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雙 第一章(一)

第一章 初試啼音 陸小妹大鬧少林寺

她這樣一個姑娘家孤身行走原本極險。時值年歲歉收,到處都是散匪據盜,居然一路平安。不過,這也在無雙的算計中。

她雖然在陸家莊當她的鄉下姑娘,但是陸家鎮原本就是湖北有名的棉花聚散地,走南闖北的商賈極多。商賈多,消息當然也靈通。有些江湖人的奇聞軼事就這樣當作茶餘飯後的閒聊談將開來。

據說有位騎著蒼青大健騾的少年女俠,到處行俠仗義。武功極好,來去不見蹤跡。沒人知道她的大名,只得尊稱她一聲「白衣俠女」。

想來她這樣行俠仗義,也不會介意一個鄉下姑娘借用她的名頭。家裡騾子多的很,毛片相同的蒼青大健騾就十幾頭,挑隻順眼的騎上,披件白披風。遠遠的小毛賊見了她,嚇得屁滾尿流的恨不得多長條腿好跑……多輕鬆如意。

就只是白披風不禁髒,累得她到了客棧就得先洗那件披風麻煩罷了。

半行舟半騎騾,花了半個月,她來到天下第一大派:少林寺。

想她那個哥哥好酒貪花,和尚是絕對不肯做的,但是來學武功,那倒是挺有可能。

到了山門,她挺有禮貌的下了騾子,撢了撢衣服上的塵土。守在山門的知客僧看了看她的白披風,又看了看蒼青大健騾,表情瞬間如臨大敵。

「阿彌陀佛,女施主,少林寺女客止步。」小心翼翼的向她揖手。

無雙有些疑惑了。她抬頭看看山門。少林寺麼,雖然是天下第一大派,也該是個寺院吧?哪有不准人進香的寺院?

「據說,佛渡有緣人。這『有緣人』沒提及是姑娘還是爺兒們吧?」她雖然不像鎮上的才女飽讀經書,倒是看了不少評書本子,「天下哪有不讓人進香的廟呢?」

「少林寺不是凡廟。」知客僧有些不住氣,「這是寺規,請女施主回頭吧。」

「不進香也可以。」無雙願意讓步,「我只是來訪親的。」

知客僧心裡更是大為警戒。須知身為武林泰斗,每個月都有幾個不知死活的江湖客前來挑釁。但是看她的模樣……和傳說中的「白衣俠女」頗有相似之處。雖說白衣俠女行俠仗義,但是行蹤飄忽,來歷全然不知。兼之武功其高,若她真是白衣俠女前來踢館……那可就有些棘手。

「不知來訪何親?」知客僧一面客套的問,一面使眼色讓小沙彌上山求助。

「我來找我哥哥。」無雙很客氣,「他姓陸,陸開明。但是他說這名字土裡土氣,會不會改什麼石破天驚的響亮名字也未可知。最好是讓我上去瞧一瞧,看我哥哥是不是來這兒拜藝,成不成?」

「……少林有僧三千,俗家弟子八百。」知客僧強忍住怒氣,「女施主的意見似乎有些異想天開。」

「我也不想這樣。」無雙很坦白,「我從來不拜什麼廟的,要拜家裡就供著菩薩,幹嘛去人擠人?大師,給人方便,自己方便。我娘過世的時候,心心念念的是我那個不成材的哥哥。總讓我找到他,了結娘親的懸念不是?就只是上山去瞧一瞧,又不是要跟你們白吃齋飯,做什麼這麼緊張?」

「女施主一定要與我們少林寺為難?」

冷凜的聲音從他們背後傳出來,知客僧一見大吃一驚,低聲埋怨著小沙彌,「……我讓你去找慈惠師兄……你找這個閻羅來作什麼?!」

小沙彌眼淚汪汪的摀著腫起來的腦袋,「……慈惠師兄在說法,結果慈嚴師兄問了,我敢不回麼?哪裡攔得住……我還讓他打了個包哩!」

需知慈惠大師專管山門這道關口,負責打發來挑釁的江湖客。他內功精深,個性溫和,言辭便給,常常讓來挑釁的灰頭土臉的回去,卻又不傷顏面,心悅誠服。然而他的師弟慈嚴和他截然不同,橫練外功,又最喜動武,和他過招的弟子手斷腿折乃是家常便飯,對待外人更是暴虐異常。

正因為這樣的個性,這十年來被主持禁在寺內修身養性,不准他下山。正閒得不知如何是好,偏生又有了這樁機會,哪有放過的道理?

仔細打量她,形容衣著宛如傳說中的「白衣俠女」,忍不住大喜過望,只是不好形容於色,「女施主,妳要上山尋親,需過我這關。」

無雙瞧了瞧他,搔了搔頭。過關?難道出家人也時興稅吏的那一套,出手要「佈施」?

「……大師好歹也托個缽。」她向來老實坦白,「不然要把銀子放在你手裡麼?有沒有化緣本子?也讓我寫一寫。」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讚和分享喔~(<ゝω・)♥
著作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、供人下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