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十九歲的日子(八)

星期天,還真難得的睡到十點,迷迷糊糊的,被電話聲吵醒。

「喂?」濃濃的睡意,還真其實還沒清醒。

「還真,是教練。我在你家樓下。」「嗯。」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「今天天氣不錯…我們去吃飯,然後去看電影…」

快下雨的寒冬,天氣叫不錯?

「不去。」還真掛掉電話,繼續蒙頭大睡。

衛青乾脆上來敲門。

被吵醒的還真,火大的想把他扔出去,但是他又送了一大把玫瑰煞住了她的性子。

「生日快樂。」

生日?今天是少女還真的生日?

「你怎知道?」還真一臉狐疑。

「我看了你報名填的出生日。」

因為這樣才感動了。走在路上,看見不少豔羨的眼光,還真這才發現衛青頗受注目。

但是…對於跟自己兒子一樣大的小孩,實在沒啥興致。

黑漆漆的電影院,看著人人哭得稀里嘩啦的電影,還真幹掉了一包爆米花,睡得跟死人一樣。

衛青以手加額,翻白眼。

女孩子不該淚腺發達,感情用事?雖然他因為還真的特別約會她,但是這樣鄙夷愛情電影的女生,他倒是頭回見到。

不過,因為出來的匆忙,還真沒空戴她的平光眼鏡和編那種可笑的辮子,散著頭髮的她,真是可愛極了。

但是睡倒流口水,實在毀滅了美少女的形象。衛青在一遍哀鴻遍野中,笑到被左右的女生瞪。有人小聲嘟嚷著,「沒心少肺的混蛋。」

害他忍得差點內傷。

一直到散場的燈亮起來,還真才迷迷糊糊的醒過來。

「幾點了?上學會不會遲到?」她慌慌張張的看著表。

衛青忍不住,終於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不理衛青的道歉,還真活像在行軍的在前面走,衛青在後面小跑。

「不要生氣啦~還真~我只是忍不住啦~」衛青拼命忍著不繼續笑,這對他的健康實在太不好了。

「你這混蛋~」還真緋紅著臉罵他,「居然在那麼多人面前笑我…」

衛青在心裡笑,真的是好可愛阿!和他認識的女生都不同。

「別氣了,餓了吧?我們去吃披薩。還真不是最愛吃香辣墨西哥嗎?」

「你怎知道?」還真瞪圓了眼睛。

衛青故做神祕的笑了一笑。你知道的,道館的小孩子都很好收買,這個消息是一塊雞排,向還真一起練習的女孩子買來的。

本來想甩頭就走,想到香噴噴的,辣辣的披薩…

咬下去的時候,還真嘆了口氣。不是鳥為食亡而已。為了吃,結果失去了自己的原則。

還真更用力的咬下去。

衛青笑咪咪的看著努力吃著的還真,週遭豔羨的眼光讓他飄飄然,雖然還真還是個高三的小女生,但是與其將來為了搶學妹而打破頭,不如先培養個高三的辣妹妹來得實際。

為了自己的睿智,衛青得意的笑了起來。

沒想到他的笑容才維持了一分鐘,就讓學長打破了。

那個恐怖的獵豔殺手怎會在這?衛青的臉真的發青了。

「學弟…居然帶辣妹妹來吃披薩阿?」學長露出那種迷死人的笑容,但是也只維繫了一秒鐘,「妳…妳…妳是那天在喪禮…」

還真看著他,刷地一聲,所有的血液都流失了,臉孔雪白了起來…

居然是自己的小兒子天平!

像是被捉姦在床般,她跳起來逃走。

「喂!不要跑~」怎麼辦~他追過來了~

「還真~學長~」衛青想追出去,被店員一抱,險些跌了個狗吃屎,「先生~請付帳~」

現在不是付帳的時機阿~

跑到最後,還真倒奇怪了起來,我幹嘛跑?她轉過身來,殺氣騰騰的看著天平,「你追什麼追?!」

他緊急煞車,冷不防被反將一軍,一下子被問得心虛了,對呀!我追什麼追?

