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智天使,妳又叫什麼名字?」他的聲音嘶啞而脆弱。

「我怕自己已經配不上這個名字了。」她如歌唱般說了自己的名字,「用惡魔語來說,我名字的意思是『睿智』。」把美麗的臉埋在掌心,她哭了起來。

這是不可能、也不該發生的。

可是第二天,一直虛懸著的魔后之位,終於隨著魔王上朝冊封了。

所有惡魔都倒抽一口冷氣,只因魔王做了可能會引發天界與魔界開戰的事——

他正式娶了四大天使之一的智天使為妻。

沒有任何惡魔敢出言規勸,唯一一個敢對魔后行禮怠慢的惡魔貴族,第二天就銷聲匿跡,連屍首都找不到。

聽說當作刑場的悲慘之塔,天天都聽得到那個惡魔貴族靈魂的慘嚎。

自從有了天使魔后之後,魔王罕見的變得慈悲起來,殘酷的滅族和殘殺情事,也比以前減少了很多,只因魔后不忍心。

但是,以恐懼、殘酷為統治之本的魔界,卻因此漸漸衍生動亂。

沉浸在戀愛喜悅的魔王對於一切都不在乎,他心裏充滿了睿智的影子,一再的寬恕冒犯的貴族。

但是,王位的候選繼承人卻憂心仲仲。

魔王後宮數以萬計,卻從來沒有人生下王子。所以,那些有資格繼承王位的貴族,對於王位皆虎視眈眈,卻懼於魔王的冷酷無情和強大法力而不敢妄動。

再說,他們也需要仰賴魔王的手腕統治不安分的惡魔們。在他們眼中,天使是偽善而稚弱的生物,將他們敬畏的魔王污染到這種地步,甚至可能導致魔界分崩離析……

不可原諒!

更不可原諒的是,這個低賤的天界人,居然生下了魔王的孩子,而且還是男孩!硬生生搶去他們繼承王位的希望!

不和的惡魔貴族們首次團結起來,密謀多次,終於商定了最好的辦法……

雖然渴望陽光,卻從不曾說出口。抱著嬰兒的睿智坐在窗臺,滿足的看著自己的孩子。這孩子,就是她在幽暗魔界的陽光。

她在魔界定居下來,成了魔王的妻子。

雖然魔王將她保護得如此周全,她還是敏銳的感覺到其他惡魔的敵意。

她什麼也不能做,只能靜靜的、靜靜的祈禱。不能呼喚親愛的天父,就讓她誠心的向月亮祈禱吧。唯一照亮魔界的光源,請聽她的祈禱……

遠遠的看著她,魔王心裏充滿陌生的柔情。

可以了吧?他君臨魔界這麼久,可以把擔子卸下來了吧?隨便將王位繼承給哪個野心勃勃的傢伙都好,他打算帶著睿智和他們的孩子,到神魔交界處隱居。

他的心腸不再冷酷,再也沒有辦法回到魔王的無情了。

想休息,也該休息了,但是,他對這個魔界有責任,還是必須好好安排一下。

走近心愛的人兒,兩人相顧而笑。

這陰冷的魔界不適合我的天使。他憐惜的摸摸睿智蒼白的瞼。快了,就快了,我將帶妳到陽光普照的地方,過著不受打擾的生活,妳仰首將不再只看到蒼白的月,也將看到明豔的太陽。

就快了……

但是,當如熾熱陽光般的熾天使降臨時,魔王心裏卻沒有一絲喜悅,反而陣陣發冷,

「為了天界與魔界的友好,」熾天使的語調冷冰冰的,「我來拜謁魔後,順便為了一事請托。我天界的智天使到人間考察,無故失蹤,煩請魔王代為留意。」

「魔後產後虛弱,不宜見客。」魔王緊繃著嗓音,「天界失蹤人口不是我管的,莫非熾天使是來找麻煩的?」

「不敢。」熾天使眼中幾乎要冒出火苗,「但是,智天使失蹤,此事非同小可。據說智天使被魔王陛下擄來,立為魔後,慈愛的天父下相信高貴的魔王陛下會做出這種破壞和平的事,特要我前來祝賀,並請陛下代為尋找。」

魔王大怒,身上散發出陰森邪氣,令眾魔伏階顫抖;熾天使烈火般的氣息,也讓惡魔們無法仰望。

兩個人對峙著,劍拔弩張。

另一端,回異於大廳的肅冷氣氛,在寢宮抱著孩子的睿智,卻有了意外的訪客。

黑兜帽遮去了銀白的頭髮,一褪下披風,屋內像灑滿了溫柔月光。

領人前來的惡魔貴族慌張走避,留下滿面愁容的信天使與睿智面面相覷。

「信。」睿智輕輕喚著,乍見密友的激動,讓她落了淚,「妳怎麼……」

「傳言居然是真的……」信天使走上前來,望著睿智懷中黑髮黑眼的嬰兒。「妳受苦了。」

睿智沈默了一會兒,眼淚更是停不住,「我是心甘情願的。」

信天使沒有半點驚訝之色,點了點頭,「魔王要困住妳,不是容易的事。」她臉上充滿憂愁和憐憫,「智呀……妳怎麼也讓愛情蒙蔽了理智?天父說,這孩子也是天界的孩子,帶他回天界吧,天父會寬恕一切的。」

