狩獵者

[同人] 狩獵者 番外篇之二 味道

狩獵者 番外篇之二 味道

問題真的很嚴重。

自從發現那張殘頁後,細心觀察的奧翠司發現,他聽話乖巧的學生,偶爾會望著他的背影流口水。

真的非常嚴重了。

只是這孩子很會掩飾,若不是他那麼小心注意,恐怕都沒留意到她偷擦口水。

[同人] 狩獵者 番外篇之一 食慾

番外篇 之一 食慾

「…果然是我不夠好嗎?」窗外傳來顫抖的少女聲音,聽起來可能快哭了。

「當然不是。妳是個很好的女孩子。脾氣溫柔又有耐性…」微微沙啞的聲音回應,很有磁性。

「那為什麼…」

「若不是我也是個女性,或者…」沙啞的聲音無奈。

[同人] 狩獵者 之六 終末(下)

結果也不能安息啊…混帳。

即使她已經吃掉整個沈睡之城的所有邪惡,包括溺死之神…她居然還得在意識中戰勝所有邪惡,和溺死之神搶奪身體的主控權。

難道我不能休息嗎?難道我的終點就是這麼漫長?

幾乎看不到盡頭…為什麼她還沒倒下?凱很納悶。

[同人] 狩獵者 之六 終末(上)

她正在什麼都沒有的大漩渦附近徘徊。拋下手中拷問得血肉模糊、已經斷氣的納迦。

最可能的地點,就在這兒了。

若不是應了陶土議會的徵召,她也沒有辦法在深海呼吸和遊走…更不可能尋找到這裡吧?

同人] 狩獵者 之五 惡魔(下)

終於到手了。惡魔之名法典。

她根本不相信任何人…尤其是渴求力量屢屢墮落的惡魔獵人。惡的力量有多強大,她最明白…若不是她強烈的復仇執念,說不定早就屈服了。

她只是想要正確的線索,只是沒想到奧翠司會這麼乾脆的告訴她這本法典的下落。

[同人] 狩獵者 之五 惡魔(上)

「妳跨越了一條危險的界線。」
「跨越界線的人很多,我只是走得更深入一點。」

破碎的星球,唯一保留原本綠意的納葛蘭,監控著殘存惡魔的惡魔獵人受難者,輕輕撫著僅餘眼眶的覆布,感到一股緊張陌生,又帶點熟悉的氣息,從天而降。

自願放棄視力以求看穿所有虛偽、面對真實的惡魔獵人,失明反而可以看見外表、並且透視外表之下的本質。

[同人] 狩獵者 之四 復仇(下)

她開始協助卡辛,甚至連他匪夷所思的要求都保持沈默,徹底執行。

比方說,去三個地方找回那個惡魔獵人洛拉姆斯的屍塊,拼湊縫合後,拿去惡魔祭壇復活。

只要能殺掉污染者,要她自剜雙眼剁去四肢都行,這些都還是辦得到的。沒有問題。

[同人] 狩獵者 之四 復仇(上)

跟之前的無數次相同,她活了下來,殲滅所有撲到她面前的仇敵化身。

受了一點傷,不算嚴重…最少腸子沒有流出來。至於腐爛和疼痛,蔓延的屍臭味,已經讓她驚奇不起來了。

當劇烈頭痛一日比一日加深,已經能壓過任何感覺了。甚至連暴躁和狂怒都必須壓抑,因為這段時間累積下來的傷口和體力消耗,已經沒辦法讓她從容應對下一波的襲擊。

[同人] 狩獵者 之二 穢惡

她選了一處僻靜的荒野降落,殘破的屋子,屋頂半塌,但還有四面牆。

附近杳無人煙,好地方。

天一點點的暗下來了,白女士皎潔的臉龐在天空凝視著…夜精靈崇拜孺慕的伊露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