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困這麼久,她突然覺得鬆了一口鬱結許久許久的氣。

「就算是多麼高的山,也是一粒沙一粒沙所匯集的。再怎麼深的海,不過是無數水滴的組合。我之所以成為今日的我,是因為無數過去的霎那所累積。我們看得到的浩瀚,都是極微小的集合。」

她的眼睛閃亮,讓她滿是血污的臉孔顯得煥然。「我就不能從頭開始麼?就算會非常痛苦、艱辛,失去一切。但我擁有自由…我怎麼就忘了這個?就算蛻變我也不肯改其志,我選擇了自由啊…」

碧雷望著她,知道她想做什麼了。「我入世度妳。」

「不用。」翡綠思歡快的笑,「妳屬山川大澤,終有見面的一天。我跟妳借點東西就好。」

她的一點靈智飛了起來,肉身迅速枯萎粉碎。

「我跟妳借一點心意。我知道我自己的性子,就算轉世也不能改。當我狂起來的時候,我需要妳的個性穩住。呵呵,那幫子混帳東西可要大亂了,我出了這步搗蛋的棋…輪迴理我若掛了,是他們的運氣。我若老不死,換這幫子混球難過日子了…」

碧雷舉手,給了翡綠思一點靈光,也接受了翡綠思一滴鮮血。

「終會見面的…」翡綠思狂蕩的嬌笑,沒入夜空。正要投胎,卻覺得肩膀一緊。

回頭只見一片黑暗,唯有慘白的手抓著她的肩膀。翡綠思撇了撇嘴,「唷,黑子,也不怕你老婆生氣,追這麼緊。」

慘白的手驟然收緊,帶著一聲冷哼。

「黑子,我不跟有老婆的人拉拉扯扯。」

「妳轉世還記得什麼?」冷笑讓周圍的空氣轉森冷,「引路人也沒那膽子提點妳。」

「所以你可以把我抓在掌心隨便玩弄了?」翡綠思的聲音轉嘲諷,「黑子,這跟把我弄昏然後強暴沒兩樣,原來你有這種興趣。但我沒有呢。」

「…妳這什麼都不怕的女人,這會兒,妳也不怕?!」

「我怕什麼?就昏倒小一會兒,讓你上下其手而已。難道我會少塊肉?反而是你得扛著沙耶天的追殺,還不能讓我早夭,過得太苦。比起來,我還是賺了。」她聲音裡的揶揄更濃重了。

黑暗默不作聲,只是指爪收得更緊。

「你幹麼這樣啊?」翡綠思嘆氣,「我沒給過你好臉色。」

「妳不跟有老婆的人拉拉扯扯。」

翡綠思靜默了一會兒,「為了你現在的心意,我許你在仿界的日子。」她沒回頭,縱身入輪迴。

至於她輪迴後去了哪裡,我不知道。

我只知道,她無所覺的生生世世都深受疾病之苦,卻是一般人的壽算。一生潦倒,卻沒真的三餐不繼。她一生愛美,卻一直都容貌醜陋。煙視媚行,卻被男人一再辜負。

時而為優伶,時而為奴婢,卻一直聰敏機智,就是性情乖張。但往往乖張到了幾乎暴怒時,又會突然穩心。

而且,終身都跟隨著一道不祥的黑影,不離不棄。

但不管是怎樣的轉生,她一直都擁有最珍視的自由。

但最後會怎樣,我不知道。

因為虛空告訴我的故事,只到這裡為止。或許有一天,等我又看見了,我會告訴你。


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(留言)或是點讚和分享喔~(<ゝω・)♥
著作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、供人下載。
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