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十九歲的日子(十四)

「不去追嗎?」那女子清澄的眼睛看著楊瑾,含笑。

「去追?為什麼?」楊瑾放開了那女子,點起了煙。

白煙裊裊中,那女子身影綽約,從背後環抱著楊瑾,「因為…那可能是另一個千帆,對嗎?」

聽到這個名字,楊瑾僵硬了一下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重英,妳答應的事情,忘了嗎?」楊瑾沒有回頭,卻聽到她的一聲輕笑。

「為了千帆,你甘願付出一個吻。若是為了還真,你甘願付出什麼?」重英緩緩的飛到他的面前,似笑非笑。

楊瑾知道,重英喜歡他,從在學院時,就是這個樣子了。美麗的,聖母似的重英,日後被分配到兒童部。「守護天使」這職位,真的非常適合她。

「這跟妳沒關係。」楊瑾淡漠的說著。

「呵呵…好冷淡唷…楊瑾。人家我,一直愛著你呢。」重英抱著他的脖子。

楊瑾苦笑著。對於這個好奇的守護天使,他向來不知道該怎辦。若說重英愛他,那種愛情,倒像是愛著某種珍禽異獸,高高興興的記錄生態,連這種生物的交配和生育,都在觀察的範圍內。

沒有不必要的愛恨情結的守護天使,對於楊瑾激烈的情感波動,總是好奇而喜愛的。從很小的時候,就是這個樣子。

她是個徹底的天使。

「重英,妳是個變態的天使。」重英喜歡吻他,對於這種奇怪的親暱,楊瑾倒不是討厭。

「呵呵…不要這樣…為了嘉勉你乖乖讓我吻…就讓你看看,千帆。」

在她綿白的掌心,飛快的轉著空氣的流動,像是面鏡子,可以看到遙遠的影像。

非常小的女孩子,顫巍巍的走著,身邊圍繞著家人。不太愛笑的,專注的走她的路。

是的。那是千帆。靈魂的顏色一點都沒有差異。他觀看長久,衷心愛戀的靈魂。

他的眼眶溼潤。

「十個月大,非常健康喔。不過,若是為了親愛的楊瑾,我可以報個病缺,將她替換給你。」

「妳試看看。我會毀了妳,毀天滅地,直到我終結為止。」

重英親吻他的脖子,輕笑。「好可怕,人家會怕ㄟ…」

「重英,我是認真的。」

她沒有慍怒的表情,反而充滿了欣賞的喜愛。「楊瑾,你對還真呢?你愛著還真?」

「胡說什麼?」

「呵。你這不坦白的傢伙。好好想想,到底是為了還真的靈魂有千帆的顏色,還是對著還真動心了?要對自己坦白。」

「什麼都沒有。」冷冷的,楊瑾抽了第二根煙。

重英橫了他一眼,「那,你心裡刮著的不安定的氣流,又是為了什麼?好好苦惱吧…我喜歡你苦惱的樣子…」吻著他。

重英離開後,差點讓燃到盡頭的煙燒了手指。

還真哭著離去了,他打開門,門外還殘留著還真眼淚的情緒。

重英該死。總是喜歡將他心裡的情感引出來。我對還真…能夠有什麼情感在?不過是,她的人生會這個樣子,我得負點責任,在能幫她的範圍內,稍微的盡點力量罷了。

還真會哭…那也是因為,她習慣性的依賴自己,結果意外的發現還有更重要的人,這是一種佔有欲而已。

沒什麼。是的,沒什麼。

他不去解釋心裡的紊亂和不安,這些都是因為看見千帆的緣故。是的,就是這樣,沒有別的。

但是,為了什麼,還真哭泣的聲音,會在夜裡分外清晰?

天使,失眠了。

* * *

回到家裡,阿健已經等了很久。看著還真腫腫的眼睛。阿健看見了,覺得很心疼。猜了十幾種原因,沒有一個對。

「別猜了。討厭。」還真生氣起來。

阿健意外的沒有發怒,只是若有所思的看著她。

「還真,我會一直待在妳身邊。」

這句話像是電擊般震撼了她的心扉。回頭看阿健,這一路行來,只有他一直待在還真的身邊。

「真的嗎?不管什麼時候什麼地點,什麼狀況?」

堅定的,阿健點點頭。

看著這個大孩子,還真的眼淚又奪眶而出。

「真的嗎?真的真的真的嗎?」害怕。害怕自己得一個人撐下去。婚後獨力的撫養幼兒,誰也沒注意到她也需要關心和陪伴。

總是忙碌著。深夜裡,孩子生病,她得自己一個人帶著奔波,丈夫要上班,向來不管這種事情。騙著自己,幸福的,是的,我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。

