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雙 第二章(七)(斷)

這位無名俠客不知道從哪兒得到袁公憑記憶手錄的無雙譜,卻將混亂的招式整理過,加上天資穎悟,順手從其他劍招裡擷取,居然讓一套殘破不堪的劍法編織得宛如行水流雲,深得劍意的精髓。

袁公沈浸於此劍法,朝思暮想,幾乎將心血耗盡。見這小輩將這套無雙劍法使得像是大雜膾又流暢無比,許多他想不破的關節居然用了太極、玄武、九陰劍法填補帶過,一時大感混亂,無數的劍招襲湧而至,心旌動搖,他本已年老,又思緒大亂,內息不免胡亂衝撞,幾乎走火入魔,竟然大咳一聲,吐出血來。

無名俠客見狀,收劍不發。「無雙譜殘破不堪,武林人無知,取了去固然有精妙招數,但是沒有心法配合,輕則傷身,重則走火入魔。少林掌門知道這本劍譜害人不淺,所以交給我整理編纂。」

有些憐憫的看著委靡的袁公,「袁老前輩,您威名遠播,武功高強。若用原本武學與我對敵,小輩在你手底走不過三十招,何必硬要執著於無雙譜?若你真要這本劍譜,想來你也不會拿去給了別人,就當大夥兒推敲研究吧。」他從懷裡掏出一本薄薄的線裝書,遞給袁公。

袁公抖著手接過一看,更是心灰意冷。這乃是他手錄的副本,於他何益?他一時把持不住,內傷沈重,現在想再逼問陸無雙大約沒有機會了。愴然的扯碎副本,呼嘯一聲,沒了蹤影,無名俠客也不欲去追,只是搖頭嘆息。

收劍回鞘,他看著還趴在地上的無雙,有些心神不定。「……姑娘,妳可念過書?」

無雙瞪大眼睛,不知怎麼天外飛來一筆,「我於詩文粗淺,念過幾本書,只是巴望多認幾個字罷了。」

「男女授受不親,禮也;嫂溺援之以手者,權也。」他試探性的說,「請妳明白,我幫妳解穴療傷,乃是『權也』,並不是存什麼歹心。」無名俠客在心裡說著,千萬別叫我娶妳,拜託。

無雙打量了他一下,「恩公,你願意救我這個陌生人,已經是天大的好心了,我陸無雙是那種扭捏的官家小姐?麻煩你幫我解穴,扶我一扶,我自格兒爬不起來。」她心裡好笑,這個俠客武功高強,做人卻有些秀才的酸氣。若是碰一下就要嫁人,她不知道該嫁多少人了。

無名俠客放下了心,啪啪的解了她的穴,又將她扶起倚著牆坐下。她被點穴點得太久,袁公下手又重,一時之間還動彈不得,但是整個人輕鬆不少。

「我的劍……」她指著丟在破廟角邊的破劍。即使被袁公制住,她還是沒鬆手過。這可是她家傳的寶劍,若弄丟了,怎麼對得起列祖列宗?

無名俠客湊過去取了劍,仔細看了看,「咦?」

「是有點難看。」無雙承認,「但那是家傳寶劍……」

無名俠客將劍捧給她,又抽出自己的劍給她看,換無雙驚噫了。

這兩把劍簡直像是一個模子打造出來的。只是無名俠客的劍光燦晶亮,護手鑲著高貴的蛇鱗柄,保養的極好。無雙的劍卻傷痕累累,護手胡亂的纏著草繩。但同樣有著較短的護手,極寬的劍身,上寬而下窄,同樣也只有單面開鋒。

