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顧婆娑

西顧婆娑 (完)

一個簡單的擁抱,就讓西顧很滿足、順了原本聳得高高的刺。其實,他一直是個太會珍惜、太容易滿足的孩子。

但表面沒有異狀的葉子,卻漸漸的有種說不出的倦怠感。

其實一切都往好的方向走去,她和西顧都習慣了使君子的毒舌和藏在幸災樂禍後面的淡淡關心。學校的功課不是問題,生計也過得去。

西顧婆娑 之二十八

一個囂張惡劣的吞聲子,和一只血鴿,造成了葉子高三上學期的徹底混亂。除了要應付時不時以送藥材為名,實際上找樂子為實的使君子外,還得對付傷癒得快,卻炸毛得張牙舞爪的西顧,讓葉子感覺非常疲憊。

果然,她堅持三千年的原則是對的:當世事,當世畢。破壞原則的後果就是這樣…兵荒馬亂。

西顧婆娑 之二十七

對妖怪來說,百年不過是一瞬間,但對人類來說,百年內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。修煉有小成的使君子民國初就渡海來台,因為這個位於亞熱帶、植被茂密的小島對他這樣花魂打底的人類修道者是很舒服的地方。

而他也沒浪費這百年光陰,最少整個台北盆地所有的植物都讓他收服了,尤其是藥用植物群,不管妖化是否,都服膺他的管轄。

西顧婆娑 之二十六

婆娑讓吞聲子找到卻沒死遁的那一世,就是使君子在她身邊。

事實上,使君子就真的是藥用植物「使君子」。雖然已經修煉成妖,但「神仙打架小鬼遭殃」,兩個修道者爭鬥得太激烈,波及破損到他的本體,已經連根都被挖出來,枝葉全枯萎敗落,他的內丹也被打散,只剩下一縷花魂。

西顧婆娑 之二十五

她認識吞聲子算滿久了…那時他還沒成妖,只是快了。

身為應聲蟲的吞聲子能夠活到足以成妖,就是因為他寄生在一隻「泣喪」的身上。那也是一種妖怪,又稱「花煞」、「新娘煞」…總之有很多別名。

以前的人會說「撞客」、「撞煞」,通常是讓泣喪給碰上了。這種奇怪的妖怪特別喜歡喪喜,喪事去泣吊,喜事去惑亂,所以古人結婚有一大堆禁忌和禮俗,就是要防泣喪光顧。

西顧婆娑 之二十四

等西顧在白天見到吞聲子的時候,大為驚嘆。沒想到寄生蟲所修煉的妖怪,這麼視覺系這麼頹美。

蓬鬆雜亂又性格的蓑狀長髮,襯著絕美略顯哀頹的容顏…簡直像是少年漫畫走出來的主要男配角…就是開始跟男主角敵對,後來成為死黨,最後給主角墊背那種。

呃,譬如頹美版的藏馬(幽遊白書)之類。

西顧婆娑 之二十三

高三,高中生的生死關頭。

高二的暑假一結束,剛升上高三的學生們就漸漸感到一股沈重的壓力,並且與日俱增。

這也是沈同學鬧了那一場之後,沒有得到太多關注的理由──縣中雖然排名在公立高中中段後,但畢竟是公立學校,很注重升學率。當主線任務「聯考」亟需破關的時候,支線任務「八卦」,就顯得不是那麼重要。

西顧婆娑 之二十二

學校對待暑期班的態度是嚴厲的。所有的人都要參加,不來上課的要照正常流程請假。

但是,幾乎全勤的沈同學,卻曠課沒有來。一直到開學,她才手腳纏著紗布,回到學校。

她沒有醫生證明,但看她傷得走路一跛一拐、筆都拿不太住,老師也沒跟她多說什麼,只是讓她補辦請假手續。

但是她跟葉子說了一個非常離奇荒唐的「故事」。

西顧婆娑 之二十一

雖然葉子真找到人教她打針,她還真學得很快…那是一個醫學系的學生,有少年糖尿病的困擾,讓家人帶來治的…當然這不是重點。

聰敏的葉子在醫學系學生的教導下,只試了兩次就能正確的找到血管和如何打肌肉針。當然,這也不是重點。

最主要的是,藥房不賣鎮定劑,醫學系學生死也不肯幫她偷渡。

西顧婆娑 之二十

這位勇敢而品味不同的女同學,姓沈,名慧意。跟葉子相同,都是校刊社的。學校規定每個人都得參加社團,高三也不例外。只是葉子只交作品,很少在社團出現,那時候沈慧意就常抓住少少的幾次機會和她交談。

葉子嘛,大家都知道,她的心態就是人間過客,所以沈同學找她說話,她就靜靜的聽,雖然偶爾有感,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她也是笑笑就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