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運之輪

命運之輪 之十四

他還以為永遠不會回來永冬。

站在霜雪遍佈的國境,烈默默的想。

三年前,退休在即的王國魔法師慎重的告訴他,他龐大不祥的宿命即將甦醒。永冬國王之所以打算改換王儲,就是因為他身負的力量,有機會恢復永冬帝國的榮耀。

「…不管怎麼勸阻,吾王都不打算聽從我的諫言。霆烈殿下,我能做的只是一再的加強原本的封印…但我已經老了,壽命將終了了。是的,如吾王所願,若您完全解封,的確能如傳說中的永冬帝國般,君臨統一全大陸,甚至更遠。但這會是毀天滅地的災難。請您好好思量。」

命運之輪 之十三

她猛然睜開眼睛,斜斜的盯著旁邊舉起餐刀的侍女,就將那個女人嚇得不斷發抖。

真悲哀,被有自己臉孔(生前)的人暗殺,這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待遇…搞屁啊!

被中斷冥思的夜歌很不爽,非常不爽。不爽到捨得將臉朝向那個侍女,「沒殺過人?」

那女人的餐刀掉在地上,嗚嗚的開始哭起來。

夜歌的不爽立刻煙消雲散,轉成更濃重的悲哀…不要用我的臉做出那種可恥的表情啊真是夠了!

「說吧,為什麼?」她露出厭倦的神情。

命運之輪 之十二

世界的內在,其實是許多精純的力流所構成。黑暗或真理,只是當中的一部份,但像是雙生子一樣互相依存,是最特別也跟她最契合的力流…曾經。

雖然不像愛麗的天賦那麼驚人,但除了看書,夜歌最喜歡的卻是冥思的時候。和真理與黑暗同行,成為他們的一部份,真正的體會那種精純再無所缺,與世界同在的完美感。

只是現在的她,使用著愛麗的天賦,卻是依循著自然力流而行,也不是說不好,只是總覺得缺了些什麼…蓬勃的生命如湧泉般洶湧,本質是渾沌。但她比較喜歡邏輯清楚明白的黑暗和真理。

或許是,自然與太多人類息息相關,讓她覺得很疲倦。

都這麼多年了…還是不斷的有人提到她,挺煩。

命運之輪 之十一

以為逃得過嗎?不可能。阻擋在我面前的不自然、歪斜不合規則之物,通通徹底焚燒吧!淨化吧!成為灰燼吧!

還給我!把…還給我!

…是什麼?要找的…是什麼?任性傲慢自大…的什麼?貓嗎?不,不是…彆扭又倔強,常常無視規則的…什麼?

在哪裡?在哪裡!?

命運之輪 之十

終於康復離開神殿的夜歌深思,滿臉堅毅的說,「我要去王國圖書館。」

「…所以還是決定征服宇宙了嗎?」烈脫口而出。

「吭?」

「不,我是說…」他趕緊泯除夜歌黑化的推論,「王國圖書館不是誰都能去的。」

命運之輪 之九

「夜歌小姐!請不要在神聖的神殿裡操弄黑暗和邪惡!何況妳這種身體狀況已經到了非常危急的程度了!請妳安靜休養!出院?妳還在咳血出什麼院啊聖神在上!…」

才去端個早餐而已,神官就快崩潰了。明明告訴她千萬不要亂來。

「我並沒有…那只是…」夜歌意外沒發脾氣,只是軟弱無力的抗辯,卻很快的被神官的氣勢壓倒。

命運之輪 之八

話說得太重了嗎?

望向呆著臉陷入冥思的夜影,寡言的烈終於還是忍不住對她慎重的說了幾句,「…妳已經不是以前的大巫師了。」

不再有崇高的地位、設備資源齊全的法師塔,也沒有和黑暗與真理密切契合的身體了。所以,不要胡鬧了。

以為她會嗤之以鼻或強詞奪理,結果,她卻沈默的陷入冥思…看不出是賭氣還是反省。

命運之輪 之七

在黃沙鎮停留沒幾天,他們又上路了。

這片沙漠從遠古以來就稱為死寂沙漠,自從「癒合之日」後,世界完整,原本幾乎佔據半個大陸的沙漠漸漸被綠意和生氣收復,規模已經不足以前的十分之一了,當中還有許多綠洲,顯得有點名不符實。

夜歌憑著一股狠勁,昏倒很多次終於暫時定出大概的方向,古都克麥隆城。原本勸她多休整幾天,但被這個驕傲的大巫師斷然拒絕。於是他們這個只有三匹駱駝的小商隊上路了…夜歌意外的安靜,因為她睜著眼睛在冥思。

命運之輪 之六

「好可愛!」大概五六歲的小女生抱著希罕的砂兔喊,哀求的看著爸媽。

「好可愛!」大概二十上下的美女看著精巧的珠寶項鍊喊,哀求的看著身邊的男人。

「好可愛!」大概十四歲(肉身)的少女大巫師對著乾縮蠑螈喊,哀求的看著攤主,看似楚楚可憐實則凌厲萬分的殺價。

…同樣是女性,差異性為什麼這麼大…?

命運之輪 之五

幽靜的山間小道,兩匹騾子達達的蹄聲傳來,各背著一個少年少女。

少年的神情沈鬱,容顏卻非常清俊,冰冷若寒泉,身材頎長英挺,配著一把陳舊的劍。少女依舊一派稚氣,但眉眼間已經開始有柔軟芳香的甜美氣息。

雖然罩著灰樸樸的披風,但披風上的別針,卻是低調奢華的祕銀所致,形狀非常古典精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