但是無雙的劍卻小了一號,這麼一襯,無雙才恍然她的寶劍是女子用的,雖然比別人用的都長。但是兩把劍都可以拄在地上,護手都在丹田附近,相稱著男子和女子身裁打造的。

「……這是子母劍?」無雙試探性的問。

「不,」無名見客搖了搖頭,「這是雄鋒和雌鋒。」

這話一出,兩個人都大感尷尬。不過也因此親切不少。

問了問,發現兩把劍都是祖上傳下的,但怎麼會分別流落,又會機緣巧合碰上,兩個人都不知其所然。

「這把劍該整理一下。」無名劍客幫無雙解了足襪,將丸芳香撲鼻的藥丹化開,孵在腫起的腳上,又取了一丸讓她噙在口裡。頓感清涼,疼痛減輕不少。「陸姑娘……」他遲疑了一會兒,「呃,敢問與『白衣俠女』可有淵源?」

「白衣俠女?」無雙看了看他,又望了望窗外的蒼青大健騾,「哦,你是看了我的騾子毛片?實在一點關係也沒有。只是借了俠女的威名外出行走方便些……」她嘆息一聲,「但是白披風洗起來實在太麻煩了,我不耐煩,把披風給了人。好在我的三腳貓工夫還夠打發路上小賊。」她陸家的鄉下把式也沒有想像中的弱呢。

無名俠客深深看了她一眼。剛幫她解穴療傷,發現她年紀小小內功已經有小成。再練個十年八年,別說年老體衰的袁公,連他都可能會感到棘手。但又不像是虛言謙辭,反而一派純樸自然,聊了一會兒,還滿喜歡這個豪爽大方的鄉下姑娘。

「可走得動了?」他關心的問。

無雙試著站起來,驚喜的發現居然不再疼痛。「行了,感謝恩公。」

「什麼恩公不恩公,舉手之勞而已。」他慷慨的將整瓶藥丹給了他,「這萬艷丹給了妳吧。千里尋兄,路途大不平靜,有了這個護身總是比較好。神劍山莊莊主頗富俠義,千萬請他幫妳整理一下劍。本來該陪妳前往,可惜我尚有事在身。好在神劍山莊不到五里了。」說著就站起來。

「恩公救我一條小命又送我藥,怎好麻煩你送?」無雙拜了一拜,「不知恩公尊姓大名?我雖然書念得不多,但也知道受人點滴之恩,定當湧泉以報,何況這樣的救命大恩?請告訴我恩公的姓名!」

無名俠客臉孔一變,不大自然的轉頭,打了哈哈,「行俠仗義乃我輩應為之事,何須沽名釣譽?就此別過……」

無雙怎肯罷休,她朝無名俠客後腰一抱,差點害他跌了個狗吃屎,「恩公!知恩不報非人也!請留下您的尊姓高名!」

「放手放手!男女受授不親!」無名俠客手忙腳亂的逃跑好幾步,趕緊跨上雪花驄,「青山不改,綠水長流,有緣必當再見!」他急著喊了一聲「駕」,就跑了個無影無蹤。

「……恩公……」無雙的手停在半空中,「我只知道您的馬叫雜毛。難道我得稱呼您為雜毛大俠嗎……?」

行俠仗義不欲留名,人品高潔……她真的遇到一點雜質都沒有的俠客了!

「原來江湖不是只有和尚和土匪,也是有俠客的啊……」無雙看著藥瓶,喃喃的說。

她不知道的是,騎著雜毛狂奔的無名俠客滿含英雄淚。

我……我雖然不指望人家報答,但我也希望跟其他俠客一樣,很帥的報大名啊!無名俠客在心裡絕望的大喊。該死的是,父母有令,不可改名,亦不可另取綽號……

更該死的是,他祖上沈迷棋藝,所以每代長子都以象棋為名。而輪到他的時候,筆畫不祥,中間加了個「阿」。

是的,這位俠骨仁心,鐵錚錚、濟難扶傾,武功高強,由裡而外的真正俠客,大名叫做……

陳阿炮

這……真是他終生最沈重的痛楚呀。常使英雄淚滿襟……


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,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
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!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。
←歡迎餵食(這是快速打賞連結,金額可自訂),詳情請見說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