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麼世道呀?!當眾欺凌柔弱婦女沒有人出來講話?她一路狂奔一路痛罵。原本提不上來的真氣,卻因為她連珠炮似的國罵不但提了上來,精神還越發健旺,家傳的輕功真的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奔了將近兩里,她奔到一條小溪邊,抹了抹汗,這總該擺脫了那個煞星吧?她捧水洗了洗臉,喝了兩口水……

「小娘們的輕功倒好,越威那死老鬼教得也好。」陰惻惻的老聲在她耳畔響起,「妳跑啊。妳再跑啊……看妳是要跑到累死,還是讓老兒我了結了妳的小命?」

這……無雙張大了嘴,望著這個陰魂不散的小老頭。她今天出門該看看黃曆,怎麼大白天的就卡到陰撞了邪?想她陸無雙就算脾氣壞些,也從來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情,怎麼老天沒眼到這種地步?

「……我跟你說過,我不認識那個倒楣的越威!」她連轉身都沒有,簌然倒退的往後急奔。

小老頭兒冷笑著躡樹梢而馳,眼見要抓到她的時候……無雙不再倒退,反而在樹幹上一點,宛如流星般在林間穿梭,借力使力的奔過湍急的小溪。

「好輕功。」小老頭兒忍不住輕讚了一聲。「這就是無雙譜的奧妙嗎……?」他的眼中露出了無盡的貪婪。

我被耍了!無雙差點破口大罵出聲。

她奔了快兩個時辰,卻被那死老頭耍得團團轉,最終還是回到官道。她的騾子已經不見了,當然她的行李也跟著不見了!損失了大部分的旅費還不是最淒慘的,真正淒慘的是,她再也跑不動了。

沒了一隻草鞋,只著足襪的右足已經痛得不得了,傷痕累累了。她乾脆坐了下來,叉著手生著悶氣。那老頭兒追了上來,軟劍加頸,她卻連吭也沒吭一聲,眉毛都懶得抬。

「小娘兒倒是好氣魄啊,」小老頭兒冷笑,「爺兒就賞妳個痛快,省妳零零星星的吃苦。」

「倒也好啦,反正我跑不動了。」無雙懶懶得開口,「老爺子,你一劍送我歸西,也省得人人搶那本破書。」她啪的拿出少林掌門給的令牌,「還煩你把這令牌送去少林寺,說無雙辜負了大師們的美意,小命不保了!」

官道上來往的人多,雖然都縮在一旁不欲多事,但是無雙這些話既然運足了真氣,竟然遠達十丈內人人都聽到了。

「就說呢,有個使軟劍的猴樣老頭兒不把少林令放在眼底,殺了令主啦!」無雙的潑辣個性犯了起來,「無雙承蒙大師們青眼,偏偏不中用。今天就當被盜賊殺啦,技不如人,有什麼辦法?大師們慈悲為懷,也用不著冤冤相報……」

她話還沒說完,已經讓老頭兒點了啞穴,又在大椎踢了一下,渾身癱軟。

這鬼丫頭,哪來的少林令?!老頭兒暗罵,疑神疑鬼的東張西望,提著她後背呼嘯而去。

這條繁華的官道,果然有武林人在內。這老頭兒乃是金鰲幫的老幫主,江湖人稱靈猴袁公。雖然幫眾良莠不齊,總歸還是俠氣多匪氣少。這些年潛修幾乎不見人,還以為這年逾古稀的老俠客已經過世,見他出手,自然認為是清理門戶,不好插手。

但是那小姑娘大嚷的「少林令」,最近少林寺大劫紓困的也聽聞是個武功高強的機智小姑娘,兩下對景,雖然不好橫加干預,好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,多少也遣人去金鰲幫關心一下。幾個江南門派聽了傳聞,也派門徒四下尋訪,總不希望江南諸俠和少林寺損了和氣。哪知道袁公神出鬼沒,尋訪居然徒勞無功。

話說袁公提著無雙疾奔,發現她的大喊大叫引來不少江湖客的的跟蹤,大感棘手。原本他就不想真的殺掉這個小姑娘,充其量只是嚇唬嚇唬她,希望她吐露宿敵和無雙譜的下落而已。哪知道這鬼丫頭和少林寺扯上了關係,這幫顛著屁股跟那群禿驢賣好的江湖小人都追了來,甚是麻煩。

大大的兜了圈子,把追兵一一甩開,他又潛回官道附近的破廟,惡狠狠的將無雙扔在地上。無雙卻只是朝他惡狠狠的翻了翻白眼,又把眼睛閉上。

「妳不要以為我怕了那群禿驢!」袁公吼叫,「我靈猴袁公怕過誰?我會怕那群小輩?!」

最好是不怕啦。不怕你跑個鳥?無雙心裡腹誹著。

「說!越威去了哪?他是不是把無雙譜傳給了妳?!」

無雙睜開眼睛,狠狠地瞪了他兩眼,又把眼睛閉上。

「說話啊!臭婆娘!妳不要以為我治不了妳……再不說話我就把妳扒光了遊街!再裝死就把妳賣到勾欄裡當娼婦!說話啊~」

無雙張開眼睛,無聲的用嘴唇說了兩個字:「白癡。」
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