姚夜書 第四部(四)

她僵住很久很久,茫然的抬起臉,鬆開了我的手臂。

肉其白骨。但是死亡只有一瞬間,重生的痛苦誰了解呢?她還沒長出皮膚,薄薄的肌肉依附在骨架上。每一步爬動就是鮮血淋漓。眼睛裝在沒有眼瞼的眼眶中,像是隨時會掉出來。鼻子只是烏黑的兩個洞,當然,也沒有嘴唇。兩排森森的牙齒露出來,沒辦法停止的唾液,滴得下巴混著血,一片溼漉漉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但是她的咽喉,一片空空盪盪,可以看到晶瑩的白骨。

我拉過椅子坐下,輕輕抬起她的下巴,審視著她被淘空的喉嚨。這可憐的孩子滿眼畏怯,害怕的抓著我的褲子。十指不全,殘破的指尖沒長出肉來。身上狼狽的佈滿一塊塊露出白骨的空缺。

她在哭。可怖的眼睛露出極度的痛苦和忍耐。但是她一個字也沒辦法說,因為她的聲帶連同咽喉一起被淘空了。

極其可怕恐怖,卻也非常悲慘可憐的孩子。我拖過床上的毛毯裹著她,她將血肉模糊的臉孔埋在我的胸口,無聲的啜泣。

希望心愛的人可以復活,回到自己身邊。這種願望無法責備。但是對於一個被吃掉的倀鬼來說…危險的返魂術不只是危險,而且對她的傷害特別重。

被吃掉的地方,是永遠長不回來的。所以她的咽喉、股肉、後背、臉皮和雙耳,還有內臟…都長不回來。

生前的她,一定是很美麗的吧。每個少女都像是一朵花,初綻的生命本身就是美麗的。像是她完整而光滑的頭髮,活生生的。

我,覺得很痛苦。因為心靈破碎過,所以我連建起防禦高牆的能力都喪失,這種衝擊這樣直接迅速,奪走了我的聲音。

「…我為妳說個故事,鍾曉齡。」聲音破碎而嘶啞,「等說完這個故事,妳的苦難就會結束。」

我說了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。關於一個長髮的美麗海妖,來到這世間磨難一場。最後發現浮生如夢,於是離開了殘破的軀殼,回到海中。

「她說,『你還會記得我嗎?如果我變得不一樣,你還記得我這副宛如大火焚盡的模樣?』

他說,『我會記得妳。記得妳的善良和寬恕。記得妳非常美麗…所有生命的本身,就是美麗的。』

她微笑,整個臉如許燦爛,哪怕她連臉皮都沒有了。」

我停住,試著掩飾哽咽。

「『我覺得想睡了。可以借我手絹嗎?我失去眼瞼,沒辦法閉上。』一條手絹覆在她的眼睛上,透著薄薄的雪白,她望著陽光。

『答應我,不要悲傷。這不是結束,而是另一個開始。』輕輕呼出最後一口氣,『陽光好美啊…』

她展開新的旅程,向大海游去。蛻下的軀殼,粉碎而雪白。」

我將手絹蒙在鍾曉齡的眼睛上面。片刻,她被強迫召回的殘破肉體,粉碎成雪白的骨灰。

默默的將她的骨灰捧入預備好的罐子,我哭不出來。我希望我能夠哭出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