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謂道

所謂道(完)

被困這麼久,她突然覺得鬆了一口鬱結許久許久的氣。

「就算是多麼高的山,也是一粒沙一粒沙所匯集的。再怎麼深的海,不過是無數水滴的組合。我之所以成為今日的我,是因為無數過去的霎那所累積。我們看得到的浩瀚,都是極微小的集合。」

她的眼睛閃亮,讓她滿是血污的臉孔顯得煥然。「我就不能從頭開始麼?就算會非常痛苦、艱辛,失去一切。但我擁有自由…我怎麼就忘了這個?就算蛻變我也不肯改其志,我選擇了自由啊…」

所謂道(三)

碧雷來的時間不一定,但漸漸的,她發現每到沒有月亮的朔日,翡綠思話特別少。隨著時日推進,她的異樣也越來越明顯。

就在初遇後第三十一年的某個朔日,遠遠的就聽到宛如龍吟的悲聲,引起一陣陣輕微的地震。

眾獸奔逃,群鳥驚飛,隱隱地烏雲密佈,悶悶的響起雷鳴。

所謂道(二)

花了一年造訪,被困者才願意跟碧雷說話。

她的「語言」非常奇妙,無聲的在腦海中迴響,充滿一種甜美卻暴躁的震顫。她說,她的名字是「翡綠思」。

當翡綠思提到自己名字時,碧雷看到一種兇猛的生物。展翼可以撲天蓋地,又像是鳥,又像是蛾,正在追逐她從來沒見過的巨大爬蟲。

帶著濃重死亡氣息的美麗。

所謂道(一)

她舉著燭火,小心翼翼的走下斜坡。

這個洞窟是她無意間發現的,但隔了一百多年,她才有能力走進來。

其實,她無須燭火就可以行走暗途,但她不知道困在這裡的人會不會驚駭…她並不想嚇到任何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