姚夜書 第三部 第五章(三)

這個龐大的城市,剩下一個身有鬼氣的瘋子,和一個在啜泣的活死人。

我想她是殭尸,但和那些感染病毒的人工殭尸不太相同,她保有大部分的靈智,可以溝通。

也就是說,她可以聽故事,而我可以說故事給她聽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但我喉嚨太痛,太疲倦了。我的清明蒙著一層灰霧,呆滯的停留在安靜的瘋狂中。我的語言和記憶都破碎,沒辦法組織起來。

我需要休息。

環住她,無視她身上的血腥和乾枯的手臂,我讓她貼在胸膛聽我的心跳。聽說心跳可以穩定人的神經。

她溫順的蜷在我懷裡,啜泣漸漸的低下來,用一種兇猛的專注,聽著我的心跳。

碰碰碰、碰碰碰。

我也聽著自己的心跳,闔上眼睛,睡著了。

等我醒來時,陽光跳躍在她的髮上,她依舊偎在我的懷裡,貼著我的胸膛,表情充滿空白的幸福感。

微微納罕,她不怕陽光。說起來,她是屬於妖怪的殭尸囉?還是能力頗強的殭尸。

可能是溫暖的陽光總是可以晒暖我發霉的靈魂,我覺得好過多了。腦子蒙著的灰霧也淡很多。

「我想洗澡。」我對她說。

她點點頭,領我往附近的飯店。那是家五星級的飯店,當然沒有電,但居然還有自來水,甚至我們還在地下街的精品店找到可以換洗的衣服。我痛痛快快的洗了個冷水澡,換上乾淨的衣服,有種重生的放鬆感。

她也洗去了身上的血污,換上洋裝的她,看起來格外脆弱嬌小。露在衣袖外面的左手乾枯,像是髑髏。握著她的左手,觸發了我一點稀薄的記憶。

她有些瑟縮,但沒有抽回去。我望著她,設法取回平衡和清明。

「…妳叫什麼名字?」

她望著我,皺緊眉,像是轉動一把生銹的鑰匙,努力的找尋記憶。「…娜、娜雅。」她鬆了口氣,「我叫娜雅。」

我驚愕了。試探的,我問,「妳還害怕身後的腳步聲嗎?」

娜雅的臉孔出現了深深的恐懼。

真沒想到,我會遇到第二個。我寫過這個故事,這個叫做「腳步聲」的中篇小說。

我在這毀天滅地的末日,遇到另一個主角。

「娜雅,」我開口,「讓我為妳說個故事。」

這一刻,我幾乎熱淚盈眶。我終於知道我一生追求的只有兩件事。說故事給別人聽,有人聽我說故事。

這就是,我的一生一世。

我說了一個故事,一個我寫過的故事。一個普通的女孩,住進一棟看似普通的公寓,卻不知道她被當作餵養殭尸的糧食。最後她憑著勇氣逃離,卻沒逃開這種宿命。

她渾然不覺的成了殭尸。

騙過了所有人,包括醫生,甚至騙過自己。她相信自己只是感染屍毒,還是人類。

這是個很悲傷的故事,她專注的聽。眼中的茫然漸漸褪去,漸漸了然,哀凄。等我故事說完,好一會兒,她沒有說話。

「這是我的故事。」她短促的笑了一下,「是我的,對。我想起來了。」

望著窗台外的陽光,她的哀凄漸漸濃厚,「但我本來有心跳的,真的。本來…本來還有。我騙自己騙得好成功,騙到不該跳的心都還會鼓動。」她咽著淚,「如、如果,如果我沒埋在倒塌的大樓裡再死一次,我、我說不定還可以繼續騙下去…」

她小小聲的、啜泣似的說,「我希望我的心還會跳。」閉上眼睛,滾下一串淚。

我抱著她,讓她聽著她已經寂然的心跳。

「心不會跳了,妳還是人類。」只有人類會渴求葬禮。是的,娜雅,妳是人類。一直都會是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