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花殺

百花殺番外 無心蘭 (完)

千片赤英霞燦燦,百枝絳點燈煌煌。(白居易 牡丹芳)

牡丹花期甚短,一但花開,舉城若狂鬧牡丹。

歷盡千紅萬紫,少微在一株白牡丹前停駐。滿庭花艷,唯有這株白牡丹孤於水畔,自照自芳。管竹細細,透過水面而來,湖池瀲灩。

百花殺番外 無心蘭 之四

蘭秉沒再跟他討論過病情,只是完全接手照料他的一應大小事務。飲食藥餌,都親自處置,不假手他人。

少微心底雪亮,這次的耽擱恐怕非同小可。他日益虛弱,連起身吃藥都不成,都是蘭秉半扶半抱的餵,雖然極力勉強自己,還是吃不了什麼。

每天到換藥時間他都會輕顫,必須把塞進傷口裡的藥布拖出來換新的。初次急救是來不及下麻藥和針灸,但之後發現吃了太多藥的少微,針灸或麻藥的止痛效果薄弱到等於沒有。

百花殺番外 無心蘭 之三

少微在劇痛、割裂,和紛亂的狂夢中不斷跋涉。足下泥濘,漸成沼澤,無路可行。

但他這樣一個倔強的人,沈默卻不認命的人,就算沒有路,他也硬要穿過無邊無際的沼澤,絕對不要被吞噬。

直到沼澤漸漸成了流沙,動一步就陷得更深。漸漸埋住了胸口、頸項,沒過口鼻,他勉強抬起來,發出一聲不甘心的吶喊,伸出手…

百花殺番外 無心蘭 之二

走出朱府,蘭秉淡不可聞的嘆了口氣。他思忖著該如何準備,這樣大的手術他的經驗也不多,某些藥物不容易保存,得提早預備下藥材,得好好計畫。

他有預感,很快的,他會再見到這個病人。

但希望不是見到他的屍體。

百花殺番外 無心蘭 之一

那一天,在下雨。

淅淅瀝瀝、瀟瀟灑灑,江南綿密的雨絲,潤地無聲。

他剛睡醒,正介於疼痛未甦,迷離尚近的時刻,看到他飄然而入。

明明進來的人很多,但卻一眼只看到他。五官端正、細瘦,少年書生樣。穿著淺灰的袍,像是春雨時的天空色。相貌打扮,無一出色。

百花殺的一點雜感

百花殺的首篇寫於2/8,之二十一是2/13寫的。寫在「望江南」之後,「蠻姑兒」之前,最近才把結尾寫完。

所以許多讀者的揣測,例如我是不是太累,導致文筆退步太多老梗之類,都是錯誤的。

事實上,這是我開藥方療養自己的第二帖。

百花殺 (完)

一開始,「紫河車」這味藥用得只是動物產後的胎盤。

漸漸的,就講究要血淋淋的剖開牛或羊的肚子,取出剛成形的胚胎和胎盤,最後胎盤被忽略了,只需要羊胎或牛胎。

慢慢的,牛胎或羊胎不能滿足人類貪奇的想像,迷信以形補形的某些江湖術士或庸醫,開始鼓吹猴胎。既然能夠接受類人的猿猴入菜,演變到吃人,也就不怎麼意外了。

百花殺 之二十四

長明帝在位時,天下大致上承平已三代之久。

過度承平的結果就是百姓競奢爭華,世情日漸浮誇,食不厭精,膾不厭細,窮奢奢侈,又復有金丹之風。

淡菊和慕青久居南方,對這種風氣只略有耳聞,並不甚知。歷來既無民亂,也少盜賊,又想是奉旨上京的京官,就不太戒備。

百花殺 之二十三

那片龍鱗,淡菊很珍惜的貼身放在一個荷包裡。慕青笑著說,那是軒轅真人代師父給的護身符。

等半個月後,淡菊發現自己有孕,不得不相信慕青半開玩笑的說法。

不說慕青欣喜若狂,淡菊自己也熱淚盈眶。他們倆都是難以生育的體質,結婚將近四年沒有絲毫動靜,居然意外有孕,只能說是軒轅真人的慈悲,和師父的遺蔭了。

百花殺 之二十二

「…還是簪在我師父的髻上比較好看。」看著鏡子,淡菊非常喟嘆,「其實我時時去看,不是因為我很喜歡,是想起我師父…」

淡菊的師父李芍臣有個怪癖。

她喜歡所有跟龍有關的東西。只要靈動有生氣,哪怕只是一片龍紋,她見了就會朝思暮想,設法存錢買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