盤古

[同人] 盤古 之十九

當春笙自覺英氣風發的騎著有角的馬而來,很有心想給盤古一個驚喜…結果發生流血衝突,若不是春笙阻止及時,角馬就不是傷了點皮肉,而是整條腿都沒有了。

受到偌大驚嚇的春笙不禁飆鄉音,「幹!盤古你係咧起笑喔?!」

[同人] 盤古 之十八

但是被盤古認證為「真正獵人」的春笙小姐,卻在事後做了一個禮拜多的惡夢,之後也久久會做一兩次。

夢見獵殺這種生物,或這被這種生物尋仇。

不管是殺還是被殺,同樣都是令人戰慄而且會造成一整天心情低落。

她承認自己軟弱得可悲。

[同人] 盤古 之十七

易經洗髓(?)完成,並不是漸進式的。

而是昨夜還痛苦不堪的入睡,一早醒來神清氣爽,啥事都沒有,像是之前十幾天惡夢般的痛苦真的就是個惡夢而已。

對於這種飛躍性的天材地寶,她真有點轉不過彎來。

假設盤古的戰鬥力是10028,地球普通男人(非運動員)是5,之前的春笙是10(和運動員男性相差無幾)。

[同人] 盤古 之十六

(ˊ._.ˋ)雖然是還沒寫完,不過颱風天當點心配泡麵也不錯啦…by 啾

她和盤古相遇,應該一年了…這個異界的一年。

雖然記錄不精確,沒有詳實的記錄下每一個日子,但是暴雨已經很久沒下,氣候溫和的不像話,而野果的種類,也從固定幾種,變得豐富多彩,將盤古的嘴都養刁了,稍微有點瑕疵都不肯吃。

[同人] 盤古 之十五

盤古對於「美」,擁有純粹的欣賞和喜愛。

春笙很早就發現了這點。

盤古喜歡花、喜歡美麗的鳥羽,喜歡閃爍的石頭。連野果,如果春笙裝盤得色彩繽紛些,他都會著迷的看好久,才小心翼翼的慢慢吃光。

[同人] 盤古 之十四

結果經期來臨拯救了柔弱(?)的春笙,最少保住她的腰不會太早磨損。

她這輩子都沒這麼歡迎大姨媽,相信大姨媽感覺到了她的熱情…居然三天就嚇跑了。

可雖然只有三天,已經把盤古嚇得夠嗆。春笙懷疑,他可能嚴重的誤會什麼…比方說胃穿孔之類的離奇笑話(註),雖然語言不通,盤古卻哀傷欲絕的捧著她,輕柔無比的舔她,用嘴輕輕的蹭,在她醒著的時候絕對不離開她,滾喉音輕柔而慢,一天比一天哀戚。

[同人] 盤古 之十三

春笙正在努力的搗碎漿果,一面嚐味道一面調入適量的鹽。然後是一點茴香,一點九層塔。

當然,不要指望這個異界會有茴香和九層塔,味道有點接近就行啦,就像雞也不真的是雞。

其實她也不知道盤古到底能不能分辨美味,或者說,二十一世紀台灣味。但是她努力烹調後,盤古願意吃,而且會多吃一兩隻雞。

誤解也罷,反正他願意加餐飯,可見不是討厭。

[同人] 盤古 之十二

那天盤古很粗暴的將所有的舊鱗都撕掉,包括臉上的鱗片,連冬白髮都扯掉了。本來沒有洗澡習慣的盤古,在湖裡仔仔細細的洗了一遍,摸索著還有沒有遺漏未去的舊鱗。

在水中,他不斷回頭看春笙。只要他看過來,春笙就會揮揮手。

她正拿盤古扯下來的冬長髮編幾條髮帶。

[同人] 盤古 之十一

在她還不知道這條黑線到底是什麼的時候,趁盤古把尾巴給她,好好的端詳了。

從尾巴尖貫穿了整條尾巴內側,末端應該到臀部那邊,但盤古說什麼都不肯抬高點,在她輕觸的時候還不斷強忍著發抖,最後哀了一聲幼鷹似的叫聲,異常嬌嫩,換春笙抖了一下。

一副割地賠款的可憐,沒想明白的春笙不忍心放過他了。

[同人] 盤古 之十

春笙將整套冬裝穿起來,溯溪鞋外面套毛皮鞋套。活像重工業專用手套的皮毛手套,一直套到手肘。一路如此艱難,盤古居然將浣熊帽塞在做給他的披風帽兜裡,居然沒丟。

現在他腦袋大了兩圈,戴不進去了。他卻扣在春笙頭上,不但蓋住耳朵,連眼睛都蓋上了。

帽兜真是不實用,風隨便吹吹就掉到後面。