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異奇談抄III 歸隱之章

妖異奇談抄 歸隱之章 第十章

第十章 轉角的陰影處

他一直以為,這種事情是柔弱無助的少女才會遇到的。像他這樣身高破一八○,喜愛運動的陽光青年,是不可能跟這類的事情扯上關係。

但是,這時候的他,卻緊緊抱著一瓶礦泉水,神情緊張的從火車上擠下來,然後更緊張的看著拼命拉客的計程車司機。

不安全。跟一個陌生人關在封閉的小空間裡,逃也逃不掉。每一個計程車司機看起來都很正常…相反的,不正常往往隱藏在正常之下。

妖異奇談抄 歸隱之章 第九章

第九章 或許應該抬起頭

徹底妖化的君心抱著小曼,一步步的走入文具店的院子。

他的樣子真的很可怕…變化太急也太劇烈,依舊是人類的身體承受不住,暴長的翅膀使得原本是耳朵的地方鮮血淋漓,血污凝結著混亂怒張的長髮,黑夜般的蝙蝠翅膀收不起來,他飄然於空,眼中充滿了血腥的憤怒和瘋狂。雙手竄出極長的指爪,那是妖化劇烈的後遺症,每個指根都滲著血。這些小小的血滴蜿蜒,在足尖匯集,每移動一下,就在地上留下一小灘的血。

但是他好像不覺得痛。

妖異奇談抄 歸隱之章 第八章

第八章 面對,不再逃避

君心包紮著小曼的傷口,恐懼一陣陣的升上來。他想逃,想帶著小曼逃走。天地這麼大,總有他們可以躲的地方吧?

但那在哪裡?何處是他們可以安心過日子的地方。

「對不起…」被怪物這樣拖,小曼的臉頰上都是擦傷。「我們、我們不知道…跑太遠…」

妖異奇談抄 歸隱之章 第七章

第七章 山雨

君心陷入一種強烈的不安中。水曜的居留和訊息讓他惶恐不已,他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渴望。

當然他知道,就算將靈魂碎片都收齊全,小曼還是只有一半的殷曼──另一半讓帝嚳吞噬了。他也知道,將大妖的魂魄硬納入人類的身體有相當的危險性…

但是他管不住自己奔騰的思惟。

妖異奇談抄 歸隱之章 第六章

第六章 無盡蜿蜒的公路

小鎮位在九號公路的中間點。而九號公路,像是一條彩帶,順著海岸修築,可以說是整個東部的動脈。

幾個比較大的城鎮都在公路附近,或說九號公路串起東部重要的城鎮。每天有四班公車穿梭,但是這條美麗光潔的公路車輛一直都很稀少。

妖異奇談抄 歸隱之章 第五章

第五章 相濡以沫,兩忘江湖之中。

自從那天異樣的發過高燒後,小曼又退縮到封閉、沈默,茫然而恍惚的狀態。表面上看起來,她似乎一切如常。每天乖乖的去上課,下課到明玥家逗留一兩個小時,回家吃飯,散步,然後安靜的做完不多的功課,睡覺。

但是君心知道一切都不一樣了。

妖異奇談抄 歸隱之章 第四章

第四章 陌生人

小鎮上來了個陌生人。

這對這個偏僻的小鎮算是件大事。這小鎮是這樣的偏遠,偏遠到一天只有五班火車經過,修築得乾淨寬敞的馬路,久久才有輛車孤零零的開過去。

從他走出火車站,就引起眾人的注目。雖是十二月,冬陽還是暖暖的,只有早晚才需要刻意添衣服,天氣宜人的像是舒服的秋天。

妖異奇談抄 歸隱之章 第三章

第三章 他沒有離開。

小曼的書包有個小小的透明塑膠口袋,可以放上一張小卡片,上面寫著她的班級和姓名。她略嫌早熟的字跡工整的寫著自己的名字:殷曼。

鎮上的居民也因此以為君心姓殷,偶爾發現他居然姓李,也曾經訝異過,但君心只是淡淡的說,「小曼跟媽媽姓。」

他倒不是說謊,整個飛頭蠻都姓殷,這是族姓。只是他怎麼解釋這樣龐大的因由?何況他們一意想當普通人。

妖異奇談抄 歸隱之章 第二章

第二章 明玥.明月。

這個慘案在報紙上熱鬧了兩天,很快的,又被政治八卦和口水淹沒了。幾乎馬上被世人淡忘。

但是小鎮的人忘不了。

他們困惑而不解,這樣一個溫和孱弱的老先生,為什麼會這樣令人髮指的兇殘?更讓人們竊竊私語的是,為什麼那個啞巴小女孩會找到誰也找不到的屍體,然後又突然會開口講話?

妖異奇談抄 歸隱之章 第一章

第一章 茉莉花

小鎮新開了一家文具店。

說新開似乎不太對,這家文具店已經存在很久了,幾乎他們的爸爸媽媽還是小學生時,就來過這家文具店買鉛筆簿子。這家文具店總是黑黑的、灰灰的,帶著一種霉味,隨著歲月,越來越沈重。

直到換了一個年輕的老闆,這種奇怪的霉味就消失了。他很勤勞的將整個文具店內外都粉刷得煥然一新,白牆黑瓦,頓時讓這家死氣沈沈的文具店「活」了過來。前院的雜草也借用學校的剪草機理了個可喜的小平頭,原本埋沒在雜草中的花花朵朵因此露出她們的歡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