「那…妳幹嘛跑?」

「那你幹嘛追?!」

對呀…我幹嘛…

還真發現把他唬住了,轉身想離開。

「不對不對…」天平一敲腦袋,「那天在喪禮上,妳幹嘛打我?」天平這才將還真看仔細了,膚白面細,神情倔強,大眼睛卻含著一絲茫然。

「我…」還真語塞,「我看不慣你對長輩的那種態度。」

「這…我是該道歉…但是我母親這樣驟然的死了…我是很難過…所以不想待在那裡…」

還真用萬分不相信的眼光看著他,「你跟你母親的感情那麼好阿?」

「是的。我愛我的母親,我們無話不談,她的死,讓我言行乖戾…」天平一副泫然欲涕的樣子。

我怎不知道跟我小兒無話不談阿?他好像只會跟我說…

「嘿。我聽說你跟你媽唯一會說得事情是,『媽!這件衣服你怎沒幫我洗!我現在要穿ㄟ~』」

王八蛋!這些感人肺腑的鬼話,只好去騙無知的無辜少女罷了。還真怒氣沖沖的往著站牌走去。

「妳果然認識我媽!」天平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個雪白的少女,「妳們怎麼認識的?」

我就是你媽!你連自己的媽都要把,實在太沒有格調了!

「我幹嘛對你彙報?」上輩子受你的閒氣還不夠嗎?

「我…」天平也不知道為了什麼,一靠近這個陌生的少女,就有種懷念的氣氛,讓他想多待在她身邊一會兒。

「我喜歡妳。」乾脆單刀直入了,還沒有女人能抗拒他迷人的笑容和誠摯的眼睛。

沒想到這少女不買帳,「我不喜歡你。」

挖哩勒~

公車到了,她跳上公車,天平想跟上,卻讓還真的眼光瞪得不敢動。

「妳叫什麼名字?」天平把手圍成喇叭狀喊著。

「還真。」車門關了。

「那是我媽的名字啦~」

廢話!我就是你媽!你這大逆不道的小鬼…還真氣得簡直要死。失敗阿~教出這麼個花花公子…

看著公車絕塵而去,天平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動。

第一次,他感覺到熟悉而親切的氣味。還真罵他的神情…還真瞪他的眼神…那麼熟悉…阿…我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…

我一定是戀愛了。天平首次發現戀愛的滋味。

阿阿~我被愛神的箭射中了~心臟好痛喔~甜蜜的痛楚~空氣中充滿玫瑰花和粉紅色~

天平陶醉得要命。他決定快點回宿舍找學弟,不管用啥手段,一定要把還真的資料要到手。知己知彼,百戰百勝。

阿阿~我的還真~

「哈啾!」還真突然打了個大噴嚏,來家裡做功課的阿健關心著,「怎啦?」

「覺得冷。」還真跑去穿了件背心。一想到被自己兒子追求的糗事,背脊一陣陣發冷。

回到書桌,阿健已經倒好茶,開了電暖器。

就算要戀愛,找阿健就可以了…起碼他只是比較小,還沒有亂倫的可能。

大大的嘆了口氣。

正做著功課,邱至宣居然回來了。他沒預料中的大怒,只是點點頭,回臥室休息。

不對勁。

還真輕輕推開門,看見父親的臉潮紅著。

「爸?你怎了?你發燒了。」探探父親的額頭,燙手。

「剛剛看了醫生。」

還真忙著倒水給父親吃藥。

「你們在做功課?」父親疲憊的躺在枕頭上。

「嗯。」

「去吧…」父親睡著了。

「伯父怎麼了?」阿健發現還真老爸居然沒有一拳過來,推測絕對是生病的緣故。

「發燒。阿健,來幫我,我們先做晚飯。」

還真的父親睡醒的時候,發現睡在水枕上,讓煩熱的頭降溫不少。

誰?還真嗎?

「爸?」黑暗中,還真的聲音細細的,「可以起床嗎?吃晚飯了。」

到了餐廳,阿健居然還沒走,在廚房和餐廳間忙個不停。

還真添飯,阿健幫他佈碗筷。

做夢嗎?