誰也沒發現她的孤寂。

就像少女還真的孤寂沒有人發現,除了阿健。

「真的。」阿健怯怯的接近她,輕輕抱著還真。

其實,他並沒有想做什麼。只是…他不想看還真臉上出現那種孤寂,不想看到還真那麼傷心害怕。

還真是脆弱的,他一直都知道。

相濡以沫。在花蓮的日子,他永遠懷念和還真獨處的日子。他真的不是趁火打劫,真的。

為了什麼兩個人會抱在一起,為了什麼會倒在還真的床上,為了什麼會發生…

這…他不知道,還真也不知道。

現在回想起來,阿健會後悔和還真有過那一夜。

還真變了。

她不再是那個兇巴巴,獨立自主的邱還真,一變成為個敏感,小裡小氣的小女人。

她的變化這麼劇烈,劇烈到讓阿健害怕,讓阿健想逃。

阿健變了。

還真也著慌起來。她也後悔,不該跟阿健有這種關係。阿健不像以前那樣,還真在哪裡,他就去哪裡找還真,送她上學,接她回家。

已經是他的人了。還真雖然有著十九歲的外表,骨子裡還是那個四十五歲保守堅貞的婦人還真。

阿健不再重視她,甚至有些躲著她,這讓她更慌,更想得到更多保障和承諾。

幾次大吵,幾次眼淚和哀求,他們陷入了死胡同。

最後,在阿健的家裡撞見了躺在床上的學妹,還真幾乎瘋狂了。

「還真~還真~」阿健抓住拼命往外逃的還真,「聽我說,我不是不愛妳了…我跟學妹也…」

「閉嘴。」還真突然冷靜下來,說。

看著冷漠的還真,阿健心裡不知道要怎樣因應這一切。他愛還真,但是受不了還真的緊迫釘人,受不了還真的依賴。

和學妹…其實還沒發生什麼事情。

很多往事在心裡流轉。初相遇…熱戀…還真瀕死…用功…同赴花蓮…一起上大學…還真的笑和眼淚…

沒有還真,就沒有今天的劉天健。但是還真…變得不像她了。

阿健很矛盾,很矛盾。

目睹阿健的背叛,那一刻,還真心裡某個堅持的東西,碎裂了。

發現楊瑾有自己的愛人時…她心裡的忌妒和慌張,簡直讓她無法呼吸。這麼習慣依賴的人…就這樣…

她相信楊瑾愛他的千帆。因為他愛著個無法回來的對象,還真也放心的依賴著他。但是…

在楊瑾心裡的千帆,終究還是會泯滅?沒有什麼是永恆的嗎?包括天使的愛情?

不…

她想,阿健是不一樣的。他不是說,他會一直在的嗎?

「阿健,你告訴我,你會在我身邊的。」還真的聲調平淡,沒有感情。

但是這樣冷淡的聲音,卻扎痛了阿健的心。

「還真…是妳不好!是妳老是盯著我,讓我沒辦法呼吸的!是妳不好!我沒有背叛妳…沒有沒有沒有…」

還真看著他,瞳孔裡倒映出阿健心虛的影子。

她開始回想,和阿健一起的日子。他還是個孩子。是的…所有的孩子都殘忍。不管是自己的孩子,還是別人家的孩子。

都很殘忍。

是自己的錯…是的,都是我的錯。還真別過臉,微笑,眼淚蜿蜒過沒有表情的臉。我明明知道…明明知道…

我為什麼還相信了…

輕輕拿開阿健的手,輕輕撫摸了阿健的臉。

「最少,我們不會再吵架。」

回到家,她筆直的走進自己的房間,軟軟的,癱倒在地毯上,睡著了。

被鬧鐘吵醒的時候,她還呆呆的躺在地毯上。

若是以前,大約會跑到楊瑾那邊哭訴。現在…呵呵…我去跟誰哭訴呢?

這是我的人生…我和少女還真的人生。

想到這裡,她又振作了點,起身上學,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。

這個時候,她就慶幸和阿健的系所離得很遠,不會常常見面。後來,她聽說阿健和他的學妹一起,但是不是上回他看見的那一個。

「很好奇吧?」小七對她冷笑,「阿健現在的學妹。」她丟了張照片給還真看。

那眉眼神情,和以前的還真頗為相似。心裡一陣刺痛。

小七冷笑幾聲,「真可憐,就這樣被拋棄了。妳要照片嗎?送妳吧。」

還真沒說話,注意到來接小七的,是衛青。

下次去道館的時候,她跟衛青說,「教練,你現在跟小七一起嗎?」

衛青倒是嚇了一跳,還真向來不假辭色,居然主動跟他說了話。

「不,只是普通朋友。」如果和還真比,當然小七只是普通朋友。

「那好。」還真笑笑,將手插在衛青的臂彎,「等等去看電影吧?我晚上沒事。」

誰都好。只要有人陪在我身邊,誰都好。

我不要孤單一個人。也不想回家。

父親…父親也要再婚了…還真的眼淚卻掉不下來。

應該恭喜的,不是嗎?費心經營的父女關係,終究不敵愛情的偉大。

但是愛情…愛情的期限多久了?就算能夠導向結果…結婚了,又怎樣?重頭被剝削一遍?

到底…我的重生,有什麼意義?

還真覺得累。幾次打球和練跆拳道時昏倒。每次瀕臨昏迷的時候,總會聽到少女還真的哭聲。

我若這樣放棄了…少女還真就沒有機會了。

疲累不堪的又睜開眼睛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