姚夜書 第三部 第四章(四)

他瞪著我,滿眼驚駭。我猜他害怕我既然能夠書寫他的過去,很可能也可以篡改他的未來。我明白這種憂慮。

「不是。」我誠懇的望著他,「這是斷頭的小說之一。我還不知道後面怎麼樣,所以還沒辦法寫。這是我眾多長篇連載當中的一部。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默默的,斜著眼睛看他。在我努力控制的時候,我可以顯得正常一點。但我突然覺得正不正常無所謂。

「我可以苟存下去,就是因為這些故事。我喜歡寫,但我也討厭寫。我喜歡這些讀者,卻也恨他們。」喃喃的,像是對自己說話。在我的主角面前,我無須掩飾什麼。

「我的生存意義只剩下寫,像是被什麼附身一樣鞭策著前行。我已經很久很久沒睡好了…但是讀者還是在催稿呢。」

凝視著虛無,回首前塵往事。我感到空虛,但也有釋然。「…說不定,我不是被鬼魅搞瘋了,而是我本來就已經瘋了。從我會書寫眾生以後,可能就已經瘋了吧…瘋的這麼徹底,瘋到我想見見你,見見我筆下的主角…」

我不知道歸還微塵,我還能不能保持寫作的清明。但我只要還能寫,寫作的暴君應該也不會放過我吧?我沒有不寫的權力,也沒有死亡的權力。

事實上,我一無所有。所以我不怕,一點都不怕。

「在我寫完所有的故事之前,我應該,不會死吧…」我咯咯的笑起來,「我的眾生讀者不准許我死去,也不准我老吧…看你這麼有精神,我就放心了。」

當歲月帶走所有我熟識的人,你,我的主角,還會活在時光長流中,等待和我重逢。

我知道這是真正的無期徒刑,我知道。但我依舊要咯咯笑著,運指如飛的寫下去。永遠永遠的說著故事。

「…現在還來得及吧?」他不悅的說,「人類就是人類,和眾生不該牽扯太深!擺脫這種無謂的因緣,就可以回到人世正常的生活啊!你…」

早已經來不及了。但讓我重來一次,我還是甘願走這條路。我不後悔。

「不要。我要一直寫下去。當然,我不會寫你們後來的事情…總有一天,命運會告訴我,你們的故事。」

我將注視到最後,我想。直到天地毀滅,或者我本身毀滅。

「這個還你吧。」我吐出微塵,「就是這個小東西保住我最後一絲靈智。還你吧…我要繼續當我的瘋子了。」

「為什麼?」他大惑不解,「為什麼你能自動放棄還我?」

我瞅著他,「人類是很貪婪的啊…但是各有所貪。仁者貪仁,智者貪智。父母貪子女,愛人貪愛人…你真的是個非常有人味的人…」我笑起來,「你不也貪著大妖飛頭蠻,貪她的一切,連死亡的安寧都不給她麼?」

但這不是我想貪的東西。我想貪的早已經蝕骨腐心,誰也拿不走,連我都不行。

或許這世上的一切都各有註定,或許我就遇到那個必然。我會拿到這粒微塵,就是為了和我的主角邂逅,見過面,我已經沒有任何遺憾。

但我站定了。因為我突然知道「後來呢」。我想到那個聒噪得令人受不了的小道士,忍不住彎了嘴角。

「對了…」我遠遠的對他喊,「有段情節還沒寫,但是應該要發生了…你會得到一個常常吵架的道士朋友哦…」

然後我轉身就走。小司跟過來,我忍住笑,「快去阻止司徒禎。」

「什麼?」小司摸不著頭緒。

「雖說不打不相識,但打壞了誰反而結仇就不好了。你去勸解勸解。」

拋下小司,我狂笑而去。

失去微塵,我卻維繫了一種恐怖平衡。在昏亂瘋狂與清明冷靜當中,找到一個平衡的點。

或許,我看起來更糟糕,表情更不正常。但我知道,因為捨去這最後可以捨的微塵,我已經是個真正的人了。

這倒是值得開心的事情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