閒話家常

[日常] 進廠大修(中)

進廠大修(中)

第一次做外固定手術時,我被麻醉的速度有點慢,但是恢復時一樣有點慢。

所以老大的臉出現在我上方時,有一小段時間,我迷糊的想,「這小帥哥誰啊,離我也太近了…」幾秒鐘意識回籠,才發現是我親生親養的兒子。

他說,「媽,健保房沒了,只有雙人病房,可以麼?」

意識還從碎片狀逐一回籠,我遲鈍了幾秒說,「當然啊。」此時我才發現我生了一個太老實的兒子。

人都躺在恢復室,腳上插滿充滿後現代主義的支架。現在最重要的好像是讓我入房為安,而不是等待人滿為患的健保房吧?

於是我進入了急救大樓view最讚的雙人病房。

[日常] 進廠大修(上)

我想說,我真的只是想吃個宵夜而已,為什麼會將我的腳踝跌成三段,真心想問為什麼。

原來吃宵夜的罪孽如此深重麼?(淚目)

事情是這樣的。控制血糖下我將自己餓得夠嗆,決心不要那麼自苦,吃頓小宵夜,兩根小雞腿,蛋白質,總還行吧?

只到中興男宿,非常近,買完東西一路右轉就到家,熟門熟路。

結果,就在大樓管理處十公尺處,我的電動腳踏車碾到一個不該存在的玩意兒,一時煞車不及,我重重的跌倒在自己的腳踝上,然後,然後我就站不起來了。

[插播日常] 進廠維修

今年八月份我住院了。

其實我的目的不過是去看個糖尿病門診,至於當時屁股有個「鬱結」,早已習以為常,而且早已經跟皮膚科預約,下個禮拜就要將之解決。

當然很痛,但姐姐我甚麼大風大浪沒見過,小菜一碟。甚至還能在候診室睡著。

壞就壞在我睡醒了,發現自己坐在一灘血泊中,椅子下也滴滴答答的匯成血液的小池塘。

大概是剛睡醒神智沒有歸位,我第一件想到的是,完了,這樣怎麼回家?有計程車司機肯載我嗎?

「空白」

為什麼我失蹤這麽久?

很簡單,我的健康又爆炸了。

簡單說就是年初發作了一場痛風,然後我兩個小腿漸漸腫的像大象。而且呢,還是要出發去日本前兩個禮拜發病的。

出發前痛風消散但是水腫依舊。

是的,箭在弦上不得不發,於是我拖著兩條跟大象一樣的小腿去日本了,能把行程走完我都想給自己點個讚。

[閒聊] 南屯來去

這兩天我卡稿,卡得頭昏眼花。

倒不是不知道該寫什麼…呃,只能說開稿開得有些沒禮貌。而且我對台灣民俗信仰並不是很有研究,等於是手心捏著把汗寫。

其實本來就是半架空,不用取材應該也可以…但我該死的原則又發作了,可能的話,希望漏洞越少越好。

於是我踏上了外出取材之路。

順便慶祝一下…我可以踏入廟裡啦!(撒花!)

[閒聊] 忠孝夜市來去

其實這不是第一回去了…是第二回。(沈默)

聽說離我家還滿近的,後來發現真的很近…公車就可以到了,忠孝夜市就在正氣街口站牌下就可以欸,好神奇喔!

(我家老大表示沈默)

[閒聊] 大台中環保市場來去

之所以會迷路,其實只是愛依賴,依賴愛。

…………

以上夠文青吧?但是相信的人…我只能說,你真是個好人(並且小心被賣還幫人數錢)。

其實會迷路,除了天賦的方向殺手外,其實就是不想動腦子罷了。尤其是在這個大手機時代,只要有google map,除非你身在深山峻嶺(機率很少吧?),一機在手,天下我有!

--所以從高雄回來我立刻去辦了個199用完就算了的手機網路。

[閒聊] 高雄來去(狂風暴雨新體驗)

其實這不算遊記。因為根本遊不起來。

據說,我出門不到一個鐘頭,台中就下起傾盆大雨,呵呵。

我一直都很想出門走走,而且是一個人的旅行。或許有人不解這種奇怪的孤僻,但對我而言,這種孤獨的放空是有必要的。

[閒聊] 旱溪來去

台中有許多夜市,不只有逢甲東海一中街而已。

旱溪夜市,嘿嘿,我相信許多台中人可能聽過,卻未必去過。

在孝順的老么力邀下,終於將想宅死在家的他媽拉出大門了,順便加上一隻剛洗好澡,豪邁打呵欠的老大。

[閒聊] 一中街來去

今天不說故事了,本來想試著寫食記,後來發現那不是我的專長。

事情是這樣的,我喜歡吃咖哩飯,但是自己做的已經吃膩。可在這網路時代,簡直是太容易解決的問題。

只要在google上面打上「台中 咖哩」,就夠讓人看得眼花撩亂(並且非常自虐)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