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之女《二》

雪不斷的下著。原本還有沙沙聲,隨著雪越積越深,連這種聲音都沒有了。

一片安靜。安靜得幾乎可以聽到自己心跳。

「依秀,妳一直獨自住在這裡?」熾問,「我以為人類都是群居的。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啊,餵養聖火是我的工作。」依秀將柴薪扔進火中,「這麼大的雪,也不會有人來。何況我也不能給予什麼。」她輕笑一聲,「不過走過這麼深的雪,就算慾火焚身,走到這兒大概也成冰棍子了。」

熾隔著火看她。真奇怪,她既沒什麼不滿,也沒什麼想望。他旅行過很多地方,見過無數人。他第一次看到完全沒有欲望的人。

「妳為什麼會來當聖女呢?」

依秀望了望他,平靜的眼睛有著火光,「是啊,為什麼呢?」她輕輕的笑,「因為村長說,若我乖乖來守著火,他就容許我識字,供應我藏書庫所有的書。」

熾轉眼看著屋子,發現沿著牆壁的矮櫃中,幾乎都是書。他拿了一本起來看,那是用蠶絲壓製、塗上明礬保護的珍貴紙張,用絲線裝訂,只有王家的書庫才有的書籍,卻在貧窮落後的南方島嶼,一個巫女的家裡擱置著。

焰村據說在王猶在皇位時,就是負責保管這些珍貴書籍的書官所聚居的。王朝毀滅,書官和隨從從此沒了可以回去的朝廷,代代在這荒島安靜的繁衍下去。

他們保有文字和書籍,除此之外,幾乎一無所有。也因為這樣,識字和讀書只有身分高貴的世家可以擁有,平民是不能夠的。

「村長是我父親。但不要把我想成是他的千金,差得遠了。」依秀笑起來,「他有三個妻子,只有夫人生的小孩才是他的子女。大宅的侍女都要陪他睡,但生下來的孩子依舊是家奴。我就是村長家的家奴。」

這個年幼又早慧的家奴,除了讓小姐打罵,還得幫她應付老師交代下來的功課。不准識字的家奴,就因為這樣領教了文字的魅力。

但那一年,聖女走進他們家,要那個六月十五出生的女孩。三個夫人生了七個孩子,卻沒有一個符合。唯一符合的,是身為家奴的依秀。

村長很為難。家奴成為聖女,不成體統,傳出去也招人笑話,但聖女的命令,又不能違背。他將依秀招來,令她拜大夫人為母親。

「我有自己的母親。」年方十歲的依秀泰然自若的說。

村長非常生氣,但又不敢如往常般責打她。她是下任聖女,掌握著一種虛無卻令人畏懼的權力。

「妳的母親會有人照應。」他勉強開口。

「你既然有了三個妻子,為什麼不能有第四個?」依秀問,「若你娶了我母親,並提供我一生看不完的書,我就去守聖火,且庇佑你家宅興旺,稻穀滿倉。」

「妳有這種能力?」熾訝然。

「當然沒有。」依秀輕笑,「村長也知道我在唬他,但他樂意被我唬。因為別人會信以為真。」

「那時妳才十歲。」

「十歲也就夠大了。」依秀支著頤,「家奴是沒有幼年的。」

熾望著她,大笑了起來。

很奇怪的女孩子。沒有咀咒怨恨,也沒抗議過半聲不公平。她就這樣靜靜的活著,笑笑的看著時光流逝。

「看書都沒時間了,哪有那閒情去怨恨。」她動手沏茶,「能做的事情太多了,怨恨浪費時間。」

「你們不崇拜其他神明嗎?」熾張望著空洞的火殿。

「什麼其他神明?」依秀露出困惑的神情。

…不知道其他神明?只崇拜火神?

長長的冬季,熾翻閱這些珍貴的書籍。那是一種北大陸早已不用的文字,算是精靈文的變體。而這些書籍幾乎不曾提到神明,只有祭祀火神的儀式。其他的是皇家的一舉一動,不厭其煩的描繪衣飾、詩會,各種遊戲,占卜、醫藥,和對皇家的歌功頌德。

「…覺得這些書有趣嗎?」

「有趣啊。」依秀支著頤,看著不斷飄落的雪花,「文字都是有趣的。」

熾笑了起來。

「妳知道大母神創世的傳說嗎?」

「不知道。」她眨了眨眼,「你要說故事了嗎?」

「該從哪兒說起呢?」熾抬頭想了想,「妳知道嗎?南方島嶼…包含信島,是大母神從深海舉起陸地時,不小心摔碎的邊沿?從那刻起,南方諸島的命運就和大陸本土別離了…」

熾說,依秀飛快的抄下來。她唇角噙著笑,非常著迷的。

一種古怪的感覺讓熾的心柔軟下來。為了告訴她更多故事,第二年冬天,他在初雪時就來敲依秀的門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