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從推行「玩魔獸清吏治」專案之後,怡親王允祥的心情很複雜。

從公而言,魔獸世界的魅力無窮,連他都不禁流連忘返,也讓本來心野在外面諸官大臣甘心情願的待在家裡,少了許多花費,促進了吏治清明的願景;但從私這方面,他卻有些黯然神傷。

怡親王是康熙的十三子,有「俠王」之稱。他文武雙全,更是剛愎多疑的雍正最推心置腹的兄弟,哥倆兒感情好到蜜裡調油,成就「四哥」(雍正)成為一代英主更是他最大的願望。

但他畢竟曾經統理大軍,雖說康熙將他圈禁十年,結束圈禁生涯後又為雍正效命,但雄心壯志不死,只是四哥需要他輔佐,走不開而已…不然哪輪得到年羹堯。

沒想到連在魔獸世界,四哥就不由分說,硬要他練德魯伊…若是張廷玉沒空,他就得變棵花椰菜,鬱卒的站在四哥背後補血。

絕對不要指望馬齊來補,他說他「老邁年高」,當暗牧輸出就很吃力了,沒力氣補血。硬要他補的話,就等著滅團吧。

即使張廷玉在,他也只能變隻黑貓抓怪的屁股,說有多煩悶,就有多煩悶。

「什麼老邁年高…他以為他是趙子龍?」允祥發牢騷,「騙我沒聽過這段相聲?趙子龍他老賣年糕!」

對別人都雷霆閃電的雍正,慈愛的看了一眼允祥…的角色,當然允祥不知道,雍正大叔不喜歡視訊,「老十三,朕要你練德魯伊,你心底不開心是吧?」

「四哥,怎麼會呢?」允祥趕緊擠出一個笑臉符號。

「唉,我怎麼會不知道呢?只是啊,老十三。聖祖仁皇帝在的時候…你替朕受了十年的苦,現在又累出一身病。說什麼也得在前面替你擋擋風雨…怎麼能連這兒都讓你受罪?」

雍正喝了一口茶,繼續往下打,「朕也知道你的願望,所以才讓你練德魯伊的。魔獸啊,有戰場你知道嗎?有個搶旗的,叫做…」他推了推老花眼鏡,仔細的看了看攻略(年代有點久遠),「戰歌峽谷。」

打仗?十三爺的眼睛馬上變成兩個星星。

「這個戰歌峽谷的攻略啊,朕等等寄e-mail給你。你好生琢磨,讓我家老十三在戰歌峽谷宣揚愛新覺羅家的無比戰威,啊?」

「四哥!」十三爺潸然淚下。

「老十三…你什麼都不用說了…是四哥虧欠你…」雍正也熱淚盈眶。

於是十三爺找到了另一片天空,帶領著他過往舊部(沒當值)衝鋒陷陣,經過一陣子的熟悉之後,所向披靡,縱橫戰歌大殺四方,在封頂後很短的時間內,就取得了戰歌所有成就滿貫。

雍正高興得不得了,封十三爺為「戰歌大將軍王」,他統領的舊部為「戰歌驃騎將軍」。

雖然一個銅錢的薪俸也沒加,這虛銜半點用處也沒有。但三代以下無不好名者,又是皇帝的親賞,玩魔獸的百官更是肅然起敬,畢竟這是不容易的事情。

即使有點荒唐,甚至引起一些問題,像是「魔獸寡婦」,有些官員過度沈迷,被雍正嚴加斥責以外,但大體上來說,的確因為應酬的減少,讓貪污的情形也改善許多。

也因君臣多了接觸,隔閡也少了很多,現在流行密摺直接投遞到魔獸的信箱裡頭,因為每天雍正都會上去看一看,當場回,寓公務於遊戲中,其樂也融融。

不只是君臣,連百官之間都相處得好多了。像是那個死牛脾氣的河南總督田文鏡吧,原本鬧得不可開交,生員還要罷考。結果吵到最後才發現,原來他們在魔獸是好兄弟,出副本一定找的鐵枝。田文鏡還是主坦哩。

有了個關係,講話就沒那麼硬了。結果弘曆還沒到河南視察,人家就講和了,約好考完一起去下英雄副本。

原本肅殺的雍正王朝,因為魔獸世界吹起一股和煦的春風,祥和之氣充沛。

只有命運之神淚滿襟,不知道怎麼補這個蝴蝶效應導致的巨大漏洞。

(完)

 

蝶曰:此故事到此即是完整短篇,當時一時腦燒狗尾續貂成了斷頭篇章,本篇到此完結即可。啾仔覺得後面幾篇還是挺有趣的,仍舊補上,請視為練筆之作就好,感謝大家。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讚和分享喔~(<ゝω・)♥
著作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、供人下載。
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