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獸短篇集

安德烈利安(下)

這一別,就是十年。

但他知道,娜塔夏成了一個法師,並且是個高明的珠寶師傅。許多銘刻著她名字的魔法首飾受到世人普遍的讚美和喜愛,遠勝過她法師的聲譽。

她的確如安德烈利安的期望,榮耀了野蠻領主的名字。而長大後的她,卻跟年幼時一樣,撲到他的懷裡,像是他們分離了十分鐘而不是十年。

安德烈利安(上)

據說,水晶礦坑有個德魯伊在隱居。

她虛弱的待在礦坑裡,一天渡過一天。除了偶爾出來覓食,其他的時候都注視著水晶。她的虛弱引起了永恆樹林守衛的注意,但苦勸不已,她卻拒絕離開。

守衛不得已,只好回報野蠻領主安德烈利安。

[創作] 倦戰者(完)

她是個冷靜而且堅持的人,並且非常嫻熟雜務。

原本紛亂的會務在她手底下顯得非常簡單,她很快的建立了制度,選了職業長,戰鬥經驗豐富的她,甚至成了RL。

她冷靜的扶持著這個跌跌撞撞的小公會,輔佐著身為會長的他,並且永遠在他身後支持著。

[創作] 倦戰者(二)

再次看到他,他換了整套D3,穩重了一點,甚至開始蓄鬍子。

「我知道妳的答案了。」他信心滿滿的說,「妳之所以還在這裡,是因為要追憶過往的點點滴滴;妳沒有航向他方,是因為妳抱著微弱的希望,期待他的歸來。」

[創作] 倦戰者(一)

寫在前面:

這其實是為了其他遊戲寫的故事,但多年之後,我重頭審視舊稿,感到滄桑始終如一。

不管在哪裡,不管去到何處,相同的滄桑和悲涼都存在,或許是我個性的重大缺陷所致。

但這是個虛構的故事,唯一真實的,只有那緘默如死的滄桑。

我想不會很長,又鬧得我難受,先寫出來吧。

應該不太愉快,也不會有糟糕。只是留下一些記錄。敬這滄桑又美麗的人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