「這蛋是阿健煎的喔。」還真笑咪咪的幫他夾菜,「青菜我炒的,淡了點,爸,吃吃看。」

還真長大到會做菜?那個討厭的不良少年會佈碗筷?他想起那個體貼的水枕。

惻然。

「你們在做功課?」這真是罕見,客廳裡滿坑滿谷的參考書,有的還攤開著,上面紅紅藍藍的筆跡。

「是阿,這次月考阿健很厲害喔!數學考到八十ㄟ~老師都不敢說他作弊,因為班上沒人考過他阿~」

「還真也很厲害阿,全班第一名ㄟ…」

「那是因為某個笨蛋,國文居然考二十九分…你是不是中國人阿!?」

「我討厭國文阿!」

小孩子的鬥嘴,香噴噴的飯菜…多少年了…他頭回發現家庭的溫暖。

自從還真的母親離開之後…他也自我放逐在家庭之外。

從來不關心還真,任憑祖母帶大。一直到現在,他還是覺得還真的母親出走,自己的母親要負很大的責任。

但是…自己就不用負責任了嗎?還真…卻靠自己醒悟到這種程度。

他的鼻根酸了。

「爸?你不舒服?」還真關心的問。

他搖頭,對還真一笑,「很好吃,再幫我添碗飯?」

爸…爸對我笑了~

殘留的少女還真,居然發這麼喜悅的情感。

讓還真這麼感動,感動的無可復加。

「嘿,其實,你爸是個好人。」還真送阿健出來,阿健看著月亮說。「比起我爸那種硬要裝好人,偏偏裝不像的人來說,實在很好了。」

還真默然。對於會毆妻的男人,她的厭惡,已經根深蒂固了。

對的。爸是個好人。即使他曾經喝醉,差點犯下不可饒恕的罪行,但是還真準備原諒他。

誰都可能轉錯彎。

所以,星期六下午,她跑去找楊瑾吃飯。

「找我吃飯,準沒好事。」楊瑾和她並肩走在路上,狐疑著。

「當然,你要請我。」還真追趕他的步伐簡直要累死,乾脆把手插進他臂彎,「吃過飯,陪我去買爸的禮物,他這個月生日。」

「喂,我討厭逛街。」楊瑾皺了皺眉。

「沒辦法,我不知道要買啥呀!我又不想買領帶領夾袖扣刮鬍刀。你比較老,比較知道你們這年紀的人喜歡啥。」

我?「我喜歡油炸惡魔皮,妳買這個如何?」

還真還他一個老大白眼。「走慢一點啦!行軍阿!」

居然當街遇到天平,還真覺得簡直巧透了。

「不是巧合。我跟著妳很久了。」還真氣得發昏,自己的小孩居然當街跟蹤女生!丟臉阿~

「還真,他有什麼好?他是市療院的醫生ㄟ!那種心理醫生心理都不正常,妳不知道嗎?妳沒看過沈默的羔羊嗎?」

這種白癡的理由…「走啦!」還真拖走楊瑾。

「放開她!」天平對著楊瑾吼。

「好。」楊瑾真的放開還真。

還真氣得發青,用力抱緊楊瑾,對著天平破口大罵,「干你屁事阿?滾回去吃奶吧!」小聲的罵楊瑾,「你這沒義氣的混蛋…」

楊瑾聳聳肩,「是她不肯離開我的。」還真賞他一個爆栗。

「你看,你害我挨打了。乖乖回家去吧,卡通影片要演了。」楊瑾還是那種似笑非笑的死人臉,弄的天平火起來。

「你看不起我~」當場pk起來。還真氣軟了,動彈不得。

輕輕鬆鬆擺平了天平,楊瑾說,「嗯。資質不錯,再練個一百年可以再接我三招。走吧,還真,你真要跟這個軟腳蝦在一起?」

「不要造謠…」原本吼著的還真,聲音一下子無力了。

「哇~大夫好神勇喔~」那張面熟的臉孔當眾拍起手來,有幾個小孩也應和著。

「請繼續約會,當我不存在,呵呵…」他走了。

「楊…楊瑾…」還真無力的指著遠去的身影,「他…他是…那個每次…每次…」

「對。」不要懷疑,每次還真跟他有接觸,就會遇到的那一個病人。連離開市療院在路上,都會遇到。

這是哪一國的孽緣哪?

等星期一開始看門診時,發現那個病人已經廣播到整個市療院都知道,情節可比勇士鬥惡龍時,楊瑾的無奈,真的不是一點點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~(<ゝω・)♥
著作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、供人下載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