徘徊

徘徊 超短極短篇

夕陽西下,陳祭月和陳十七漸去漸遠。

十六部曲待在原地發呆。

「那個,有誰聽懂了少主和十七娘子說什麼嗎?」金鉤額頭流下一滴汗。

徘徊 (完)

陳祭月趕緊飛身下馬想扶起三叔,卻被三叔牢牢的揪住前襟。他沒有掙扎,只是皺了皺眉,「三叔,這樣不太好看。」

「你給我進車裡去說清楚!小狐狸崽子!」三叔把他拖進馬車內,陳祭月隨行的部曲,接過韁繩,裝作什麼都沒看到的將馬車趕往少主的宅邸。

陳祭月太冷靜的態度,反而讓三叔卡了一下。說起來,這小子年紀真的不小了,說要成親也是理所當然的事…但這全身都是反骨的熊孩子,會讓他老爹暴怒的對象,絕對不是那麼簡單。

徘徊 之五十九

陳十七親寫的狀案非常嚴謹簡潔,甚至狡猾。

她將焦點都聚焦在「已死停席」,卻在「死後」接到休書,理由居然是「惡疾」。完全撇開與皇室有關的絲毫關係。

死人不會得惡疾因此被休,如果是生前得了惡疾…那海寧侯府該有人來說明她是的死因,畢竟都斷氣停席了。

徘徊 之五十八

但這一夜後,卻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般。最少,表面朝堂百官和黎民百姓毫不知情。

陽帝大病初癒,在朝堂露了一面,然後讓太子監國,安心養病。大皇子卻因為染了「厲病」,所以全府圈禁避免擴散。

至於西大營部份軍隊出動,只是「誤令」、「驚擾宮門」,總統領百勝侯和副統領海寧侯雙雙免職,但百勝侯還領了一個「原職戴罪立功」,海寧侯卻被嚴責,並且「永不敘用」,爵位只到他這一代,就此斷絕。

徘徊 之五十七

好不容易,才讓陳徘徊答應毒殺柔然公主,終於從她手上得到毒藥了。取得她的信任,登堂入室真不容易。

而且親眼看到她的毒藥收藏在哪個暗格。

海寧侯露出一個俊逸又得意的笑。

徘徊 之五十六

小提醒:此文為架空小說,醫術部份也是唬爛的。先打個預防針,省得讀者想教育我…坦白說,我面對暴君是個沒用的M,但是在寫作上,我是超級S。 我喜歡調教讀者,但不喜歡被讀者調教。主從關係要搞清楚喔~☆


陽帝的病徵危急,可分內外兩大部分。

於內苦於消渴癥,起碼也有十來年的病史。這毛病導致多渴多食卻消瘦,御醫的藥方金針沒有什麼問題--這原本就只能緩解,無法治癒。

患者還是個殫心竭慮治國的皇帝,沒辦法勞體不勞心的真正休養。

徘徊 之五十五

九月初九重陽日,太子妃誕下一個雖然有些瘦小,卻精力十足的男嬰,國終有孫嗣,儲君穩固,舉國歡騰。

太子第一時間遣親隨來報,定是歡喜的失態了。但陳十七沒挑剔這個,而是跟著徹底放鬆,露出一個真正的笑。

其實她也是很忐忑的,生男法畢竟不是百分之百,若是個嫡公主,跟大皇子的戰役,又進入長期抗戰了。

徘徊 之五十四

悄悄的,一個夏季就這樣滑過去。沒有人注意到,初秋陳九敏思擢升為徽州州牧,陳十一擢升為山陽縣令。沒被注意到大概是因為,徽州和山陽都是山多田少的窮山惡水,形同流放。

山陽離京還比較近,徽州已經靠近江南,偏偏又三面環山,一方面海。離京不但遠,而且不利農耕,時有瘴癘,民刁俗惡,又剛出過大案,牽連甚廣。

陳九郎敏思到底有多惹上司厭惡才被發配到徽州去。

徘徊 之五十三

終究還是,打開了木箱。

撲面而來的不僅僅是薄薄的塵埃,隱約迴響的是,百家的輓歌,悽楚忿然,昂首問天的輓歌。

曾經盛開於遙遠時空的知識之華,所謂百家爭鳴。

徘徊 之五十二

雖然是自己親妹妹,這樣的笑容也是從小看到大,陳十一敏行還是微微寒了一下…然後是不堪回首的無數心靈創傷。

上有一個未卜先知的鬼谷子哥哥,下有個明察秋毫、聞一知十的妹子,夾在中間的他真是無數辛酸血淚。更不要提江南陳家已經妖孽輩出,好不容易到京城唸書,又遇到一個妖孽中的妖孽,九尾狐慕容懷章,跟他老哥小妹子狼狽為奸,結成一伙狐狸精,惹禍無數,每每被牽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