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停的穿越

兩生花 之二十四

他霜寒的看著孫六娘,「能夠弄到鄭小畜生的行蹤嗎?」

孫六娘怔怔的看著林華,緩緩睜大了美麗的眼睛。

她的用意並不是讓主子去赴險。而是…姚公子臨終前寫下四份血書,卻只有一份流傳於市井之間,其他三份都毫無聲影。姚家寧願私了,寧願在朝堂上用毫不相干的名義和鄭家死磕,卻不曾告官。

兩生花 之二十三

仔細想想,真沒什麼不圓滿的。

家世智商情商不說了,連練著玩的內功都進度神速。練兩年抵人家苦練十年,邢夫子都嘖嘖稱奇。

若不是性轉,這根本妥妥的男主角標準配備啊。

人生難求十全十美,林華很淡定。

兩生花 之二十二

跟便宜娘交鋒總是心力交瘁。

林華回房疲憊的想了很久。最後他取出一張紙,畫了T字表,仔仔細細的將能忍受和不能忍受簡氏的原因列完,他決定當個不孝子。

孝道不應該是那樣盲目並且不可理喻的東西。不應該成為父母情感勒索子女的玩意兒。

兩生花 之二十一

送走了林茂,翻年開春送走了林英。

林華消沈了幾天,徹底的感受到孤獨。

「傷別離」並不只有存在於愛情之中。親情的別離也是痛中之痛。

不過他很快就振作起來。

兩生花 之二十

有時候人生就是需要那一點頓悟。

林華很慶幸,在他茫然時,茂哥都會伸出援手。這次更給他震聾發聵的感覺。

沒有情愛的機緣會怎樣?

兩生花 之十九

其實娶自己的左手沒那麼糟。

因為他自我排解後,進入了一個玄妙的「賢者時間」。

(或說聖人狀態)

兩生花 之十八

自從十二歲那年出事兒,林華就跟林茂赴孔氏學院讀書,只有逢年過節才回來。那時起林華身邊就絕對不用丫頭了。結果林華返家,總會偶遇「碰巧」來探望簡氏的表姊妹。

自從那年端午節一個簡家的表妹在林華面前落水,他就只有過年才會回家…總不會有外人跑來林家過年。而且,一定住在林茂的院子裡,死活都不進內宅,晨昏定省也非拖著林茂不可。

兩生花 之十七

「未來生涯規劃」這個大哉問,在孔氏學院讀滿三年,並且考上秀才,十五歲的林華還是沒有答案。

拜林家的優良基因所賜,他這三年簡直像是被上帝摸了頭,徹底開竅了。讀文言文比白話文還容易,並且新得到「過目不忘」技能。最少他前生也是活到三十歲,邏輯(或說瞎掰)的能力很強,學問不夠邏輯來湊,策論也是挺能唬人的。

兩生花 之十六

初進孔氏學院的時候是春天,當時林英就將兄弟三個的住處調在一起,鄰近的三間廂房…大小還比不得林府的茶水間,每個學生只能有個小廝伺候。

這就是為什麼許多紈褲子弟聽說要去學院寄讀都會臉色大變,在他們眼中那是地獄。

兩生花 之十五

於是,林華跟著林茂進了孔氏學院,情緒相對穩定。

如果說林家族學是某某附屬國小國中高中一體系的貴族學校,孔氏學院就是名列前茅的貴族大學。林茂兄弟等於是跳級入學…但也不是憑關係就能入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