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炎

朱炎 之三 狷介(姑且完之)

隨夜風飄落的梔子花瓣,撒在半頹孤墳上,縹緲的孤魂輪指,伴隨著頸項半截的鐵鍊琳琅,吟著淒涼。

但她的表情是平靜的,甚至有些冷酷的漠然。像是什麼都不能改變她,即使仙體遭受過千刀萬剮之苦。

抬頭望月,她的長馬尾隨之漂蕩。

原本應該是個寂靜的殘月之夜,應該。

但她想也沒想就抽刀往背,和修羅的劍猛然交會,錚然燦出光亮火星。

朱炎 之二 彼昔

之二 彼昔

弦撥三兩聲,不成調。

這是某個供主送的琵琶,特別燒給她的。修道人總有些門門道道,但除了修煉這些沒什麼用的歲月,坦白說打個架都有點問題。

她其實很少接凡人的委託,因為那是實打實的減損壽命。修道人比較韌,通常五年壽算對他們來講不痛不癢,潛修幾年又回來了。

但朱炎卻總是淡淡的,不怎麼理會這些修道人。

朱炎 之一(三 )

「難怪你要來人間。」抓著龍角的朱炎輕輕搖頭,本來只有刀柄,刃身如植物般抽芽、茁壯,像是一把巨大的柴刀,抵著龍首,「出身名門卻就這點本事。想來在天界混不下去吧?」

她幾時繞到脖子後面?什麼時候?是什麼時候?

「玉龍家七少,你來人間,食人二十有八,依天律當斬。」朱炎微微的彎起嘴角,將調查文書掛在他角上,「罪證確鑿,我已查明。有什麼遺言嗎?」

朱炎 之一(二)

是夢,對吧?但是他起身,驚見茉莉花下的白紙有了淡淡的墨跡,像是一個沒有完全的圓。

心不在焉的吃著早餐,發現什麼也吃不下。「……爸爸,媽媽。」他艱澀的開口,「昨晚我做了一個夢。」

朱炎,真的沒有騙人。他們真的找到了破裂的眼鏡,哥哥的遺物。雖然爸媽不想讓他知道,他還是偷聽了警察和爸媽的談話。

「為什麼?」他質問著朱炎,「為什麼?哥哥是被什麼東西殺死的?」他哭著大喊,「為什麼眼鏡上會有他的腦漿?為什麼啊?!他的屍體在哪裡?!」

朱炎 之一(一)

啾註此文寫於2012年,未完,請視為《半夏玉荷》的前身,並收錄於書中

蝶曰:純虛構,無後續,半夢境半創作。如有雷同純屬巧合,而且根本不會有這種儀式和結果,別傻了。

照樣畫葫蘆的我不負責任何後果。

已善盡告知義務。


朱炎

夜空中,飛過一抹身影。

一片黑暗,她卻發著淡淡的光,非常清晰。面容端麗,長髮束總在頭頂,長可委地的馬尾漂蕩,單手揮著一把不像刀也不像劍的巨大鐵片,卻異常靈活的劈向虛空……

鮮血噴灑,虛空中掉出一個怪物的頭顱,沈重的身軀轟然倒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