腳步聲(餵屍)

腳步聲 後話

娜雅講了很久的故事,那女孩呆呆的望著她。

「…真的嗎?」她退縮了。

「真的。」娜雅脫下長襯衫,拿下手套,露出乾枯的左臂,「這就是我的祕密。」

腳步聲 第二部(三)

她跟隨了這個「少女」,雖然她年紀實在很大了,但她會自嘲的說,自己是半個天山童姥,只有半張臉是。

娜雅喊她老師,知道她的名字叫做「殃」。很久很久以後,她才知道老師姓林。

她知道的也就這麼多。雖然一個充滿災禍的名字很奇怪,但娜雅從來沒有問過。殃也不曾提起自己的過去,只輕描淡寫的說,她的臉也受屍毒所害,在那次意外中,她也損失了大半的健康。

腳步聲 第二部(二)

她謹慎的跟著他們,從熱鬧的大街,直到冷僻的小巷。

「來這兒做什麼?好髒唷…」女人撒嬌的抱怨著。的確,這個僻靜的巷子座落在城市的角落,兩旁的大樓遮得幾乎不見光,滿地輕輕飛揚的垃圾。

「…這裡,才不會有人打擾我用餐呀。」男人笑著。

腳步聲 第二部(一)

娜雅變成一個冷漠的人。

她長年穿著長襯衫,不論春夏秋冬,左手一定帶著手套,她工作很認真,但是卻驚人的沈默,幾乎不與人交談。

不過,也不是每個人都會遇到火災跳樓逃生,幾乎摔爛了一條手臂。她在大火之前,還出了車禍呢。車禍後脫臼的腳踝因為跳樓的關係,很長一段時間都看她跛著走路,直到現在,她走路依舊很慢。

腳步聲 第一部(完)

「他一直在生病,一直很痛苦!」房東吼著,「我們用盡一切的辦法,他還是死了!妳知道我們有多傷心嗎?他是我們唯一的孩子,唯一的!」

「親愛的,別激動。」房東太太安慰著他,「他到底還是回到我們身邊了。別嚇著了娜雅,若是嚇壞她,肉會變酸,不好吃了。」

腳步聲 第一部(九)

我要離開,我不要在這裡。娜雅的心跳越來越快。隱隱約約的感覺到危險,但是她卻還是走進房間裡,打開了燈。

這個房間佈置的很舒適,一點灰塵也沒有。什麼東西都安置的整整齊齊,但也不像有人住。

她站在房間呆了一會兒,不知道自己在找什麼。無意識的抬頭,她發現,這個房間的天花板,比她的房間低很多。

腳步聲 第一部(八)

等她清醒時,發現她在醫院裡。

她運氣很好。護士小姐說,被疾馳的大卡車迎面撞上,卻只有腳踝脫臼,沒有其他傷痕,簡直是奇蹟。

愣愣的看著護士小姐,嘴巴張開又閉上。她看到的這些「異象」,可以告訴誰?她還不想在瘋人院渡過下半生。她今年才二十五歲,要捱到何年何月?

腳步聲 第一部(七)

精神委靡的到了公司,看到小陳,心裡一動。

「小陳,你有沒有轉寄鬼故事給我?」她問,「一篇叫做『腳步聲』的小說?」

「轉寄?我會幹那種事情嗎?」小陳聳聳肩,「轉寄多麻煩,用講的比較有氣氛吧?」

腳步聲 第一部(六)

這次的感冒很快就痊癒了,但是她懷疑自己有精神衰弱的毛病。

她發現,原本只在半夜踱步的腳步聲,時間似乎越來越提早。從半夜,提早到十二點,然後在她回家沒多久,就開始在走廊徘徊。

她已經聽得很熟,能夠清晰的分辨出來。拖著腳,一步一頓的,在長長的甬道走過來,走過去。然後在她房門口停留,不動。

腳步聲 第一部(五)

睡醒以後,她的燒退了。只是那種虛弱的感覺依然存在。

她爬了起來,發現天色已經暗了下來,七點多了,難怪她餓得幾乎受不了。有些吃力的穿上外套,正坐找錢包的時候…

她聽到了腳步聲。拖著腳,一步一頓,緩緩的繞著房外的走道,最後停在她的門口。

抓著錢包,她不知道該出去,還是該等他走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