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之女《一》

寫在火之女之前

新坑,也不是功課。跟神族有點關係,但也幾乎無關。
我善盡告知義務了…= =a


那年冬天,非常的冷。

雪花不斷的飄下來,幾乎將大門都埋了起來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這是個南海島嶼的山村,相對於其他貧瘠窮困的村落,因為地氣溫暖的關係,擁有著富裕的收成。據說是因為這個山村擁有火神眷顧的緣故。

山村位於叢山峻嶺的山谷內,觸目所見都是高聳的山峰。雖說穿過山道,行走半天就可以到達海洋,但這島嶼的人依舊把海洋看成應該畏懼的猛獸,寧可藏身在險峻的山嶺中開闢梯田或打獵,也不願意操舟捕魚。

只有那沒有土地,漂泊無根的人才當漁夫。這種對海洋的畏懼使得這個稱為信島的島嶼分外封閉無知。

這個名為「焰」的山村,儼然是這島嶼的中心。他們掌有文字和信仰,倍受崇拜的聖火,就在這山村村口正對的母峰,由代代選出來的聖女服侍保管,永不熄滅。

每代聖女臨終前的春天,都會夢見下代聖女的出生年月日和長相,據說沒有錯誤過。該年冬天,聖女就會逝去,而新的聖女則被迎接過來,獨自保管聖火。

怎麼看,那都是普通的火焰。在高大而空曠的木屋中,正中間是個極大的地炕。其中是永遠不可熄滅火苗。雖然外觀這樣平凡無奇,但信島每個人都相信,只要火苗沒有熄滅,四季就會如常,大海也不會吞沒信島。

這一代的聖女十歲就來到這個空曠淒清的火殿,六年就這樣過去。雖說聖女必須獨身,但這封閉山村卻沒有必須守貞的觀念。只是很奇妙的,成為聖女、喝下誓酒之後,就不會再產下任何子嗣。

山村裡的青年在未成家之前追求聖女並不是什麼罕事,所以,當那個人來敲她的門時,她以為又是那票浪蕩子。

「喂喂,我說過多回了吧?我對那檔子事沒有興趣,」她挨著門喊,「真的忍不住了,海邊的漁女很樂意賣身吧?背袋米去求歡!再煩我就燒死你們!」

半晌沒有動靜。難道是雪的玩笑?她狐疑的看著結實的木門。只有雪不斷落下的沙沙聲。

然後,她聽到一聲輕笑。

「妳會讓陌生人進去避雪嗎?」門外的人輕鬆的說著,「妳不開門的話,我快被雪埋起來了。」

瞇細了眼睛,她考慮一會兒,打開了門。

風雪刮了進來,立刻在地板上融化了。那是個年輕的男人,但她說不準幾歲。她見過的男人並不多,但她肯定,這既不是山村裡的人,也不是海邊的漁民。

穿著漆黑的狐皮,眼睛濺著閃爍的火光。臉孔很平凡,但是內蘊的氣質卻令人難以言喻。

像是個帶著面具的王者。

她啞然失笑。除了書裡面的遠古記載,他們這荒島已經近千年沒見過王,她又怎麼知道王者是什麼樣子的?

鬆手讓他進來,陌生人意外的高大,得低頭才進得了屋。

「這種天氣,不像是旅行的好天氣。」她讓陌生人坐到聖火邊,在鐵鉤上掛了茶壺。

「我整年都在旅行。天氣本身並不覺得他們有好壞吧?什麼樣的天氣叫做好,什麼樣的天氣叫做不好?」陌生人沈穩的盤膝而坐,篤定的微笑著。

她開始覺得有意思了。「哦?是旅行者?那你是來參拜聖火的嗎?」

「我為什麼要參拜屬於我的東西呢?」他頗感興味的看著她,「不過經年旅行,我想要休息一下。」

聖火屬於你。她彎起嘴角,「聖火屬於火神。」

「你們這麼稱呼我嗎?好吧,我就是火神。」他笑笑的,碰了碰她額上的髮,「妳是我的巫女嗎?」

她張大眼睛,也笑了起來。

***

之後,那個男人告訴她,他的名字叫做熾。

「我叫依秀。」她睏倦的閉上眼睛,依著熾,呼呼的熟睡了。

第二天,他們過起平常的夫妻生活。在被大雪封閉的淒冷火殿中。

「我只能待一個冬天。」熾說。

「哦。」依秀應了一聲,卻沒再說什麼。

「我是妳第一個男人。」熾感到很有趣,「我以為女人都會眷戀不捨。」

「哈。」依秀笑了一聲,也沒再說什麼。

「那麼,為什麼呢?」熾扳過她的臉,注視著她的眼睛。

「是啊,為什麼呢?」依秀的眼神非常清澈,「因為我覺得你的求歡最有創意。早晚我都會成為女人的,既然火神取走了我的一生,那就順便讓我成為女人吧。」

「妳相信我是火神?」

「不能說相信,也不能說不相信。我沒見過他是吧?」依秀輕輕拿開他的手,「但你既然稱了他的名而來,我也看不出有什麼不可以。」

換熾張大了眼睛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