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張目結舌了好一會兒,送了幾本唐詩宋詞給他解悶。他驚駭得幾天沒開口,只是愣愣的望著手裡的書,一直到出院。

但我不得不說,他心理素質非常堅強,居然沒有崩潰。我藉著筆談的機會教他講國語,他學得很快,沒幾個月就可以閒話家常了。

我樂得陪他說話,反正我也沒別的事情可以幹。

「蕭姑娘,大恩難報。」他很慎重的說。

「你別這樣講。」我嘆氣,「是你救了我。不然我可能一傢伙跳樓了。是你分了我的心,我才沒輕生……」


一方面是為了訓練他的聽力,一方面,也是我需要傾訴。

我的故事很荒唐離奇,自己都會發笑……只是大部分的時間笑不出來。

我是雙胞胎之一,叫做蕭瀟瀟,有個晚我五分鐘的妹妹,叫做蕭颯颯。我父母感情很差,遷怒到我們,從小寫自己名字都會哭。在我們五歲的時候,他們就離婚了。基本上我們是奶媽帶大的。

奶媽的女兒,就是林嫣。我都叫她嫣嫣。嫣嫣大我們半歲,比起颯颯,我跟嫣嫣更像親姊妹。

其實我們比起別的單親家庭,幸運很多了,最少老爸有錢,顧得起奶媽,奶媽又疼我們。我就不懂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颯颯,幹嘛自己找不痛快,年紀輕輕就發憂鬱症。追著喊著哭著纏著很少在家的老爸。

因為她生這種病,大人都要我們讓著她,忍著她。嫣嫣脾氣急,看到颯颯都臉色大變的轉身就走,幾乎都是我在哄颯颯的……雖然她也不希罕我哄。

她只要爸爸。

但因為我是個神經很粗的人,在這樣的家庭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。我跟嫣嫣很開心的去上學,一起考上景美,大學也打算一起念,而且確定都考上台科大了。

就在那年的暑假,我爸爸宣佈要跟郭阿姨結婚。我覺得沒什麼,但颯颯就發瘋了。她又哭又鬧又吐,還試圖自殺。

爸爸最後不耐煩了,威脅她再鬧,就送她去住院。

後來的發展很狗血,只是結果很血腥。那天奶媽開車載我們三個出去買東西,一路上颯颯都不斷找麻煩。她覺得我的外套比較好看,硬要跟我換外套,又說要坐在助手座,硬跟嫣嫣換了位置。

嫣嫣跟她大聲,她就哭,「上大學了不起啊?不就瞧不起我連國中都沒念畢業……」

「是妳自己不去上學這也要怪我們……」嫣嫣瞪眼,結果被奶媽大聲喝止。

一路上非常沈悶。可能是為了打破這種沈默,嫣嫣看著窗外說,「瀟瀟,妳爸欸,郭阿姨也在……」

誰也沒想到,颯颯會撲過去搶方向盤……後來我只覺得天旋地轉,巨大的疼痛襲來……

這場車禍,我是唯一的倖存者。昏迷數日,醒來已經人事皆非。

因為「蕭瀟瀟」死了。

不管我怎麼分辯,都沒有人相信。颯颯穿著我的外套,裡頭有我的身分證和錢包。能夠分辨我們倆的人都死了,我老爸從來沒能分辨我們。

事後我還被送去精神病院了一陣子,直到老爸的婚禮完成。本來沒毛病,回來的時候還真有點毛病了。

他把我趕出去住,咬牙切齒的。但我沒有怪他。因為他咆哮的罵我,說我害死了姊姊……那時候我才發現,我那冷面老爸原來非常愛不會撒嬌的我。他哭得那麼慘。

我不知道怎麼辦,真的。本來我要跟嫣嫣一起上大學了,以前暗戀的學長,寫信問我願不願意和他在一起。結果「瀟瀟」突然死了,我變成「颯颯」,我的人生突然什麼都沒有了。

哦,有多一樣啦。我因為重度憂鬱症領了重大傷病手冊。

遇見玉樓那一天,我正在評估跳樓自殺的可行性。

「所以我要感謝你。」我攤手,「自殺這種念頭呢,就是一念之間,打個迷糊就過去了。剛好你出現了,救了我一命。所以我們是銀貨兩訖。你甭謝我,我也不謝你。」看他不講話,「呃……你聽不懂嗎?我想也是……」

「有些懂,有些不懂。」他的聲音有些啞,傷到聲帶了啊,可憐。「但我懂……大悲無淚。」

我無言了好一會兒,「那個,你別招我哭。我哭著哭著就會打嗝,非常蠢。」

他輕輕笑了起來,我這才發現,他的唇很美,彎起笑意時,非常勾人。
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