瓊曇剎那

瓊曇剎那番外篇 藍火之災

從來沒想到,荷花也能怒放如燎火。

沈默靜謐的廣闊湖沼像是被怒火燎原,連朦朧的薄霧都不能稍加安撫,沖天而忿忿的,噴吐著狂烈的紅,完全違背荷花應該有的靜謐風姿。

不可諱言的,阿藍被震懾住了。

瓊曇剎那番外篇

鷹兮揚兮,共鳶翱兮

她叫紫鳶,是醫君第一個弟子。每年八月,就會到梧桐林來。而八月,是鷹揚莫名心情最好的時候。

他不承認是因為紫鳶的關係。不可能的。這女人身分這樣崇高,個性卻這樣惡劣。在她身上,別想看到一絲女子的氣質,更沒有半點醫君門下首徒的矜持。

瓊曇剎那 (完)

谷熾的傷比谷炫重得多了。

當老爹退位,他們兩兄弟登基時,谷炫可以自己走上前,谷熾是讓白曇抱過去的。苦於傷重和喑啞,只能怒目而視。

但他的妻子和弟弟都裝沒看到。所以北山狐非常特別的擁有了「雙君」。都是北山狐君,只論排行不論大小。

瓊曇剎那 之二十九

妖界,是醫君的「作品」。

這個依附在人間而開創的世界,是初為地仙的她,開闢出來準備當隱居修煉的地方。她在勤苦修煉時,唯一的娛樂,就是看著妖界緩緩的發展、茁壯,注視著諸妖族愛恨怨瞋,哭哭笑笑。

漸漸的,懷著一股柔情,和淡淡的愴然。

瓊曇剎那 之二十八

谷熾等去了兩個月。似乎很長,但又似乎很短。

白曇以為,自己是絕對辦不來的,卻沒想到非常輕易。她想了很久,才想到她在師傅身邊苦苦唸書練功了兩千多年。後來跟黛兒她們閒聊,發現這就是三十一國王室的作風:嚴厲到刻薄的從小念到大,一刻也沒得偷懶,簡直是瘋狂的。

瓊曇剎那 之二十七

白曇是被抬回去的。

她的傷勢比想像中的嚴重多了,副作用也強烈得可怕。她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生死相搏,朔陽的實力講坦白話跟她真的相差不遠。

只是她比較堅忍,比較冷靜,能夠用小挫敗換取優勢。她就是很了解小師妹的能耐,所以才能耐著性子周旋到底。

瓊曇剎那 之二十六

同一日稍早,紫鳶在尋師途中遭襲。

對方來歷不明身分不明,甚至沒有跟她硬碰硬。而是調虎離山的殺掉她的隨從,帶走了她的孩子。

腦海一片空白的她,輕嘯一聲,化為鳶的真身,一路狂飛到梧桐林,身上還滴著血。當時她什麼都沒想,只記得要跟孩子的爹交代。

瓊曇剎那 之二十五

白曇和朔陽,其實有很多地方相似。

同樣都是在武鬥上有極高的天分,同樣都美貌而驕傲。使用相同的武器,有著類似的火系路線。

但不管是什麼,朔陽就是差白曇一點點,白曇永遠走在她之前幾步。什麼都比這位驕傲而身分高貴的蛟族郡主,多了一點點。

瓊曇剎那 之二十四

歸來後,這樣平靜的日子過了一年,剛好看過三百六十五個花開花落。

白曇有了很大的改變。

她既不像少女時代的張狂任性,也不像人間歸返時的虛無。相較於漫長的歲月,一年不過是滄海一粟,但她嚴重到幾乎沒有救的魂魄裂痕,居然開始痊癒而整合,達到形神合一的地步,不知不覺得回到過去的容貌,而不是凡間時的容貌了。

瓊曇剎那 之二十三

回到妖界,最激動的是谷炫。

他撲過來抱住了谷熾和白曇,哭得像個小孩子。成天跟在白曇背後吱吱嘎嘎,恨不得把所有家當都搬來送她,還計畫要把老哥和白曇的的婚禮擴大舉辦,是他們倆講到快翻臉才作罷。

回來才知道,狐王當了甩手掌櫃,不知道跑去哪快活了,這幾年谷炫一個人撐到快吐血。

一回來,所有的責任都壓回肩膀。谷熾也開始了早出晚歸的繁忙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