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同人] 雍正的「遠征」 續(一)

之二 同根生

「這等無君無父,敗壞祖宗基業,禽獸不如的東西,怎不拉下去剮了?!」雍正大叔額角的青筋亂跳,惡狠狠地拍了一記桌子,讓鍵盤滑鼠都一起蹦將起來,「傳朕口喻,著人削了這畜生的王位!」

莊親王允祿,果郡王允禮一起跪在地上,口中連連稱罪。他們這個四哥皇帝未登基前人稱「冷面王」,登基後卻成了「火爆帝」。兩個人偷偷對視了一眼,允祿對允禮做了個眼色,允禮縮了縮脖子。

繃緊頭皮,咽了咽口水,允禮顫顫的說,「啟稟皇上,賊子自封,不過是極糊塗的井蛙夜郎…」等思及雍正發怒的緣故,他神情變得古怪,聲音也頗壓抑,「再說,阿薩斯殿下不是咱大清朝的王爵,可能得行文給暴風雪著其革爵才是。」

雍正愣了一下,原本發青的臉孔漸漸泛紅。看著一起跪在地上的兩個皇弟,臉色直比豬肝。他徉咳一聲,端起茶杯遮掩,速速轉移話題,「小十六,跪著做啥?朕的電腦到底是出什麼毛病?你瞧出來了沒有?」

「回皇上的話,」允祿目不斜視的站起來,「皇上的電腦系統正在重灌,還得花點時間。」

雍正不太自然的點點頭,「小十七,你十六哥都站起來了,還跪著幹嘛?往下講。」

「啊?」站起來的允禮瞠目,允祿小聲的提點,側著手,「你剛講到阿薩斯殺了他老爸那段。」

「可…可我沒辦法削他爵呀?」

雍正大叔先掌不住,噴了允禮一臉的水,君前不能失儀,大小聲咳嗽此起彼落,允禮憋紅了臉,繼續說講魔獸世界的歷史。

話說咱們英明神武的練功狂雍正大叔,終於在兩個半月的努力之後封頂了。說起來可憐,即使已經八十級,大半的任務都沒做過,對魔獸的歷史當然一知半解,更不能明白那個老出來串場的巫妖王何許人也。

而這位偏執又有些強迫症的雍正大帝,做什麼事情都極其認真,即使是個拿來引導吏治的遊戲。剛好今天他的電腦出了問題,又聽老十三說十六阿哥擅長電腦,十七阿哥遠渡重洋跟人爭魔獸爭霸戰過,是國內有名的高手。

雖說九龍奪嫡他心有餘悸,但這兩個小的,從來沒有摻合到裡頭去,又跟老十三要好,想想也趁機瞧瞧這兩個弟弟。

於是十六阿哥修電腦的時候,他就讓十七阿哥開講魔獸歷史。但這個情緒化又暴躁的雍正大叔,聽到阿薩斯弒父毀國,不禁忘情的勃然大怒,破口大罵。

想想心底不禁有些沮喪。身為皇帝,得喜怒不形於色。但對這情緒化又容易激動的皇帝來說,板個死人臉容易,控制自己的壞脾氣,太難。

在兩個幼弟面前失態…更讓他這個四哥感覺非常丟臉。

好死不死的,當十六弟修好電腦,他上線測試電腦,正巧解到龍骨荒野,親眼目睹了大領主伯瓦爾.弗塔根的殞落。

偉大的皇帝再次失態,居然潸然而淚下。「…彼蒼者天,殲我良人…」

允祿肅容拉著允禮叩安,雍正連話都說不出來,只揮了揮手。

一直狠憋著的允禮,出宮上了馬車,終於放聲大笑,連一向裝糊塗謹慎小心的允祿都露出笑意。

「就敢這麼笑?」允祿教訓著允禮,「四哥是皇帝,多少給人存點臉面。」

允禮卻在馬車裡滾來滾去,笑得奄奄一息。「哥、哥啊…那真是咱、咱們四哥?我記得小時候瞧見他,連大氣都不敢出,他的冷臉可以止小兒夜啼欸!哈哈…哈哈哈~削阿薩斯的王位…哈哈哈哈~」

