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篇小說

所謂道(完)

被困這麼久,她突然覺得鬆了一口鬱結許久許久的氣。

「就算是多麼高的山,也是一粒沙一粒沙所匯集的。再怎麼深的海,不過是無數水滴的組合。我之所以成為今日的我,是因為無數過去的霎那所累積。我們看得到的浩瀚,都是極微小的集合。」

她的眼睛閃亮,讓她滿是血污的臉孔顯得煥然。「我就不能從頭開始麼?就算會非常痛苦、艱辛,失去一切。但我擁有自由…我怎麼就忘了這個?就算蛻變我也不肯改其志,我選擇了自由啊…」

所謂道(三)

碧雷來的時間不一定,但漸漸的,她發現每到沒有月亮的朔日,翡綠思話特別少。隨著時日推進,她的異樣也越來越明顯。

就在初遇後第三十一年的某個朔日,遠遠的就聽到宛如龍吟的悲聲,引起一陣陣輕微的地震。

眾獸奔逃,群鳥驚飛,隱隱地烏雲密佈,悶悶的響起雷鳴。

所謂道(二)

花了一年造訪,被困者才願意跟碧雷說話。

她的「語言」非常奇妙,無聲的在腦海中迴響,充滿一種甜美卻暴躁的震顫。她說,她的名字是「翡綠思」。

當翡綠思提到自己名字時,碧雷看到一種兇猛的生物。展翼可以撲天蓋地,又像是鳥,又像是蛾,正在追逐她從來沒見過的巨大爬蟲。

帶著濃重死亡氣息的美麗。

所謂道(一)

她舉著燭火,小心翼翼的走下斜坡。

這個洞窟是她無意間發現的,但隔了一百多年,她才有能力走進來。

其實,她無須燭火就可以行走暗途,但她不知道困在這裡的人會不會驚駭…她並不想嚇到任何人。

吟遊詩人龍史(下)

塔貝薩發現,龍史有種奇特的才能。

她能從冥想的虛空中,閱讀他人的故事,哪怕是從未謀面。然後宛如呼吸般,唱著他們的故事,在她學會月琴之後更得心應手。

這對塔貝薩的歸檔工作當然很有幫助。但她的故事往往人名地名都不對,或許是因為這種奇特的閱讀過程會有若干扭曲和失誤的緣故。

所以,當龍史說,她想外出聽更多故事的時候,塔貝薩沒有阻止她,反而給了她秘藥。讓她經過十天一沐浴的過程,可以維持人形。

「但秘藥不是用不完的。」塔貝薩叮嚀她,「每隔三年,妳要設法回來拿秘藥,可以的話,請告訴我妳旅途所見的所有故事。」

吟遊詩人龍史(上)

她來了。

塔貝薩放下書本,聽著風中若有似無的月琴聲。

算算日子,她也早該來了。她也真是的…千叮嚀萬交代,還是心不在焉,往往誤了歸期。

輕輕搖了搖頭,塔貝薩打開櫥櫃,開始調製秘藥。這是龍史要用的藥劑,也是她能夠留存人世的聯繫。

等她細心調製完成時,一個戴著蒙首的女郎走入了塔貝薩的屋裡,手裡抱著月琴。蒙首上編織著奇異花紋,呈現一個倒V型,墜著無數美麗的淚滴型小珠,遮住臉的大部分,只露出熟櫻桃光澤的唇和小巧的下巴。

「他。」OVA 4.後來

OVA 4.後來

正在開門鎖,卻覺得身後有人。嚇了一跳的我回頭,卻看到小幸的爸爸。

神經過敏啥呀…我笑自己。「魏叔叔,小幸去幫我買忘記買的牛奶,一下下就回來了…」

「是喔。」他點頭笑笑。

回頭開門…卻被猛然的扼住脖子,在尖叫之前,一股濃重刺鼻的味道襲來,掙扎沒多久,意識就漸漸模糊了…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聽到小幸的聲音,卻睜不開眼睛。

「他。」OVA 3.虛幻的孩子

OVA 3.虛幻的孩子

「確幸被他吃了!一定是的!為什麼你們看不出來?他只是披著人皮的怪物!我的孩子在哪裡?!…」

房門外歇斯底里的叫聲,夾雜著爸媽無奈的勸慰。據說…那個女人是「確幸」的媽媽。

今天本來是愉快的一天。爸媽好不容易擠出假日,帶我和小幸去北投玩,還去泡了很傳統的大眾池,超有趣的。誰知道才回來,就被那位女士衝上來抓著小幸,剛開始,還是激動卻不失溫柔的美婦,過了一會兒,看著小幸,卻驚慌失措的質問起來。

「他。」OVA 2.先生

OVA 2. 先生

「680那首歌曾經當過怪醫黑傑克的片尾曲喔。」小幸笑著跟我說。

「怪醫黑傑克啊…沒追到那部卡通呢。」我有點沮喪的滾著筆,「悲慘的國三生,唉。我考得到公立高中嗎?」

「我們的成績大概就是板中吧。」他倒是一臉的不在意。

「…你的成績不只板中吧。」我皺眉。

「他。」OVA 1.680圓的黑毛和牛

OVA 1.680圓的黑毛和牛

「我記得的就是680丹的黑毛和牛。」我舉起食指,「最少同學的mp3顯示是這麼寫的嘛。」

「…會有這麼怪的歌名嗎?」小幸啞口了片刻,接過了我的提袋。「而且我想不是丹,應該是日元吧…」

「看起來像啊。」我跟他並肩走著,「等等要繞一下路去超市喔。」

「好好。」他苦笑,「為什麼要堅持做飯啊?出去吃很方便…不然我做也可以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