。您覺得近百歲的人瑞還可能活著生下我麼?小女子今年也才十六有餘。我曾祖父冥壽也快破百了,但是連我爹都沒見過他。」

袁公腦門轟然一響,獃住了。「……不可能,不可能。我師兄……我師兄不是短命之人!」

活到百歲還活蹦亂跳才是老妖精吧?!你當人人跟你一樣妖精體質?無雙心裡破口大罵。

「那妳的無雙劍法是哪來的?!」他激動的猛搖無雙,「到底是哪來的?」

「沒有什麼無雙劍法!」無雙被他晃的頭昏,「就跟你講是我們陸家祖傳的劍法了!」

「教我,教我!」他的臉孔漲的通紅,滿是皺紋的臉異常的猙獰,「把什麼陸家劍法交給我!」

「好啊。」

「妳若不教我我就……啊?」袁公獃住了,「妳說什麼?」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讚和分享喔~(<ゝω・)♥
著作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、供人下載。
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