「我……我對不起天父的慈愛。」睿智泣不成聲,「我已是魔王的妻子,請天父當作沒我這個女兒……」

「智!」信天使打斷她的話,「就算天父願意,妳也要問問熾同不同意,其他天使長同不同意啊!這件事情一旦曝光,將引起天、人、魔三界的戰爭,脆弱的和平很快就會瓦解了!妳仔細想想,天使下嫁魔王,這是天界多大的恥辱!」

「我從來不覺得路西法是恥辱!」睿智搖頭,「不,我不走,我要留在這邊……」

「熾已經找來了,正和魔王對峙。」信天使望望左右,低聲說:「妳以為我們怎麼會知道妳在魔界的消息?邪惡的惡魔們起了內鬥,刻意放出消息引我們前來。我的姊妹,妳若不走,何忍三界生靈因妳為之陪葬?姊妹,回天界吧……天父可以洗去這孩子體內魔王的血,讓他也成為天使……」

「我的孩子為何要洗去我的血?!」驚覺到其他天使的氣息,魔王匆匆趕回寢宮,「睿智和孩子誰都不許走!我不怕毀天滅地,叫昏庸無能的上帝來見我!」

「路西法!」睿智厲聲制止他,「不許妳污辱天父!」

「我不怕戰爭!」他一把拽住睿智的手,「妳不許走!妳敢走,我就毀了妳守護的心愛人界,和天界打到天毀地滅為止!」

「……妳不顧念魔界的生靈嗎?」

「我只顧念妳。」

戰爭……只為了她一個人,就要引起天魔爭戰,牽累無辜的人類。她這樣盡心盡力溫柔看顧的人界……如今卻因為她,而將引發戰爭……

這場戰爭……會失去許多心愛的人,說不定包括她的孩子、她傾心愛上的魔王……

她承受不了啊!

「我真要走,你留我不住。」寧定下來,睿智定定的望著魔王。

不敢置信的望著誓言生死與共的妻,魔王厲聲道:「妳何不試試看?」

睿智拿起案上的拆信刀,就要插落喉間。

「妳做什麼?!」魔王一彈指,瞬間風化了刀刀,「妳想做什麼?!」

「我知道的死亡方法,比你想像的還多。」她美麗的眼睛分外滄桑,「這樣……可以阻止戰爭,如果你一定要留我……」

「我就比不上三界生靈?」魔王眼神陰沈下來,「和妳相比,三界生靈對我而言根本不算什麼。」

默然許久,睿智沉痛開口,「……我終究不屬於這裏。」

「妳不准走!」魔王聲音冷酷起來,「送客!我和睿智還有事情要談,妳們請回吧。」

熾天使衝動的要上前,睿智卻制止了他,「回去告訴天父,睿智會回去請罪的。」

所有人都離開了,只剩下他們兩個。

之後發生什麼事情,沒有人知道。

睿智還是走了,將孩子留給魔王。魔王失去了睿智,變得更殘暴無情,短短幾天就將各地叛亂平息。屠城後的濃煙,一年之後還看得見。

魔王絕口不提睿智,王子長大以後,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誰。

這個黑髮黑眼的王子,有著他母親的好心腸,卻也總是拂逆魔王。

將他貶下凡間沒多久,魔王就後悔了。這孩子……是睿智留給他的唯一禮物啊。

歲月匆匆,長生不老的魔王美麗依舊,心卻蒼老了。

在人間匆匆一見,他知道,睿智會信守他們的約定,不回天界,待在人界默默守護著。

翹首望月,不知道睿智是不是也同樣的望著月亮?

慘澹的月沒有回答。只是,依稀聽到睿智的歌聲,從月亮那頭傳來,充滿悲傷。

永生是這樣殘忍的酷刑,無邊無際。

「來找我吧,妳知道路的。」他喃喃著,「宇宙萬物的一切都抵不上妳,我願放棄永生……」

月色蕩漾,沒有回答。

她日日夜夜的祈禱,從來不是為了自己。隱匿在蒼老男性的偽裝下,她祈求魔王的幸福、祈求他的平安。

將臉埋在掌心,她覺得很疲倦。

永生是這樣殘忍的酷刑,無邊無際。

「我好想回到你身邊……」她喃喃著,「為了三界和平,原諒我,請原諒我……」

水面的月色因為銀色的淚滴而蕩漾,卻依舊緘默無語……

沒有回答,沒有回答。
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