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篇小說

「他。」OVA 4.後來

OVA 4.後來

正在開門鎖,卻覺得身後有人。嚇了一跳的我回頭,卻看到小幸的爸爸。

神經過敏啥呀…我笑自己。「魏叔叔,小幸去幫我買忘記買的牛奶,一下下就回來了…」

「是喔。」他點頭笑笑。

回頭開門…卻被猛然的扼住脖子,在尖叫之前,一股濃重刺鼻的味道襲來,掙扎沒多久,意識就漸漸模糊了…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聽到小幸的聲音,卻睜不開眼睛。

「他。」OVA 3.虛幻的孩子

OVA 3.虛幻的孩子

「確幸被他吃了!一定是的!為什麼你們看不出來?他只是披著人皮的怪物!我的孩子在哪裡?!…」

房門外歇斯底里的叫聲,夾雜著爸媽無奈的勸慰。據說…那個女人是「確幸」的媽媽。

今天本來是愉快的一天。爸媽好不容易擠出假日,帶我和小幸去北投玩,還去泡了很傳統的大眾池,超有趣的。誰知道才回來,就被那位女士衝上來抓著小幸,剛開始,還是激動卻不失溫柔的美婦,過了一會兒,看著小幸,卻驚慌失措的質問起來。

「他。」OVA 2.先生

OVA 2. 先生

「680那首歌曾經當過怪醫黑傑克的片尾曲喔。」小幸笑著跟我說。

「怪醫黑傑克啊…沒追到那部卡通呢。」我有點沮喪的滾著筆,「悲慘的國三生,唉。我考得到公立高中嗎?」

「我們的成績大概就是板中吧。」他倒是一臉的不在意。

「…你的成績不只板中吧。」我皺眉。

「他。」OVA 1.680圓的黑毛和牛

OVA 1.680圓的黑毛和牛

「我記得的就是680丹的黑毛和牛。」我舉起食指,「最少同學的mp3顯示是這麼寫的嘛。」

「…會有這麼怪的歌名嗎?」小幸啞口了片刻,接過了我的提袋。「而且我想不是丹,應該是日元吧…」

「看起來像啊。」我跟他並肩走著,「等等要繞一下路去超市喔。」

「好好。」他苦笑,「為什麼要堅持做飯啊?出去吃很方便…不然我做也可以。」

「他。」

「他。」

據說,我五歲的時候,曾經跟爸媽去日本玩。但我的記憶卻很稀薄。唯一記得的是,很多很多的紙拉門,榻榻米走過的輕微足音…

其他的都不記得了。唯一還殘留的,是恐怖的感覺。

聽爸媽說,我曾在古老的溫泉旅館走失了幾個小時,怎麼找也找不到,最後卻在房裡呼呼大睡。大概是這樁莫名其妙的走失事件惹怒了老闆,原本多禮的日本老闆幾乎是很不客氣的將我們趕出去。

當他過世之後(1999)

著淡水金蛇飛舞的出海口,靜靜的忍冬,面前的紅茶幾乎都沒有動,連淺淺的杯子裡都閃爍著,小小的金蛇銀蛇舞動。

慢慢的在紙上畫著,極浮腫的眼睛,粉融著柔光的眼皮,不見憔悴,卻有種反常的慵懶和溫柔,像是單眼皮眼睛上翹著的蜜膚東方女郎。

「哎呀南海姑娘,何必太過悲傷…年紀輕輕只有十六半…舊夢去了還有新侶作伴…」咖啡廳裡懶懶得放著極古老的情歌,懶懶的鼻音像是撒嬌,當然忍冬不只十六歲半。

織音(下)

但沒多久,小招就不來了。換了一個冷冰冰的女人。她也很溫柔,但讓我看到的卻是很奇怪的蛇髮仕女。

我忐忑的織出來,皇爺沈默了好一會兒,「阿女。」他輕聲,扶著我的臉,「這幅不能給人看到。妳想想美麗的風景…我想看。」

他鋒利的感覺鈍了。

織音(上)

織音

我三歲的時候,母親將梭子放在我掌心,從此我就沒再放下。

我們這個地方,世代都是織工。不會紡織的女孩子可以說沒有,織得差些就被說是殘廢,往往會賣到卑下的地方。

但織得好些,譬如我,也沒好到哪去。我就因為手藝不錯,六歲就賣給大戶人家當織娘了。

網路婚禮(完)

相處了快一年,玫瑰一直都沒要求過任何事情。

之所以會去宜蘭,也是因為玫瑰仔細的看了好幾遍冬山河的報導,電腦裡存了好幾筆有關宜蘭的資料,讓阿華“不小心“看到了。

「去宜蘭??我??」玫瑰驚詫的指著自己。

網路婚禮(二)

阿華和玫瑰之間的事情,網路上傳的風風雨雨,形容阿華是玫瑰最新的入幕之賓,繪聲繪影,就像躲在玫瑰的床底下現場轉播似的。甚至有人打賭,多久後阿華會被甩。

對於阿華這樣剛強的網路劍俠,許多和他遭遇過筆戰的人往往懷恨在心,好容易抓住了他的某個弱點,怎可輕易的放過。所以渲染誇張的十倍不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