允祿也忍不住笑出聲音,卻有些訝異。

他是康熙十六子,到他長大時,九龍奪嫡已經成了定局,沒他們這些小孩子的事情了。他天性謹慎,冷眼觀看,從來也不摻到裡頭攪,更不許和他交好的十七弟允禮在裡頭混。

允祿和允禮的娘親身世都很平庸,屬於比較受人冷遇的皇子。大皇子們打得熱熱鬧鬧,少有人正眼待見這些小弟。只有十三爺允祥照顧著些,允祿允禮和他特別好。

當初十三阿哥被康熙老爺子圈禁的時候,這對兄弟還因求情,很難兄難弟的挨了頓板子。

等十三爺現在幫著四爺當家,這對兄弟跟十三哥一樣親熱,卻還是過著自己的日子,不管是政務還是朋黨,都不想參一腳。畢竟已經看得太多,怕得太深了。雖然沒少受十三爺的埋怨,這兩個小皇子還是戰戰兢兢,遠離政局和紛爭。

允祿原本就對數學有濃厚興趣,這波資訊時代的洗禮,他一整個栽進了電腦軟硬體的研究裡,樂此不疲。允禮沒他那麼好學,反而對電腦遊戲有深刻的興趣。若不是皇室不得與民爭利,他早把暴風雪的遊戲代理權搶到手了。

既然搶不到,退而求其次,原本就是骨灰級玩家的允禮,風風火火的在魔獸世界開測之後,就佔穩大清朝魔獸第一高手的名位,還經營出一個超強公會,國內首殺半數出於他的隊伍。

若不是被參了一本,他不得不把公會解散,哪還輪得到其他人拿首殺?

拿了毛巾擦了擦眼角的淚,大大的灌了口茶。允禮迫不亟待的問,「十六哥,你怎麼看?八哥要我今天就回他話了。」

允祿睇了他一眼,「小十七,就跟你說過,咱們心不夠狠、手不夠辣,和八哥他們混不起。」

「誰跟他們混了?」允禮叫屈,「是他們要我們跟去部落…這得重練哪。」

「重練算什麼?」允祿沈重的嘆口氣,「你別以為這只是玩兒。八哥他們明裡不跟四哥對著幹,暗裡誰知道呢?他這是投其所好,收買人心…就只有你那麼直!萬一四哥知道可就…」

「哪有那麼複雜?」允禮打斷他,「十六哥,你想得越仔細,反而才會有禍呢。我倒覺得這是好機會。哥,你說得沒錯,這可不只是玩兒。你也知道十三哥身子骨不好,老要咱們出來幫襯。

「我就說了。幫襯自己兄弟是應該的,但也得合得來才叫做幫襯,若是個…我可愛惜自己名聲。閒散親王不欺男霸女,安守本分,後世名聲就夠好聽了。」

允祿沈吟半晌。十七弟外表耿直,內心卻細,許多話不用說,他也明白。若不是十三哥又病了,他和十七巴不得過一輩子閒散富貴日子。

但他們跟四哥不熟,也就只有十三哥忍得住那種超低氣壓加晴時多雲偶雷陣雨的四哥。他們遠遠瞧見了就想轉身就逃,更不要說去他手底下做事。

這說不定是個好機會。

「小十七,我看這樣吧。」允祿開口了,「八哥再問你,你就說我代你答應了十三哥,移民了,又懶得重練。」他又笑了笑,「我們呢,今晚就移民吧。四哥公會那群都是老先生,咱們倆去整頓整頓。若合得來,幫幫十三哥跑跑腿、歷練歷練,讓他騰手養病,也未嘗不可。」

允禮的眼睛睜得很大,「…十六哥,你不是說,就算是皇帝黨你也不想攪和嗎?」

他長長的嘆口氣,露出認命的表情。「『彼蒼者天,殲我良人』。會為了一個虛擬的豪傑發出輓歌之嘆的帝王…就算污了你我後名,也當值得吧。」

雍正四年,允禮封果親王,正式接掌工部,與允祿同在上書房行走,提早許多成為雍正的心腹大臣,分擔怡親王的政務,使他得以休養,免除了英年早逝的遺憾。

命運之神咬牙切齒的盯著歐洲暴風雪總部,巴不得炸個粉碎,省得再出任何紕漏。歷史的偏差,一點一滴的,宛如野馬脫韁而去…可他老人家只能拿魔獸世界的光碟片出氣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讚和分享喔~(<ゝω・)♥
著作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、供人下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