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十九歲的日子(一)

最近,不知道怎麼回事,還真常常夢到十九歲時的事情。為什麼呢?她自己也有些不解。

剛過完四十五歲的生日,擁有人人稱羨的家庭。最大的孩子已經二十五歲了。

但是…她總會做十九歲那時的夢,夢見自己四肢修長,臉上有著朝陽般的笑容。遠遠奔來的,是她的初戀情人…也是和她結婚二十六年的男人。那時候,他看著自己的眼神還有著強烈的愛戀與感動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

醒來時總有點惆悵,看著丈夫漠然的神情。畢竟,相處了二十幾年,他看著自己,也膩了吧?

但是丈夫是好的。財務的事情從來不必還真擔心;他對還真只有一個要求:一個舒適的家。這些年,還真一直都很努力。

為什麼呢?這些夢境…我怎麼會不停的做這種夢呢?我應當沒有任何不滿阿…難道…我的更年期,已經開始了嗎?

她去看了心理醫生,年輕的大夫溫厚的問診。

「哪裡不舒服呢?」

「我…我不知道為了什麼…老是想…回到…回到…」她遲疑著。

回到十九歲的日子。


看診了將近半個鐘頭,溫和的大夫告訴她,也許是「空巢症候群」,開了藥,還要她再來複診。

不是嚴重的病,還真舒了口氣。

乖乖的吃藥,情緒雖然會有點遲鈍,但是夢就做得少了。

每天,過著相同的日子。每天煮好晚餐,等家人回來吃。常常只有她單獨等門,守著幾盤菜。

但是她不敢不煮,偶而丈夫回到家沒飯吃,是會冷冷的不愉快的。

她的日子,就是用等來打發的。

但是去松療院看醫生,卻會讓她愉快一點。也許誰也不聽她說話,但是醫生會聽。

醫生總是掛著若有似無的笑容,聽著。這樣讓她覺得愉快些。

那天,微微飄著冬雨,她等到八點鐘,終於老大回來了。

「阿…修身,回來啦?吃飯沒?」

「我不吃。」他衝進自己的房間,匆匆換好衣服又要出去。

「修身,又要出去阿?你好些天沒在家吃飯了…」

「煩死啦~妳可以別煮阿!」修身抓了外套,不太愉快的出去了。

她吃著已經冷掉的菜,眼淚潸潸的流下來。

實在沒胃口,她將剩菜倒掉。丈夫剛好回來,「妳知道現在菜價多少?」指著被她倒掉的剩菜。

「但是…你不喜歡吃剩菜…」

「不要把浪費的罪名往我頭上一推。」丈夫冷冰冰的走進房間,還真洗著碗盤。洗著洗著,不小心打破了個碗,割了很大的口子。

她哭了,卻默默的洗完碗,才出門看醫生。

這個時候…她又想要回到十九歲的那一年。

站在十字路口,等著紅綠燈的時刻,她其實還在神遊。所以,砂石車衝向了人行道,筆直的將她碾過去時,回過神來的還真,只覺得詫異,卻沒有怎麼感到痛苦。

我死了?還真呆呆的看著,被碾得慘不忍賭的自己。

就這樣?這樣子就死了?

不會吧?

「是阿,妳已經死了。」她看見松療院的精神科大夫走了過來。

說不定,這只是做夢而已。

但是大夫在她面前張開了翅膀,雪白的,柔厚的羽翼,她還可以感到翅膀搧動時的氣流。

「走吧…妳該踏上歸途了…」

原本以為她會哭泣或掙扎,意外的,還真乖順的跟著走。

「大夫…你不是松療院的楊瑾大夫嗎?」邊跟著走,還真還邊好奇的問著。

看過千奇百怪的魂魄,第一次遇到這樣冷靜的死人。楊瑾按了按額頭,也許因為她是我的病人之故吧。

「我在塵世的身分,的確是楊瑾沒錯。」

「你要帶我去哪?」「楊大夫,現在是上班時間,你來帶我,那誰在松療院看診?」「你是天使還是惡魔?」「那你在松療院看病人,到底有沒有醫療執照?」「這樣說起來…我到底是什麼毛病?」…

還真喋喋不休的問了一卡車問題,楊瑾停了下來,面色不善的轉過身。

「大夫,我能不能先回去煮頓晚餐再上路?好不容易老公說今天要回來吃飯…」還真居然天真的又問了個問題…

「不、行。」楊瑾額頭暴出青筋,「還有………請、妳、閉、嘴。」

身邊的氣流微微的有靜電啪啦啦的響著。

「為什麼?我煩到你了嗎?」還真睜大眼睛。

天阿~誰來把她帶走~為什麼一個人死了,生前和死後的個性會差那麼多阿~~~

灰頭土臉的將她帶到辦公處,她還說,「唷,好髒喔。你們都沒打掃嗎?」

誰阿~誰來趕緊送她上路啦~

「我帶回來了,長官。這樣一來,我們的業績就達成了。對嗎?」楊瑾不太客氣的對他的上司說,還真還好奇的四下張望著。

桌子那頭戴著黑墨鏡的男人微笑,看起來陰森森的,「業績已經達到了,這一個算下一梯次的。」

楊瑾愣愣的看著他,「……難道…難道…你把千帆…」他衝到自己的房間,發現寶愛了幾百年的美麗魂魄,已經不在水晶瓶子沈眠了。

怒吼一聲,他衝上前扯住長官,其他的同事紛紛來攔,「沒辦法阿…楊瑾,今天特搜官來偷襲檢查,剛好發現了你居然私藏了一個魂魄,所以…」

「你們當我白癡嗎~我不知道你們的手腕?到處都是孤魂野鬼,特搜官會來突襲?見鬼…見鬼!你們是因為怕時效內的業績沒達成,才把我的千帆拿去充數…你這騙子!你說我若好好的達成業績,就讓我把千帆留著…你這騙子~」

長官整理整理前襟,喝道:「楊瑾!你好大的膽子,敢以下犯上?我好歹也是你的長官!」

楊瑾臉上蜿蜒著淚,扯下天使的光環,往他桌子上一摔,「我辭職了!」

狠狠地痛揍了那群人一頓,臨走還把還真帶走。

「那個千帆…沒法子去要回來嗎?」還真跟著怒氣沖沖的楊瑾,小跑步的問著。

「閉嘴!別問了!」楊瑾對著她吼,「千帆…千帆進入輪迴了…我怎麼也找不到了…」他哭了起來。

還真怯怯的把手放在他的頭上,楊瑾乾脆抱住她,大哭了起來。

她看見櫥窗的玻璃上,出現了慟哭的天使和抱著天使的自己。

自己的容顏,居然是十九歲的那時刻。

【Google★廣告贊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