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厄II

荒厄II之七 解冤(七)

抱著腦袋,我發現我只有個遺憾。

「唐晨!」我閉目大叫。

說也奇怪,閉著眼睛看不到什麼的是吧?但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唐晨,我還沒看過他那麼生氣或憤怒。

荒厄II之七 解冤(六)

到天完全黑下來的時候,樓下的客廳早就鬧得一塌糊塗。

玉錚那麼神氣的女生,也只能跟我一起抱著發抖。荒厄在屋裡飛來飛去,不停叨念。她念的那些我早就明白了,知道也不會讓事情好轉。

荒厄II之七 解冤(五)

這麼一交心(?),玉錚對我沒那麼兇了,說她能撐幾天,是因為這個房間經過父親加持的緣故。

我恍惚記得世伯提過,她的父親夏濤,雖不如她天賦這麼優秀,但也很驚人了。世伯不太願意教玉錚,說不定教過她父親。

趕緊找著房間四周,果然大門門楣之上,畫了一個奇形的符,只是已經殘破。我趕緊翻出黃紙,依樣畫葫蘆。

荒厄II之七 解冤(四)

我的手藝不怎麼樣,不過最好的調味料叫做「飢餓」。我餓了一天,玉錚據說被關了三四天,大夥兒餓慘了。她一面抱怨會胖,一面埋頭苦吃。

是說現在的女孩子真的減肥要減出神經病了。

「妳好像也是女孩子。」荒厄沒好氣。

荒厄II之七 解冤(三)

緊張的探了探玉錚的氣息,好在還算穩定。想把她扶起來,雖說她跟時下的女孩子一樣餓得身輕如燕,但對我來說還是很吃力。

她微微張開條眼縫,先是充滿獲救的感激,等看清楚是我,無力的推了我一把,「不、不用妳來可憐我!」

用力抓住她,我有種使用暴力的衝動。「…妳不想失去女王的尊嚴,最好還是合作點,讓我扶妳去床上。省得我用拖的,那就難看了。」

荒厄II之七 解冤(二)

臨別時,朔淡淡的說,事主會弄得這樣狼狽,是因為上回想凌暴他人精神的時候,反遭凌暴,崩潰了天賦和城牆。

這在我心底又添了一層煩躁。

我早該知道,她那樣肆無忌憚的捍衛領土,不可能只針對我一個。我不知道她針對了誰,程度到哪裡。但我突然非常生氣,氣那些有點武力卻不守戒律和分際的傢伙。

荒厄II之七 解冤(一)

之七 解冤

期末考的時節到了。

這個時節可能是全校怪談率最低的時候。所有的學生都如臨大敵,就算看到什麼怪事都沒感覺了,沒感覺就沒怪談。

雖然那批原居民會喊無聊,但我的確輕鬆不少--單指打工方面。到底我還是個學生,我也同樣陷在這股期末考的瘟疫中,連巡邏校園都邊走邊看書。

荒厄II之六 打工(完)

這個工就這麼一直打下去。

其實我有幫上什麼忙嗎?真的很少。我就算不打工,還是平平安安的,很多時候都只是人類庸人自擾罷了,又沒什麼。

但校長只要看到我晚上在校園走動就心安了,不管我敉平的不過是九牛一毛。

荒厄II之六 打工(四)

我想辭掉打工,但校長卻涕淚泗橫的要我再辛苦幾個月,最少也做到暑假。

「我來這學校當校長,還沒過這麼平安的時段呢!默娘同學,妳好歹先做到拔根了吧~」

我說校長,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?這是百年墳山!鬼比人多的地方,你想拔什麼根啊?

荒厄II之六 打工(三)

但這些少年郎,驅趕以後又來,我爬水塔爬到煩。

但某天,水塔上居然不見他們蹤影了。我狐疑的抬頭,有點摸不著頭緒。

「妳的辦法治標不治本啦。」荒厄涼涼的說,「而且這兒視線又不好,沒望遠鏡還真瞧不清楚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